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黑影的速度很快,而且事發突然,我沒注意到。反應過來的時候,他這一拳已經要落到我身上了。沒有辦法,我只能雙手交叉護在身前,硬擋下這一拳。

黑影正是一直藏身在煞氣人中的林申,此刻的他依舊包裹在一層黑色的煞氣外殼中,他的模樣在煞氣中若隱若現。現在的他就像是披着一層厚實黑色鎧甲的戰士,身形變得比之前強壯高大不少,這次是他和陳柏在百鬼洞窟對戰時的狀態。

在他竄出煞氣人體內的時候,煞氣人也慢慢消散了。

他這一拳力道出乎預料的強,我雖然已經用鍍着一層金光的手臂交叉着擋住了,可還是被他這一拳的力道直接轟得飛速向地面砸去。轟隆一聲,塵土四揚,我只覺得渾身疼痛無比,忍不住吐了一口鮮血。

就在我砸到地上的一瞬間,林申又對着我轟出了幾個黑色拳印,這幾道黑色拳印依舊帶着可怕的威力。

又是轟隆幾聲,黑色拳印砸到地上的同時,地面再次塵土飛揚,土礫四濺。

“師弟!”李慕顏和劉宇臉上露出驚慌之色,大呼道。

而林申則是飄在空中,仰天大笑着。“哈哈……這下你嚐到苦頭了吧,這就是和我們天羽閣作對的下場。”

只不過很快他的笑聲就戛然而止了,因爲我並沒有在他身下的那幾個土坑裏躺着,其實在他轟出那幾個黑色拳印的時候,我已經扇着翅膀化作一束金光離開了那裏。

“你在看什麼地方?”我出現在他身後,低聲問道。

“什麼!?”林申驚愕萬分,我包裹着金光的拳頭已經狠狠的砸到了他的臉上。

咻的一聲,林申從空中飛落,砸到了地上,砸出了一個大坑。不過有盔甲一樣黑色煞氣護着,他沒受多大的傷,很快就從坑底,站了起來。

包裹着他的黑色煞氣實在是太硬了,光憑拳頭根本破不開,所以我直接招出了獸璽,準備用獸璽一招就把他給擊敗了。

召出獸璽之後,我開始注入自己的內力,獸璽飛速的在我手掌上旋轉着,發出光芒來,同時散發出可怕的力量。“林申,你的性命,我現在就要取走!”

我怒喊一聲,帶着獸璽,化作一束金光,朝他攻了下去。 嘭!

強悍的力道衝擊,唐宋順勢往後倒飛。不南天等人反應也夠快,趕緊閃身衝過來對著聖尊出手。

聖尊周身順勢涌動防護,竟然是直接將不南天幾個大神通者震飛了。這實力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唐宋倒飛出去二十幾米,三叉能量盾被震碎,手臂隱隱有些發麻。看著對面的聖尊,心頭暗罵。

還以為對方實力就那樣,沒想到這麼強勢,大神通者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搞不好,現場的所有人加起來,都沒有這個聖尊強大!

聖尊沒有繼續進攻,而是微眯著眼盯著唐宋手裡的三叉:「呵,想不到你竟然擁有此等天寶,那就更好了。」

說著又要攻擊,唐宋立即大喊:「且慢!」

聖尊不由停下來,不屑的勾著嘴角:「怎麼,還有話說?」

唐宋咬著牙站直起來,先是看了一下重新飛回來的不南天等人,沉著氣道:「你既然是天主,那你應該知道就算殺了我,你也沒辦法得到我手中的寶物,除非你能躲得過天罰。」

聖尊微眯著眼不說話,眼神顯得有些耐人尋味。唐宋繼續道:「你不想要天丹嗎,我知道天丹的秘密。而且,我還知道怎麼擺脫天主,成為創世神!」

果然不出所料,一提到創世神,聖尊雙眸立即迸發出亮光,周身力量涌動得更是明顯:「你若騙我,我將這世界的人都殺了。」

媽的,這丫根本就不配做天主!

