未分類

香香眉頭緊皺,她討厭酒,尤其是那次中毒之後,她對酒就更加反感了,如今看到陳風的樣子,聞着那散發出來的酒味,她竟然有種相吐的感覺。

那一次的中毒,她與陳楓發生了一段小小的關係,這種事情誰也沒有提過,可是卻深埋於她的記憶之中,讓她永遠不能忘記。

看到香香的反應,蘇小小連忙奪下了陳楓手中的酒罈,然後有些生氣地說道:“我姐姐對酒反感,不要喝了!”

陳楓笑了,此時他也想起了那天之事,忍不住朝着香香看了過去,而此時正好迎上香香那躲閃的目光,嘿嘿笑了起來。

“不喝酒,喝茶總行吧?”

陳楓無語地端起了茶杯,然後一飲而盡,只是那種感覺真的很彆扭,自從喜歡上喝酒之後,他還從未喝過茶呢,現在喝起來……

“淡而無味啊!”

陳楓感嘆了一句,然後便開吃了起來,眼前的菜都很合他的口味,自從吃過三絕鎮的飯菜後,他真有些懷疑,這魔域是不是以美食爲主流,要不然怎麼會遠超星魂大陸那麼多呢。

陳楓的吃相引起了香香的反感,她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從在魔域看到陳楓之後,總覺的陳楓變了,和在星魂大陸的陳楓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

香香反感,可是蘇小小卻不反感,她反而喜歡現在的陳楓,她覺的只有這樣才能體現出一個人的真實一面,只有這樣的人才直得敬佩,不過爲了顧及香香的感受,她還是小聲地勸道:“注意點行像!”說完還拿出手捲來,替陳楓擦拭嘴邊的油漬。

看到這個舉動的香香此時更加的難受了,她現在都不明白自己心裏是什麼感覺了,酸酸的,很難過。

香香的表現,陳楓一直都在關注着,看到她的模樣,陳楓想笑,卻忍住了,就這樣任由蘇小小使出的那種親蜜的動作。

這一頓飯陳楓吃的很開心,蘇小小也同樣開心,最不開心的便數香香了,她一直在關注着陳楓的一舉一動,心裏冒出了許多的疑問,卻因爲妹妹的存在,而不得不埋在心裏,所以她幾乎沒怎麼吃飯。


直到飯局結束,陳楓才擺脫了蘇小小的糾纏,就算如此,也是因爲香香硬拉着她,說有事和她談,她才依依不捨地跟着香香去二樓。

在準備去二樓包房的時候,香香故意放慢了腳步,走到了陳楓的身邊,在他的耳邊小聲地說道:“晚上到我房間來!”

一句話,僅僅一句話便讓陳楓想入非非起來,嘴角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微笑,他想起了那晚爲香香治療時的情景,想起了香香那驚豔的面容,此時想想,與蘇小小還真有幾分相像。 三絕鎮的晚上非常的熱鬧,酒樓幾乎都是客滿,陳楓坐在桌子前,一邊喝着酒,一邊焦急地等待着,這一刻,他等了半天了,這半天來他可是坐立不安,香香上樓前的那句話,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

漸漸地,酒樓的客人越來越少,三絕鎮的居民都已經熄燈休息,酒樓也準備打烊關門的時候,陳楓終於按耐不住,輕悄悄地來到了二樓。

蘇小小的房間,燈已滅,顯然她已經睡下了,而旁邊香香的房間燈卻亮着,陳楓就如同一隻偷腥的小貓,來到了香香房間的外面,輕輕地扣了一下房門。

“進來!”

陳楓只是敲了一下,香香的聲音便傳了進來,而且所用語言是星魂大陸的通用語言,很顯然,她這麼晚沒睡,就是爲了等陳楓。

陳楓心裏癢癢的,門關上鎖,所以他很輕鬆地便推開了房門,房內的一切頓時出現在陳楓的眼前,只是他的目光卻一直注視着那坐在桌前的香香身上。

將房門關上,陳楓嘿嘿一笑,接着沒用香香招呼,直接就坐在了香香的對面,然後笑眯眯地盯着香香。

“不知香香小姐,深夜召本少爺前來有何事商量啊?”

陳楓的話音充滿的調戲的意思,讓香香竟然突然間心跳加快,而且陳楓的眼神盯着她看,讓她有一種即喜又羞的感覺。她能看穿人的心思,那只是修爲相差無幾的情況下才會如此,除非對方沒有防備,就比如說陳楓,第一次相見時,陳楓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他的想法都能清楚地展現在她的腦海中。

可是自從那次後,這一招在陳楓的身上便失去了效果,但是現在,她又找到了那種感覺,陳楓的想法傳入了她的腦海之中,頓時讓她有一股羞意。

“少油嘴滑舌,你爲什麼要來招惹我妹妹?”

