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驛站,董寵這邊。

董寵等了良久,看到曹節還沒有返回。

於是,忍不住開口詢問與曹節一同來赴宴的一名小黃門,說道:「這位大人,你可知中常侍去哪裡了,什麼時候回來呀,再不回來這菜可就涼了。」

小黃門看著董寵,冷哼一聲說道:「大人的事豈是你能過問的。」

說完,小黃門就不在理會董寵了。

董寵猛然吃了一個閉門羹,不由得怒從心中來,心中冷哼一聲,「該死的閹黨,等老子成執金吾后,第一件事,就是將你們幾個剝皮抽筋,哼。說道這個,袁家辦事效率就是快,等我到了洛陽就能接任執金吾了,對了,聽說袁基的封地武安就在邯鄲旁邊,可惜不順路,不然又可以找袁基敲上一筆。」

又過了一段時間后,這名小黃門對同行的幾人使了個眼色,隨即就對董寵說道:「今日天色已晚,想來大人也應是回去休息了,我等就先走了,董國舅也早些歇息,明日一早我等還要快些趕路呢。」

說完,也不等董寵回話,一眾宦官就徑直離開了。

董寵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等他反應過來時,宴席上已經空蕩蕩的了。

憤怒的董寵,一把將酒杯摔在地上,恨恨的看著門口的方向。

不過就在這時,董寵看到原本小黃門坐的地方,自己給他們的包裹忘記拿了,猶豫片刻后,董寵啐了一聲,還是將包裹拿了起來,準備親自去交給曹節。

哪知道,他剛剛走出宴席房間,就看見那一眾宦官的身影,正在不遠處小聲說著什麼,董寵連忙上前。

就在董寵快要接近時,那一眾宦官速度飛快徑直離去。

看到他們鬼鬼祟祟的樣子,董寵眼神一轉,連忙朝他們離去的方向追去。

過了兩個街道,在一處衚衕的拐角處,那一眾宦官停了下來,仔細檢查了左右之後,為首的那個小黃門開口說道:「交代給爾等的事情,可都清楚了。」

「大人放心,不就是殺一些老弱婦孺嘛,兄弟們又不是第一次做了。」

躲在拐角處的董寵聽到這裡,心中一驚,原本的一些酒意,不由得全嚇沒了,連忙湊近點繼續聽著。

小黃門看到拐角處董寵的衣角,心中冷笑一聲繼續說道:「記住,尤其是董寵父子和董氏,一定要確認其三人死亡后再清理現場。」

聽到這裡,董寵差點叫出聲來,雙腿都有些打顫,連忙繼續聽著。

「大人,中常侍為什麼要這麼麻煩,何不在一開始,就將董氏一門直接斬殺,非要行走了這麼久,過了十幾日再出手。」

小黃門冷哼一聲說道:「愚蠢至極,中常侍如何想的,又豈是你能質疑的,當日不動手,是因為事情太倉促不能動手,今日動手,是因為一切都安排好了。」

「大人乃是中常侍心腹,可與兄弟們說說,讓兄弟們開開眼界。」

小黃門得意的笑了下,說道:「還算有幾分眼力,本官跟隨中常侍多年,中常侍做事也從不瞞著我,竇陳之事知道嗎,那就是中常侍找我商量的。」

一眾宦官聽到后,連忙拍著小黃門馬屁。

小黃門心中聽得一陣舒坦,隨後說道:「我們宦官好不容易才將那些外戚和黨人幹掉,而如今天子年幼,正是我們宦官一手遮天的時候,袁家卻不知好歹,竟然妄圖讓董氏入宮陪伴陛下,這如何能夠。但是袁家畢竟是士族領袖不能輕動,就只能從董氏這邊下手了。」