如此殘忍,也不知道怎麼會被選中當天主。一般來說天主應該都有一顆仁慈之心,雖然必要的時候需要殺伐果斷,可也不至於拿別的世界來威脅。

唐宋揉著胸口:「以我的實力,你覺得我騙得了你?讓他們走,我告訴你。」

不南天飛到唐宋身後,強忍著氣血翻騰,沉聲道:「小子,他會殺了你。」

唐宋苦笑:「他也會殺了你們。眾位前輩,後會無期,不必為小子挂念。」

不南天很是不甘心,可他也知道,自己幾個人根本不是這個超級高手的對手。這人實在太厲害了,光是威壓都能將他們震飛,真要攻擊的話,隨時都可以將他們捏死。

尋思著,不南天等人還是往後退。不過他們並非真的離開,只是退到遠處,拉開很長一段距離。

唐宋暗暗鬆了口氣,看著對面的聖尊,伸手進口袋假裝摸索,卻是掏出一把泥土甩過去。

聖尊控制著泥土飄飛在自己跟前,感受到泥土裡散發出來的創世之力,眉頭立即揚起:「你從哪裡得到的?」

唐宋心頭暗笑,這貨果然也知道創世之力。得虧剛才防禦的時候,唐宋沒有使用創世之力,要不然就死定了。

「另一個時空,可惜我的實力太弱,無法動用創世之力,但你可以。」唐宋一臉惋惜的說道,「你應該清楚,只要能掌控創世之力,你就不再是天主,而是創世神。」

呼!

話音剛落,聖尊已經出現在跟前,雙眸迸發寒光的盯著他,空氣被瞬間鎖死。

真特么不是一般的強!

唐宋頭皮發麻,昂著頭盯著對方,沒有絲毫示弱:「殺了我,你會錯過一次機會,也許是唯一的機會!」

同樣身為天道管理員,唐宋很清楚對方的心理,尤其是對方還是這種性格,肯定是特別希望追求更高的實力。

總裁婚不可測 「帶我去,我放了你。否則,你會粉身碎骨!」聖尊殺意凜然的冷哼。

唐宋被壓迫得喘不過氣,強忍著氣血翻騰:「可以,反正我現在實力弱,也不可能掌控。但是說好了,等你成了創世神,你帶我一起去天空之境找天丹。」

「你沒資格跟我談條件!」聖尊冷冷的伸手扣住唐宋的脖子,周圍空間被鎖死,「天丹,也不是你能拿的!」

唐宋面目猙獰的掙扎著,被卡得無法呼吸。當然,其實也沒多難受,只是脖子有點疼而已。

好一會聖尊在鬆開手,唐宋故作難受的大口喘息,面色極為蒼白:「好,我帶你去。我說了,是在另一個時空,就是另一個世界,需要……需要通過這個天寶跳躍過去。你既然也是從外邊來,那你應該知道,這混沌界外邊還有好幾個世界。」

聖尊微微皺眉,並沒有吭聲。唐宋暗暗吃驚,難道對方不需要穿過那些世界就能進入到混沌界?

這可就神奇了,他還以為所有外來者都需要穿過那幾個世界,沒想到就他自己……

稍稍喘息,唐宋將三叉遞過去:「將力量灌入這個天寶,然後通過神念蔓延,就可以太跳躍空間。你要是信不過我,你輸。」

聖尊狐疑的凝視一眼,冷哼著:「我諒你也跑不到哪裡去。」

唐宋心頭暗笑,表面則是假裝無奈的把三叉收回,當著對方的面輸送力量進入到三叉之中。當然,他一直都把創世之力轉變成以前的力量,儘可能不讓創世之力暴露。

很快三叉興城一個防護罩將兩人籠罩起來,聖尊明顯帶著警惕,可他並沒有說什麼。唐宋閉上眼,神念將對方籠罩起來。可是牽動好久都跳不動,唐宋不得不睜開眼:「你能不能先把力量收回,我跟你的差距太大,根本沒辦法帶你跳躍。」

聖尊又審視一番,到底還是將力量收回。唐宋又是有模有樣的將神念籠罩,同時催動三叉。

呼!