蘇小小兩隻眼睛緊緊地盯着陳楓,此時的她完全不理會陳楓那火辣辣的目光,怒視着陳楓,等待着他的解釋。

陳楓見到香香這般,也失去了逗她的心思,挺直腰,端起香香面前的茶杯,輕輕地喝了一口,然後說道:“你這裏也太簡陋了吧,連個杯子都不多放一個。”

香香面色通紅,幸好現在是晚上,雖有燈光照射,可是她卻有面紗在遮擋着,所以陳楓並沒有看見。

陳楓剛纔的舉動,她是一點也沒有想到, 倘若不曾愛過你 ,就這樣隨口喝下了。

“其實這個也不能怪我,在來這裏之前,我又不知道你還有個妹妹,就算知道,我也不認識啊,如果我早知道小小就是你的妹妹,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會招惹她。”

陳楓蹺起了二郎腿,絲毫沒有風度地解釋着,只是這句話卻讓香香更加的生氣,因爲陳楓所說的話卻實很氣人。

“你……”

香香伸出那纖纖玉手,食指指着陳楓,可是從小家教良好的她又如何會像陳楓這般,所以她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陳楓也伸出了手,嘿嘿一笑,將香香的手給按了回去,摸着地白嫩的小手,陳楓的心裏再次癢了起來。

“嘿嘿,別生氣!別生氣嗎!我是和你說着玩的,如果我要是知道小小是你的妹妹,我當然會……會……”

“哼!”陳楓的話還沒說完,香香便氣呼呼地冷哼了一聲,她在認識陳楓以前很少發脾氣,可是自從認識了陳楓,她發現,幾天的時間,竟然接連發脾氣。

原本在陳楓來魔域之前,她對陳楓的看法有些好轉了,可是當她看到自己的妹妹與陳楓的關係有些糾纏不清的時候,對陳楓的好感是直線下降,一直到了討厭的程度。

“你家裏都已經有三個了,現在還來招惹小小,你……你能不能放過她啊?”香香本來是氣話,可是說到後面竟然變的軟語相求了起來。

陳楓也嘆了一口氣,此時的他終於恢復了正常,看着香香的樣子,說道:“我放過她?我看你應該勸她放過我吧!”

陳楓站起了身,直接來到了窗戶前,看着窗外那微亮的月色,緩緩說道:“你也知道我此次來魔域的目的,我有着重要的事情要辦,根本不可能與這裏的人發生任何的關係,可是天意弄人。”


“就在昨天,我剛進入魔域,便碰到了小小,我自己有時候都懷疑,我的身上是不是有着魔力,專門吸引着女孩子,她竟然死活纏着我不放,原本我都已經逃掉了,可是哪會想到世界如此的小,在這裏又碰到了她,你讓我放過他,我呢?誰能放過我?”

陳楓說完,輕輕地轉過身,看着一句話也說不出的香香,他的話有真有假,省略了最重要的部分,但是他的一翻聲情並茂,也讓香香摸不透事情的真相。

魔力?香香看着一臉無奈的陳楓,在月光的照射下,此時的陳楓卻實很吸引人,他的長相雖然普通,可是他的眼睛卻時時刻刻吸引着人,有的時候,她甚至都懷疑,陳楓是不是有着一種特殊的魔力。

“我今天晚上就要離開了,小小那裏你幫我解釋,我們雖然不是來自同一個地方,可是卻有着共同的目的,此次的魔域之行,我想你應該也希望我能順利吧?”

陳楓再次坐了下來,這一次他沒有再次露出那張笑臉,看着香香,繼續說道:“爲了和平,爲了魔族與星魂大陸不在發生戰爭,我希望你能出手幫我,雖然你沒說,但是我也知道,你也天魔族應該有關聯,應該可以說的上話吧?”

