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馮倫聽後神情一愕,怪異地看向小八,見到了他那茫然的樣子。心想小八確實是不明白,隨即沉了沉心,點了點頭。

“爲了我媽,我們姐弟倆什麼都做了!我姐,我姐居然出去賣身….”馮倫說着,眼淚就掉了下來。

小八神情愕然,不知該說什麼了。

馮倫抽噎着,又說了起來:“就在你今天吃飯的那個麪館~!我在那出現,也是爲了守住她。正好看見了你,我沒辦法了,實在是太缺錢了,就昧着良心拿走了你的手機!”

馮倫說完,再次看向了小八,:“得虧你及時制止了我,不然,我不知道我以後會不會繼續做那種事情…”

“可是你媽的病怎麼辦?”

馮倫摸了一把眼淚,道:“我已經找好下家了,一顆腎三十萬!這樣,我媽就有救了!”,馮倫眼中滿含希望的說道。

聽到這話,小八愣住了…

隨即他回過了神來,一把拉起了坐在長椅上的馮倫,

“哎?你要去哪?”

馮倫叫着,小八不由分說拉着他就往樓下走。

兩人馬不停蹄的走到了醫院門口,小八看着馮倫說:“這裏哪有建設銀行?你領我去!”

“啊?你這是…”馮倫一臉的疑惑。

這時候恰好一輛出租車出現在了兩人面前,小八打開車門,一把將馮倫推了進去,自己坐到了副駕駛。

“師傅,去離這兒最近的建設銀行!”小八呼道。

每天都在被刷新人生觀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馮倫疑惑道。

這時,小八回過了頭看向了他,“就當是我借你的!”

“我…”

“哎,別說話!”

馮倫剛要說話就被小八堵了回去。

“你也不用太激動,這三十萬,你以後發財了是要還的!也不用感謝我,我是看在你們姐弟倆的一片孝心才借給你的!”

小八慢慢說着,馮倫沉默了…

車子去而又返,小八帶着三十萬現金回到了醫院。給馮倫的母親,一次性付了後續全部的醫藥費…

兩人站在病房門口。

“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馮倫沉聲說道。

“你就叫我小八吧,我也習慣別人這麼叫我。”

“哦,八哥~這錢,我一定會還給你的!我保證!”馮倫說最後一句的時候緊緊地看着小八的眼睛,眼神中滿是堅定地神采。

小八看了,欣慰的點了點頭。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不着急!等你哪天不用餓肚子就能還給我的時候,再還吧~走了~。” 註定和你在一起 小八說完,就起身離去。

這時,馮倫一下子急了,道:“八哥~我要去哪找你啊?!”

“哼~”聽到這話小八停下腳步欣然一笑,說道:“要找我的話,去華南師範吧~”,說完就轉身走了。

“華南師範….”馮倫一陣喃喃自語。突然想到了什麼,頓時感動的潸然淚下….

….

“哼~哼~哼~”

小八哼着小曲兒下樓了。

又有誰會上一輩子大學?

又有誰能三年賺足三十萬呢?

小八這個錢給了他,就沒打算着要回來。因爲自己覺得,這個錢在馮倫手裏要比在他手裏要有價值的多。

就算白給了他,自己也不覺得後悔遺憾,自己很欣賞那個少年。不僅孝順,而且聰明講義氣。

天色已經漸漸暗沉了下來。小八坐上了出租車,這次遇到的出租車司機沒有坑他,僅僅不到二十分鐘就將他送回到了華南師範的周邊。

“謝謝~!”

小八支付了車費,徑直直奔自己家而去。

走在路上。

“滾開!別碰我~!”

“呦呵?你還有理了你?!”

暮然間,小八在那路邊攤發現了一幫人正圍着觀看。

聽那那聲音,小八頓時感覺很是疑惑,總感覺那聲音很熟悉。

慢慢的走了過去,終於是聽清楚了那人的聲音以及看清楚了那人的模樣。

居然是一整天都不見人的蘇夢妍!

“哎?!你們幹什麼呢?!”小八衝進人去,一下子護住了蘇夢妍,呵斥道。

這時其中的一個人指着蘇夢妍說道:“你自己問她!”。

小八看去,蘇夢妍已經喝得大醉,昏昏不醒。小八不想過多惹事,緊緊地將她抱在了懷中,說道:“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衝我來~!有事兒咱解決事!別動手動腳的!”

“呦呵? 舊愛新婚,高冷前妻很搶手 你是他什麼人?”那人一副地痞相的說道。

“我是他男朋友。”小八淡淡的說道。

“呦呵男朋友?”那個人上下打量着小八,一副屌絲乞丐形象,頓時滿臉的鄙夷。

“呵呵,男朋友?!”

“呵呵~!”

周圍的那夥人全都冷嘲熱諷。

“兄弟們?!讓他男朋友看一場現場直播怎麼樣?!”那個男人吆喝道。

君子一諾 “好啊!”

“好!”

“好!”