空間開始跳躍,聖尊立即將力量釋放。只不過他的力量剛出來,空間就變了,同時也傳來了強大的空間壓力。

聖尊在周身形成防護,眉頭緊鎖的四處張望,發現是一個空明而又寬廣的世界,不由奇怪。嗅了嗅,忽然發現世界內充滿了創世之力,雙眼頓時閃過亮光。

唐宋站在他跟前,一副苦澀的嘆道:「就是這裡,只要能掌控這個世界,就能成為創世神了,我沒騙你吧?」

聖尊完全藏不住喜色,冷哼著:「算你識相。你來過這,那你可知道這些創世之力的根源在哪?」

「這個……」唐宋遲疑了一下,眼見聖尊要發怒,慌忙解釋,「別動手,我知道,我這就帶你去。哎,可惜我實力太差,要不然……」

聖尊在後邊充滿了不屑,心裡都快樂開了花。這可是創世之力,能晉級為創世神。這小子雖然也是天主,實力卻這麼差,居然不知道這種機會有多難得! 我把體內洶涌的內力瘋狂的注入獸璽中,獸璽也像是吃不飽的巨獸一樣,不停的吸食着我體內涌出的內力。吸收了大量內力的獸璽發出刺眼的光芒,旋轉得更加迅速。

我背上的翅膀也飛速的閃動着,使得我此刻整個人都飄在了空中,迅速旋轉的獸璽包裹着光芒,這樣看去,我手掌上就像是拖着一個圓形的旋轉光球一樣。

倒在地上的林申已經從坑中站了起來,擡起被黑色煞氣包裹着的頭,仰頭望着我。

剛剛那一拳要不是因爲有他身上黑色煞氣阻擋,我那重重的一拳,足以讓他受重傷,甚至現在已經爬不起來了。纏在他身上的黑色煞氣實在是太堅硬了,到現在我剛剛砸在黑色煞氣上的拳頭都還有些微微發痛。

不過這次我用出了獸璽,相信就算是黑色煞氣也不可能抵擋得住。我眼神一凝,唰的一聲,化作一道光速帶着高速旋轉的獸璽攻向了地面上的林申。

林申肯定也感受到了獸璽上帶着的可怕力量,他怒吼一聲,身上也爆發出強大的氣息,然後一拳重重的砸到了地面上。

砸到地面上的瞬間,黑色的煞氣如泉涌一般從地面裏噴涌而出,形成一堵三米多高的黑色煞氣牆。他想要用這一堵煞氣牆來擋住我手上獸璽的攻擊,我沒選擇繞過這堵煞氣牆,因爲我有信心,這堵煞氣牆根本就阻擋不了獸璽的攻擊。

“啊!”我怒吼一聲,把手中的高速旋轉的獸璽推向了黑色的煞氣牆上。

果然如我所想的那樣,擋在林申前面的黑色煞氣牆,瞬間就被獸璽給轟散了,被黑氣煞氣裹着全身林申暴露在了我面前。

“什麼!?”身前的黑色煞氣牆瞬間就散開了,林申愣住了,一臉驚愕,有些不敢相信。

我沉着臉,繼續把旋轉着的獸璽往他身上推去,嘴裏大喊道:“林申,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林申用裹着黑色煞氣的雙手,交叉着擋在身前,憑我現在的速度,他根本就躲不開我這次的攻擊,他只能想辦法硬接下我手上獸璽的攻擊。

就這樣,高速旋轉的獸璽落到了林申身上裹着的黑色煞氣上,獸璽和他身上的黑色煞氣對撞,發出咔咔咔的聲音。黑色煞氣的防禦果然夠堅硬,獸璽竟然第一時間沒有突破。

我心裏很是吃驚,不過漸漸的,我看到裹在林申身上的黑色煞氣雖然沒有散開,但是沿着獸璽撞擊的那個地方,開始出現蜘蛛網一樣的裂痕,那咔咔咔的聲音就是由此發出的。

這是黑色煞氣快要破開的徵兆,我心裏大喜,更是拼命的催動起體內的內力,源源不斷的向旋轉着的獸璽提供力量。

“啊,可惡!”終於,承受着獸璽攻擊的林申忍不住了,怒吼了一聲,接着就聽到了一聲巨響。

轟隆一聲,林申直接飛了出去,飛出去的同時他身上裹着的黑色煞氣也全都脫落了。飛出去的時候他砸到了地上,然後又接連在地上滾了幾圈,才徹底的停了下來,如死狗一般的躺在地上,沒了動靜。