香香沒有說話,其實陳楓說的一點也不假,她確實有着很厲害的身份,而且和平也不只是她一個人的願意,此時聽到陳楓的心裏話,她卻是一句話也表達不出來。

“天魔族雖然在魔域稱得上最強大的種族,可是對於我來說,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做不到的事情,對付這件事,我有着自己的方法,我不希望你能幫的上忙,但是至少別給我添亂就行。”

陳楓說完了最後一句話,身影直接在房間內消失,接着一陣風吹過,那扇一直敝開的窗戶直接被關上了,房間內只剩下了香香一人。

看着陳楓消失的地方,她心裏有着一種異樣的滋味,跟陳楓接觸的越久,她越是看不透陳楓,前一刻他還是一個滿嘴胡言亂語的流氓,可是下一刻,他竟然可以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全身散發着正氣之氣的俠士。

香香自認接觸的人不多,可是她卻懂的很多,至少她有着一項強大的本事,只是現在,她竟完在陳楓的面前淪陷了,完全搞不清狀況了。

“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在香香的腦海裏一直都出現着這樣的一句疑問,自從認識陳楓以來,她都在嘗試着去摸透陳楓,所以她關注着陳楓的一切。

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卻有着讓很多前輩們都羨慕的天賦與實力,更加在短短的幾年內統一了一塊區域,建立了一個帝國。

戲耍幾大皇階強者,還能安然無恙,在更多的強者面前談笑自如,在妖君那強大的威勢下不但沒有倒下,反而因此而晉階,一切的一切都讓她深陷其中。

陳楓非常的優秀,除了長相,和那油嘴滑舌好色的樣子,香香在他的身上挑不出半點毛病,這種人好,但是也有着弊病,有太多的人喜歡,想要獨佔那是天方夜譚,所以香香一直控制着自己,控制着自己心中的那份慾望。

“姐姐!睡了嗎?”

正在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蘇小小的聲音,將香香的思緒打斷,她還沒來得及開口,房門便被打開了。

蘇小小露出了一個腦袋,朝着房內看了看,然後嘻嘻一笑,直接來到了香香身邊,伸手便抱住了香香,笑着說道:“姐姐,你說陳楓這個人怎麼樣?”

香香有些無奈,蘇小小深夜來到她的房間,第一件事竟然就是說這個,看着那深陷情網的蘇小小,香香嘆了一口氣。

“小小,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香香有些擔心,但是她又不得不提,所以她在說出這話的時候,聲音明顯有些降低,同時盯着蘇小小,觀看着她的表情。

“什麼消息?竟然連姐姐都如此擔心?”蘇小小一點都不害怕,隨手捏了一塊甜品,輕輕地嚐了一口,然後說道:“嘻嘻,有姐姐在,任何消息對我來說,都是好消息!”

香香笑了笑,看着沒有絲毫憂傷的蘇小小,她張了幾次口都沒能說出的話終於在這一刻說了出來。

“陳楓……陳楓他已經有老婆了!”

“這個我知道啊?”蘇小小還以爲姐姐會對她說什麼呢,聽到她的話後,直接說道:“他早就跟我說了,我纔不在乎呢!”

“可是……可是他已經離開了!”香香實在是被蘇小小打敗了,看着她絲毫沒有擔心的樣子,再次爆出了一個炸雷。

“離開就離開了,又不是……誰……姐姐,你說誰離開了?” 蘇小小哭了,長這麼大她很少哭過,可是這一次她哭的很傷心,撲倒在香香的懷裏,爲出陳楓的離開而流出了那傷心的眼淚。

“姐……姐!我……我是不是很……很惹人討厭?”蘇小小從香香的懷中起來,看着香香,邊哭邊說。

“當然不是了!”香香撫摸着蘇小小的秀髮,像安慰一個小孩子一般,安慰道:“我們家小小最乖巧了,人見人愛,怎麼會惹人討厭呢?”

蘇小小此時也像是一個小孩子,揮揮衣袖,將臉上的淚水擦拭掉,然後有些哽咽地說道:“那……那他爲什麼要離開?爲什麼要不辭而別?”

香香嘆了一口氣,只是此時她要顧及蘇小小的感受,只能說道:“這是他不識好歹,再說了,這天底下好男人多的是,我們家小小還不稀罕呢。”

“可是……可是人家就是喜歡他嗎!”蘇小小非常的倔強,有些傷心地說道:“人家就是喜歡他那壞壞的樣子,就是喜歡他說話的樣子嗎。”

“唉!”香香看着蘇小小的這翻表現,不禁對陳楓又高看了一籌,僅僅只用了一天的時間,便讓自己的妹妹對他死心踏地,這種人真的……真的是太可怕了。

“姐姐,我……我要去找他!”蘇小小突然站了起來,好像做出了什麼重大決定一般,兩隻眼睛盯着香香。

香香被蘇小小的舉動嚇傻了,從小到大她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強勢的妹妹,從小到大,蘇小小都是衣來張手,飯來張口,從沒有經過大的磨難,所以她一直都是沒有主見的一個人,可是這一次,她竟然用這種語氣跟香香說話,不得不讓香香感到驚奇。