「可是大人,如果我們動手了,到時候朝廷怪罪中常侍大人,又該怎麼處理呢?」

小黃門冷笑一聲道:「哼,你以為大人今天離開是去做什麼的,今夜竇陳餘黨,意圖刺殺太后,幸得中常侍保護,全滅來襲餘黨,然太后與國舅重傷不治而亡,還請天子下令斬殺天下黨人,並全誅竇氏門生。明白了嗎!」

「嘿嘿,明白了,大人的手段就是高。」

聽到這裡,董寵已經嚇得癱軟在地,連褲子都濕潤了,可是他卻顧不得這麼多了,當他聽到那一眾宦官的聲音消失不見時,連忙掙扎著,連滾帶爬的朝驛站跑去。

他不知道的是,那名小黃門正在身後冷冷的看著他,而在小黃門身後,則是一地剛剛死去的宦官。。 等班少安帶著人把凳子搬進來以後,大家都坐了下來。

「不好意思,地方簡陋一些,只能委屈大家到辦公室談事情。等搬到新的地方了,就有專門的會議室了。」李方對著三人說道。

「沒事,大家都是這麼起來,都了解。」

「好,那我們就說正事吧,聽說大家對於價格有一些疑問?」

「價格並沒有什麼問題,經過我們剛才三人的討論,我們決定青菜和白菜統一出價5塊錢一斤,不過具體我們超市裡面買多少,貴公司就不需要管了。你看可以嗎?」

「這是當然,你們願意出5塊錢一斤,我們求之不得啊。少安,那直接去處合同吧,我現在就可以簽字。」

「李總,請慢。我說的我們是指我我們聯華和中聯,並不代表佟經理所代表的供銷超市。」

「哦,是嗎。志鴻,那你們有問題嗎?」

「問題倒是不大,每天幾百斤的蔬菜,就算是5塊錢也用不了多少。只是之前他們倆商量著想就兩家出售你們的蔬菜,沒準備讓我入場。」

「原來是這樣。林經理,馬經理,你們聯華和中聯所佔據的地理位置並不能覆蓋整個縣城吧。而佟經理他們供銷超市,可是老牌超市了,位置可是在縣城的正中心啊,就人民廣場附近的兩個小區,可是我們縣年輕人買的最多的學區房小區了。他們可是購買我們青石蔬菜的主力啊,你們不讓供銷超市出售青石蔬菜,這不太可行吧。」

林經理和馬經理對視一眼,還是林經理開了口:「李總,之前是我們倆考慮不周。既然李總都這麼說了,那就讓我們三家共同出售吧。不過呢,我想提個要求!」

「什麼要求,你說。」

林經理賠笑著說道:「李總,能不能這樣,除了我們三家超市,貴公司暫時先不要給其他超市或者蔬菜店還有菜市場供貨?」

這個主意可謂是夠狠,一下子把縣城裡的其他剩餘幾家的小超市還有菜市場的貨源都給斷了,雖然蔬菜只是一個種類,放在一個超市裡面如果不是特意去推薦,根本就不顯眼。

但是往大處說,我家超市有一個很賣座的商品,而其他的地方沒有,這無形中就能顯得自家超市實力比其他的超市厲害點,這就好比多了一個無形的廣告,精品蔬菜給超市所帶來的隱形利潤可不只是單純的賣精品蔬菜賺的那一點。

「果然,能當上經理的就沒有一個省油的燈,各個都是老狐狸,考慮的可真多。」李方在心裡想到,等會要交代一下少安,以後和這種人打交道可要多留一個心眼了。

李方故作為難的說道:「林經理,你也知道,我們公司就是一個賣蔬菜的,賺錢才是我們公司最重要的。你看我們現在公司連一個像樣的辦公場地都沒有。如果我現在貿貿然答應你們了,或許會影響以後的價格,畢竟有競爭才有進一步提升的可能性嘛,你們說是吧。」