我手上的獸璽也在這時候停止了轉動,散發出的光慢慢變淡,而經過這次的使用,我手上的獸璽終於是露出真正的模樣。包在外層像是石塊一樣的東西,全都脫落了。

獸璽就是一個光潔無暇,獸頭模樣的玉璽。

我喘着粗氣,身體有些疲倦,剛剛花了太多的內力輸送給獸璽,要不是有金蠶蠱的幫助,我肯定也撐不住了。背上的小翅膀消散了,身上的金光也已經散去。

“這就是獸璽的真正模樣。”我有些激動的看着手上的獸璽,興奮的說道。

但我沒多看,趕緊手起了獸璽,然後走向不遠處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林申。李慕顏和劉宇這時候也走了過來,他倆臉上都帶着激動的笑容,看上去比我還要激動。

“師弟,沒想到纔多久沒見,你就變得這麼厲害了,現在看來師姐也不是你的對手了。”李慕顏跑過來,拍着我的肩膀說道,由衷的爲我開心。

劉宇也開口了。“師弟,你真的很厲害,這個天羽閣的護法林申,都被你給打敗了。”

當初,在百鬼洞窟第一次遇見林申的時候,我們當中就只有陳柏能和他對戰,我們其他人根本沒有插手的餘地。雖然我說過要親手找林申報仇的話,但是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

林申極其狡猾,上次陳柏擊敗他的時候,就被他騙過一次,所以保險起見,我還是親自過去確認一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

走過去的時候,我也保持着警惕,沒有大意,遇到了這麼多次的天羽閣的人,我不會在讓自己吃虧。走到了林申旁,他還是一動不動,我感受了一下,他身上的確已經沒有什麼氣息了。

他是臉朝下撲在地上的,所以我把他翻了過來,想要看清楚。這翻過來,倒是嚇了我一跳,只見他滿臉是血,兩條手臂也是血肉模糊,露出了森森白骨,不僅如此,他胸口上的衣物震碎出了一個洞,胸口深深的凹陷了進去。

檢查了一下他的脈搏和氣息,的確已經沒有反應了,我才徹底的鬆了口氣,站了起來。我父親李子凡的仇和陳雅琪的仇我終於報了,我終於親手解決掉林申了。

我雙眼溼潤,有些哽咽。“父親,雅琪,你兩的在天之靈也應該安息了。接下來,我也會讓天羽閣爲他們是所作所得付出代價。”我仰起頭,不然眼淚落下來,用哽咽的聲音說道。

李慕顏和劉宇也清楚我此刻的情緒,都沒有說話,安靜的在一旁站着。

忽然,籠罩住整個山莊的風水陣法又顯現了出來,半透明的光幕上閃動着列電般的光芒,山莊裏也出現了一種奇怪的壓抑感。“怎麼回事?”我疑惑萬分,看着夜空中浮現出的陣法光幕,問道。

心想,該不會又出什麼狀況了吧? 唐宋帶著聖尊往前走,一邊走一邊釋放力量,假裝抵抗強大的空間壓力。聖尊似乎沒有任何懷疑,只是眉頭緊鎖的四處張望,對周圍濃厚的創世之力很是吃驚。