“找他?你到哪去找?你又不知道他去了哪裏。”香香拉住了蘇小小,重新將她按在了坐位上,接着說道:“我們家在魔域還算有着一定的地位,如果我們讓爹爹發動部下來尋找的話肯定比你一個人大海撈針的強。”

香香說服了蘇小小,蘇小小沒有再提出去找陳楓的事情,而陳楓呢,此時的他並沒離開三絕鎮,而是跑到了三絕鎮的上空,再一次施展起精神力,觀察起三絕鎮這奇怪的建築。

三絕鎮就像是一個很大的草原,草原上有花有樹,也有着河流,在這片草原的正中央,許多奇形怪狀的異獸或跑、或停,形態各異,讓人看着心驚。

超級重生系統 ,而是在仔細地觀察,之前那種危機還讓他心有餘悸,所以他現在已經怕了,並且他此時身處高空。

如果路上再多出一些行人?陳楓的大腦飛快地運轉着,想像着一切的可能,如果再多出一些人類,就會發現,人類在這片天地中是何等的渺小,在這些兇獸的面前,就如同一小小的螞議,任由這些星獸宰割。

上天是公平的,雖然人類沒有星獸那種強大的體魄,卻給了他們一個聰明的腦袋,人類充分地利用了這一點,所以人類纔會暫時成爲這個世界的主人。

萬物分陰陽,然後再分爲五行,由五行進而轉變,最終行成了這個形色多彩的炫麗世界,人類抓住了這個世界的奧妙之處,開始修練,爲了打破這天地間的規則,他們不惜一切代價來增長自己的壽命,所以說,星士就是與天做對。

陳楓是一名修士,所以他的所作所爲也是與天做對,此時的他在觀看完三絕鎮中的一切之後,就算此時他身處高空,也控制不了他那心中強烈的慾望 。

一百零八枚陣旗同時從八個不同的方位飛出,然後再進行旋轉,進而轉變,它的轉變方式竟然與這個三絕鎮的擺設有一種相似之處。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

陳楓深知這其中的道理,所以他此時並沒有打算與天做地,而是嘗試着如何與天溝通,只有這樣,他才能更快地進入到皇階的範圍。

他只是一名小小的天階星士,離那皇階說遠不遠,說近不近,說不定運氣比較好,一夜之間便領悟了,直接翻身做條龍,這種事情也不是沒可能發生。

經過一個晚上的觀察,陳楓終於動手了,他的精神力一直都沒的撤過,所以現在他所要做的便是想利用那一百零八枚陣旗,從而設計出另一種陣法的修行方法來。

陣法的擺設極爲的複雜,以他如今的精神力竟然只能擺出一半,如果要擺出另一半,一定要有強大的精神力才行,而陳楓現在達不到,所以他只能選擇放棄。

“朋友!觀察了這麼久,有何收穫?”

正在這個時候,一聲蒼老的聲音傳入了陳楓的耳中,讓一直處於研究狀狀之中的陳楓直接驚醒了過來。

“是誰?”陳楓立馬收起了精神力,同時,在他的四周已經出現了精神領域。

陳楓的話音落了有一段時間了,可是那人的聲音並沒有再一次的出現,這讓陳楓更加的害怕了。

能夠在他沒有任何感知的情況下,直接進入他的領域之內,這種人的修爲至少高他不止一籌,這說明對方至少也是一名皇階修爲的星士。

“小朋友!老夫觀察這個鎮子近十年,也未曾有任何的方現,可是今天我觀小兄弟的表情,是不是有些頭緒了?”

老者的聲間再一次傳來,這一次比上一次清晰多了,而且盯人也進入了陳楓的領域之內,只不宗此時的陳楓卻一點反應的機會也沒有了。

“十……十年?”陳楓整個人都呆在了那裏,他之前就知道這魔域的人不善長陣法,因爲他們都偏重於自己的天賦,比方說香香,她空有一向好的天賦,但因爲有了通靈術後,便很少再去修練了。

十年,用十年的時光來研究這麼一不知名的陣法,陳楓還真有點辦不到,至少他知道時間雖然夠讓他去完成一切,可是他更知道,時間對他來說是多麼的寶貴。

“不知前輩如何稱呼!”

陳楓收起了陣旗,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問了一句,接着在他的身前便發現了一個長者的身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