然後李方又假裝思考了一下接著說道:「這樣吧,你們三家現在都還沒有正式出售我們的青石蔬菜,不清楚我們青石蔬菜到底能不能好賣,我現在可以答應你們暫時只給你們三家超市供貨。但是,這個時間只能是一個星期,如果一個星期以後你們還想要三家壟斷的話,就要看你們的誠意了。」

聽完李方的話,林經理和馬經理倆人輕聲的商量了起來,佟志鴻則繼續看著手機,沒有參與倆人的討論。

李方也沒有打攪他們,不過倆人也沒讓他多等。

「好吧,李總,我們同意了。佟經理,你呢?」

「我沒意見,你們出什麼條件,我就出什麼條件。」佟志鴻抬起頭說道。

「那好,少安,你現在去把合同打出來,合同時間就一個星期。對了,你們每家每天供應多少?」

「我們聯華每樣100斤吧。」林經理不假思索的說道,顯然之前是定好的。

「我們中聯也一樣。」

「供銷每樣200斤。」佟志鴻對著李方說道。

佟志鴻一說完,林經理和馬經理就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他。要知道這種綠葉菜是最容易脫水變焉的,很不容易儲存,如果當天沒賣完,到了第二天很容易就變壞。

李方看著佟志鴻說道:「你確定?你要不也先拿100斤吧,到時候買的好了再加。」

「不用了,我吃過青石蔬菜做的菜,對你們這菜有信心。如果到時候買不掉,還能分給超市裡的員工,就當是福利了。」

「那行,你既然這麼說了,那就這樣吧。少安,你都聽到了吧,去把合同列印出來吧。」

「好的,李總。」

班少安出門去列印合同去了,李方則和三人再次的說起了話:「對了,忘了和你們說了,我們青石蔬菜除了青菜和白菜,還有其他的蔬菜馬上就要成熟了,最快的話應該有櫻桃蘿蔔和韭菜生菜。這些本身生長周期只需要15天-20天左右。等一個星期過去以後,你們可以去我們村看一看,到時候可以嘗嘗我們的農家菜。」

「一定,到時候我們一定抽出空來,不辜負李總的美意。」

班少安的效率很快,四人一杯茶還沒喝完,就把合同拿了進來,三人簽完名字以後,李方也在上面簽了名,合同也就正式生效了。

李方和三人一一握手,說著:「合作愉快。」

把林經理和馬經理先送了出去,李方回到了辦公室。

這時李方才和站起來的佟志鴻擁抱了一下,佟志鴻錘著李方的胸口說道:「你之前不是在魔都開公司的嗎,我本來還想著從美國回來以後去投靠你的,結果你現在告訴我你竟然回家種地了。」