不多會走到海邊,唐宋指著遠處道:「那邊,那裡有一座海島,很奇怪,是冰塊凝結而成。冰塊里有個寶物,可惜我打不開,也不知道那寶物到底是什麼。」

聖尊皺著眉頭:「你若是騙我,哼!」

說話間,雙眸寒光閃爍,順勢轟出拳頭,擺明了就是要過河拆橋。得虧唐宋有所準備,在他說話的時候,唐宋已經快速往後倒飛。

聖尊臉色一變,森然冷哼:「小子,你當真找死!」

唐宋飛到二十米開外,陰險邪笑:「是嗎?那我告訴你個秘密,這個世界,是我創造的世界!」

話音未落,空氣順勢涌動,世界內所有的創世之力瘋狂洶湧而來。聖尊大驚,駭然的釋放防護罩:「這,怎麼可能,你竟然是創世神?!」

唐宋可沒打算跟他廢話,快速閃身消失,神念繼續催動世界內的創世之力瘋狂的將聖尊包裹起來。聖尊不停的釋放力量抵抗,可創世之力是可以吞噬他的力量,抵抗起來相當吃力。

「小子,你找死!」聖尊暴怒大吼,力量順勢迸發,嘭嘭震開創世之力。

可還沒等他來得及有下一步動作,散開的說創世之力又迅速飛撲過去,再次將他鎖死在防護罩內,而且繼續吞噬他的力量。

唐宋繞著四周漂移,尋找著機會攻擊。這混球實力極為強悍,他可不敢大意。沒有絕對的把握,靠近的話很可能會被反擊。

聖尊氣得臉色鐵青,緊咬著牙關抵抗著周圍的創世之力。他的力量確實很濃厚,即便唐宋一直在吞噬,對方的防護罩居然還能擴張。

兩種力量不停的碰撞,迸發出來的能量罡風撼動了唐宋的世界。不得不承認,這貨真的好強,不知道比唐宋強大多少倍。如果不是在自己的世界,唐宋早就被捏死了。

糾纏了好一會都沒找到縫隙,唐宋乾脆停在聖尊頭頂上。閉上眼,靜靜地催動創世之力。找不到破綻,那就不停的消耗,反正他的創世之力無窮無盡,只是強度的問題而已。

「放我出去,你我無冤無仇,從此別過。」聖尊率先服軟。

唐宋沒理會他,繼續催動創世之力吞噬。整個世界內的力量都被牽動,狂風呼嘯,海浪翻騰,陸地上的混沌樹也搖曳得厲害,就連天上的小太陽和小月亮都在搖晃。

聖尊端是震驚,緊咬著牙關再次喊道:「只要你放我出去,我告訴你天丹的下落。得到天丹,你將成為真正的創世神,超脫天道,超脫所有束縛。你到底想怎樣?」

任憑他在下邊嘶吼,唐宋就是不為所動。鬼才相信,這人實力如此彪悍,一旦給他機會,死的將會是唐宋自己。

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媽的,真要趕盡殺絕嗎?你可知道我是誰?我師尊乃是明華界神尊,你若殺了我,他日我師尊定會將你碎屍萬段!啊,臭小子,你找死,我要殺了你!」

聖尊的力量被吞噬越來越嚴重,防護罩已經漸漸稀薄。這讓他很是驚慌,一旦創世之力滲透進入他的身體,他會被分解。

無比的絕望,怎麼也沒想到對方是創世神,而且已經擁有自創世界。這種情況下,他真是死路一條!

啵!

很快聖尊的防護罩扛不住,創世之力就跟千千萬萬的蟲子一樣,飛快撲在他身上。聖尊大驚失色,竭力嘶吼著:「放過我,求你放過我,以後我什麼都聽你的。啊,快停下來……你,媽的,一起死吧!」

轟!

聖尊到底也是個狠角色,根本沒打算繼續死扛,直接就自爆。身體忽然炸開,強大的能量迅速蔓延潰散。可是,創世之力竟然牢牢將那些炸開的力量全部封鎖起來,根本沒有蔓延出去多遠。

可怕的能量等級,天道管理員與創世神的差距,比預想的還要恐怖!