衆人起着哄,那人陰險的笑着,就要過來奪蘇夢妍。小八緊緊地將蘇夢妍抱在了懷裏,不鬆手。

“鬆開~”那人瞪着眼睛威脅道。

看到這兒,小八也是明白了,看來這羣人執意是要找事兒了。

這時,小八的眸子慢慢的立了起來,眼中透露着弒殺的兇光,逼向了衆人… 第462章解釋就是掩飾哦

「我記得聖誕節那天,哥哥遞給你一個禮盒,裡面裝的是什麼禮物?」

姜南初好奇的問,後來發生太多的事情,所以來不及問。

傅自橫的性格一向都是悶悶的不愛說話,也不知道送的東西盼夏喜不喜歡。

戰盼夏白嫩嫩的小臉,聽到姜南初這句話,立刻爆紅。

「沒什麼禮物,我不能說。」

「幼儀,你餓了嗎,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戰盼夏眼神四處躲閃,恰巧容幼儀出來,她立刻跑過去,躲在她身後。

其實禮盒內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張紙,一句話,卻讓她興奮的幾宿睡不著覺。

「的確有些餓,但是我現在不太適合去大眾場合。」

「這好解決,我們去公寓,我親自煮菜給你們吃,司寒說我最近廚藝都進步了!」

姜南初被成功帶偏話題道。

替容幼儀選好婚紗,三人一同出門前往室外停車場。

原本還是安靜的停車場,突然湧出來一批人。

她們手中舉著牌子,赫然是容幼儀的粉絲。

「取消婚約,取消婚約!」

粉絲的大聲的吶喊道,她們絕對不容許偶像結婚。

對方整整有二十人,姜南初這邊堪堪三人,這種情況講道理她們也未必會聽。

「我們快上車。」

姜南初進入汽車駕駛座,容幼儀和戰盼夏立刻坐進汽車後排。

姜南初發動汽車準備離開的時候,幾名偏激的粉絲直接攔住汽車不准她們離開。

「除非解除婚約,否則不讓行!」

「幼儀是所有人的大眾情人,我堅決不允許她成為一個男人的私有物!」

人群中男人大聲喊道。

「解除婚約!」

「解除婚約!」

吵鬧聲此起彼伏,好在姜南初鎖住車門和車窗,不然只怕他們都會衝進來!

「啪!」

「啊!」

一道撞擊車窗的聲音響起,容幼儀受到驚嚇,尖叫一聲。

她轉頭看去,發現車窗外有人在扔臭雞蛋。

「這群粉絲簡直太瘋狂了,我們直接報警吧!」

戰盼夏看不過去了說,只怕拖延下去,事情會變得越發不可收拾。

「只能這樣了。」

姜南初從包包中取出手機,正準備撥打報警電話,突然閃過刺眼的光。

一輛防彈軍用悍馬車,朝停車場駛來。

明明是白天,他卻開著遠光燈,那些瘋狂粉絲的眼睛都快被刺瞎了。

「砰!」

汽車熄火,車門打開,長腿從駕駛座上邁下來。

對方二十人,他只有一人,可氣場卻絲毫不輸,反倒是對面有些弱下陣來。

他直直的朝著被扔過雞蛋的保姆車走去,途經眾人,他們讓出道來,一聲不敢吭。

「是秦大哥!」

「幼儀,你不是說秦大哥很忙沒空過來的嗎?」

「我看他的心裡明明很在乎你,雖然是來晚了,但是卻剛剛趕上最重要的時刻了!」

容幼儀耳中聽不進去任何的話,她痴痴的望著窗外。

「是你扔的臭雞蛋嗎?」

秦凌予走到車邊,低頭俯視著身高只有一米七的男人問。

男人有些心怵,但還是點點頭。

「為什麼反對這門親事,有哪裡礙到你的地方嗎?」

「咔哧,咔哧。」

秦凌予一邊說,一邊握了握拳頭,發出滲人的聲音。

「我——我——」

男人求助的看向身邊其他粉絲。

但那些貪生怕死的,通通都低著頭,再也沒有之前囂張的勁頭。

男人感覺躲不去暴打,眼淚直接啪嗒啪嗒往下掉。

「我喜歡幼儀整整三年,她一出道,我就應援。」

「我心裡當然難受。」

「這就是你傷害她的理由了?」

「你,包括你們,通通站好,馬上會有警車過來帶你們去所里好好教育!」

秦凌予拿出平日訓兵的口氣對粉絲。

其中幾名粉絲還只是高中生,聽說要被關起來,嚇得站也站不出,直接倒在地上。

「不用這麼麻煩的,我沒事,放他們走吧。」

容幼儀從車上下來說。

原本還是逼迫她離婚的粉絲,此刻再看到她,覺得是救苦救難的活菩薩了。

「謝謝女神,我們立刻就走,立刻就走。」

粉絲說完一溜煙的跑沒影。

「當初就說過娛樂圈不是個好地方。」

「你看看惹出來的事情,隋諾只是開端,以後太平不了!」

秦凌予又拿出教訓孩子的口氣沖容幼儀發話。

容幼儀低下頭,有些委屈,卻又不敢反駁。

「秦大哥,你該不會是吃醋了,故意這樣說的吧?」

「畢竟你這麼嚴肅又古板,追你的女孩子好像只有幼儀。」

「但是我們幼儀可不一樣了,萬人寵愛。」

姜南初幸災樂禍的話從車內飄出來。

容幼儀不敢置信的抬頭看,發現秦凌予的耳垂似乎有些紅。

「胡說八道,我吃什麼醋,我只是覺得麻煩太多而已,我不是每次都有空能過來解決的!」

「解釋就是掩飾哦,秦少帥。」

戰盼夏從車窗伸出頭,吐了吐舌頭說。

這兩個人小鬼大的臭丫頭!

「好了,我們不要欺負秦大哥了,我都快餓扁了,趕緊回公寓吃飯吧。」

姜南初的提議得到大家一致認同,原本只有三個人的午餐,現在變成四個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