「我也不想啊,公司被人收購了,我也就只能回來了。不過我回來以後,發展的不是也挺好的嗎。」

「早知道這家公司是你的,我就找到你家去了,拿下縣城的獨家代理,那我不得賺大了。」。 羅世信,單雄信兩人身先士卒,天羅敵軍在他們面前完全就被完虐。

兩人所過之處,天羅士兵轟然倒塌,無一合之敵可擋兩人鋒芒。

鮮血飛濺,槍芒縱橫。

遠處,楚非梵,白起兩人注視沙場戰況,雙眸中盡顯濃烈戰意。

「子龍,世信,冉閔之神勇,當世少有!」

「白起,此戰落入,揮軍天羅皇城便交給你,拿下天羅爾等眾將便留守於此,你將是三軍最高統帥。」

「謝皇上厚愛,末將惶恐!」

「白起,你是朕麾下第一個將領,你統兵之能無可挑剔,只是殺伐有些不果斷而已。」

白起殺神,人屠,加上修鍊殺人決,理應是殺伐果斷,可眼前白起一直謹記楚非梵詔令,所以他甚少斬殺敵軍,願降者,皆可留一條生路。

「白將軍不必有心裡壓力,為將者,統領萬軍,切不可婦人之仁,殺盡該殺之人,大丈夫殺一是為罪,屠萬是為雄。屠得九百萬,即為雄中雄。」

「白起謹記!」

楚非梵輕輕頷首,雙眸直視前方,此時武泗關下鏖戰已接近尾聲,天羅敵軍寥寥,此時嬴離已不再馬背上。

數百天羅士兵被嬴離擋在身後,此刻他身上鮮血淋漓,雖然身受重傷,血染戰袍,但仍然浴血奮戰。

「砰!」

「砰!」

「砰!」

嬴離長槍被鮮血染紅,他不是揮舞著將面前襲殺而來兵戈擊飛出去,此時他已經力竭,可依然堅持聳立不倒,雙目中殺意凜然。

「閣下驍勇,天羅軍中有爾,實乃天羅之幸!」

「武泗關吾楚勢在必得,眼下爾等已是強弩之末,繳械投降,尚可有一線生機!」

冉閔執矛立馬,雙眸停留在嬴離身上,眼眸中閃爍著敬畏之色,此人神勇,忠誠,明知不敵而力戰至此,為效忠國家而捨生忘死。

若是自己遇此情景,怕也不過如此,所以冉閔從心底里敬佩嬴離這個對手。

「投降?」

「我等誓死於武泗關共存亡!」

「眾將士,殺!」

嬴離聲嘶力竭,緊握手中寒槍,一步跨出,瘋狂揮舞著長槍。

「執迷不悟!」

「眾將士聽令,張弓!」

秦瓊一聲令下,麾下眾將士紛紛拈弓搭箭,散發著寒光的箭矢直指天羅眾士兵。

此時。

只要嬴離再有異動,楚軍頃刻間便可將他射殺。

「千古征戰,萬骨枯萎,我欲守土一方,可乃命隕於此!」

「悲哉,哀哉!」

嬴離高吼一聲,臉上鮮血不斷滑落而下,他雖為天羅將領卻深得楚軍將士敬重,如此之人死之可惜,怎奈隸屬不同陣營。

道不同,不可同行,冉閔無奈,輕嘆一聲。

「降者不殺,負隅抵抗者,斬!」

秦瓊同樣欣賞嬴離,可兩國交戰豈能摻雜半點個人情感,此時若是嬴離不降,楚軍必射殺之。

嬴離瘋狂揮舞著手中寒槍,身影跌跌撞撞,一個趔趄差點栽倒在地,緊緊扶著槍柄直起身子,回首看了眼城池上依然在擂鼓的聞啟,眼角頃刻間濕潤。

「轟!」

「轟!」

關隘上,聞啟捨命撞擊著軍鼓,他好像將所有的憤然全部發泄在軍鼓上,來表達自己心中的憤憤不平。

他和嬴離都是少負盛名,可終不得志。武泗關一晃五年,今日落敗,他們將同赴黃泉,心有不甘,唯有擂鼓可釋放心中執念。

楚非梵一直注意關隘上擂鼓之人,他每一道鼓聲都好像可以穿透人的心靈。

飛馬疾行,他幾息之間來到沙場上,抬手示意眾將士收起巨弓,側目看了眼羅世信。

「世信,去將城池上青衣男子請來,記住務必不要傷其性命!」

羅世信不解,但依舊頷首,轉身帶著數十人向關隘中走去。

「嬴離,朕乃楚國之皇,將軍此戰雖敗猶榮,爾麾下士兵皆是悍兵。」

「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

「將軍帶兵有方,願為國死忠,朕當真佩服!」

「朕素來惜才,將軍若是願意歸順,不但將軍安然無恙,你麾下將士也可免遭屠戮!」

「楚帝,惜才?」

「這些冠冕堂皇的話,還是留給別人吧!」

「我麾下將士無一孬兵,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硝煙既起,生死無憾!」

嬴離已報必死之心,楚非梵的話對他沒有絲毫的誘惑,見嬴離軟硬不吃,他雙眸中掠過冰冷的殺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