唐宋沒敢大意,繼續控制著創世之力吞噬掉炸開的力量。進了他的世界還想掙扎,門都沒有。別說這裡是他創造的世界,他現在已經是創世神。就算以前還是天道管理員,進了他的世界也不可能反抗,畢竟上邊還能有個天道懲罰。

更何況,創世神本來就可以泯滅天道管理者……

好一會,力量終於被吞噬磨滅得差不多,唐宋這才停下來。臉色發白的落到地面,氣血翻騰的吐了一口鮮血。

實在太強悍了,光是利用創世之力吞噬對方,居然還將自己給搞成重傷!

沒有多想,唐宋趕緊盤腿坐下,靜靜地修復心神。他現在仗著世界內的創世之力源源不斷,精神力很少有損失。可剛剛的吞噬過程,居然差點沒把他的腦子給撕裂。

同樣是從天道管理員過來,為毛別的天道管理員就這麼彪悍,他的實力卻要一點一點的成長?

也不知過了多久,唐宋感覺好受許多,這才睜開眼。世界內已經恢復平靜,只是海水都被翻騰得渾濁,混沌樹與寒冰樹被搖曳得差點沒斷裂。

奇怪的是,世界內的創世之力並沒有因為吞噬聖尊的力量而增強,反而倒退了不少。難道說,創世之力真的只能靠自己創造?

那也不正常啊,聖尊的力量到哪去了?按照能量守恆,吞噬了這麼強大的力量,總得有點轉化為戰鬥力吧?

甩開思緒,唐宋將目光落到聖尊被泯滅的地方,居然留下了兩樣東西。抓過來一看,一把黑色鑰匙,還有一塊白色玉佩。

這麼強大的能量衝擊,居然沒能將這兩個東西擊碎,看樣子是寶貝。

收好之後,唐宋便跳出自己的世界。外邊都已經天黑,估計已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落到山林里,唐宋趕緊盤腿修復心神。

等到心神修復,唐宋驚喜的發現,可以創造的創世之力居然變多了,而且不是一般的多,幾乎是之前的兩倍,還更加濃厚。

更讓唐宋驚喜的是,那個聖尊的力量就好像是肥料,他的世界內居然自主生長出好多植物…… 萬萬沒想到啊,一個超級無敵的天道管理員,居然是上等的肥料!

整個世界都充滿了生機,陸地上自主生長了一些細小的植物,很像是青苔。與此同時,海水裡的水草也自主成長,那些單細胞生物正在迅速繁衍。

這樣帶來的後果是,唐宋能創造的創世之力一直都在提升,實力近乎是飆升!

在山林里呆了整整兩天,唐宋的世界才漸漸平息下來。依然在成長,只是速度沒有兩天之前那麼瘋狂了。

正是陽光普照,唐宋神清氣爽的站起來伸了個懶腰,滿面笑容閃身離開。甭管這聖尊什麼來頭,反正以後不見得要去明華界,怕什麼。再說了,對方是在自己的世界被泯滅,應該沒辦法將信息傳出去,他師尊估計都不知道他被殺。可惜,沒能得到更多關於天丹的信息。

轟!

正飛著,遠處傳來悶響。唐宋停下來抬頭望去,遠處天空忽然洶湧一股黑雲,黑雲正在快速蔓延。大老遠的就看得到,黑雲里閃電噼里啪啦的。

心頭暗暗吃驚,唐宋閃身飛過去。整個天空很快被黑雲籠罩,層層疊疊的,天色頓時暗了下來。空氣極為壓抑,山林內飛鳥四處亂竄,到處都是蟲子亂飛。

這是大災變的前兆?

順著黑雲蔓延的反方向,唐宋加速飛掠。沒多久,果然見到前方山林有人,居然是不南天他們,就連人族幾個大神通者都在。

遠遠地見到唐宋,不南天驚喜過望,大喊著:「小子,你還沒死?!」

飛過去落到地上,唐宋哭笑不得:「你這是盼著我死?我說了,我有辦法整死他。嘿嘿,那老傢伙已經變成肥料了。」

這話一出,眾人兩眼瞪大,滿是不可思議:「你,真殺了他?」

唐宋撇著嘴:「那還有假,已經化為塵埃,肥料倒是挺不錯。現在什麼情況,怎麼一下子忽然黑雲滾滾?」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