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下人聞言,不敢在廢話了,微微彎腰重新站在了一旁。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

外界對於林逸不利的謠言也越來越多,很多人甚至都開始公開罵林逸給中江市丟臉了,竟然連出來應戰都不敢。

八月九號。

清晨。

陽光普照。

微微有些燥熱。

人們都聚集在了天水山,林府門前。

一眼望去,最少都有好幾百人。

陳天行,彭振武,陳美君,劉海,江靈兒,等一眾林逸的朋友都出現在了門口。

只是,此時大門緊閉,別墅內根本看不到人影。

「瑪德,這小子不會真的遁了吧?」

「誰知道呢,這飛雲道人可是靈威之境後期的修為啊!那簡直就是天上的神明,如何戰?」

「也是啊!逃了總比丟掉性命好,這林逸這麼說也是少有的天才死了可惜了啊!」

一名名強者,紛紛小聲嘀咕道。

飛雲道人則是坐在一張太師椅上,雙眸如到,冷漠的盯著林府大門。

而大和尚則是一臉焦急的站在他的旁邊,一雙大眼睛不時的在人群中掃描,想要尋找林逸的下落。

自從到了中江市之後,他就一直想要找到林逸,讓他先行逃走,結果,找了整個中江市竟然根本找不到人。 這簡直要把他整個人急死了。

他可是一直在想辦法,把林逸弄回去修行佛法的,在他眼中,林逸可是有大慧根,能夠成為金剛一般的可怕存在啊!

「師父,我看那個什麼狗屁中江第一人,完全就是浪得虛名,根本不敢出來見您,所幸讓徒兒直接把他這狗屁別墅拆了算了。」

一名穿著道袍,面白無須的童子,上前一步,站在了飛雲道人面前,桀驁不馴的獰笑道。

他們一脈,在海外仙道島,那都是了不起的存在。

更不用說在這些陸地人的眼中了,地域歧視,那在哪裡都有,特別是在海外仙島尤為嚴重,他們常年都以仙人的身份自居。

修的是仙術,練的是仙法。

這些普通的陸地人在他們眼中,簡直跟豬玀差不多。

「不錯,既然他想要當縮頭烏龜,那咱們就把他的烏龜殼砸爛好了。」

又有一名童子走了上來,冷冷的嘲諷道。

飛雲道人嘴角微微上翹,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然後微微點了點頭。

兩名弟子一看,頓時面色大喜,拆了林逸的別墅,那他們兩人可是大功一件啊!

回到海外仙島,絕對少不了他們的好處。

「讓開,讓開!」

「不錯,海外仙島的人辦事兒,都他瑪德的給我讓開!否則殺無赦!」

兩名童子,傲慢的呵斥道,彷彿周圍的強者在他們眼中都是垃圾一般。

「呵呵,海外仙島,真是好大的口氣啊!林少並沒有說不應戰,現在人不在,就拆人家的房子,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適呢?」

彭振武走了出來,目光陰沉的質問道。

兩人渾然沒想到,竟然還有人敢擋他們的去路,不禁眉頭微微一皺。

當看清楚彭振武的境界時,兩人就像是見到了什麼搞笑的事情一樣,哈哈大笑了起來。

「宗師之境初期?」

其中一人看了一眼另外一名童子之後,咧嘴玩味的獰笑了起來。

「什麼?這,這不是彭振武嘛?我感覺他的氣息好像很強啊!」

「可不是,以前那這小子跟我差不多的,現在怎麼一下子變成宗師之境了啊?」

馬上有熟悉的人,發出了驚訝。

侯門有卿卿 宗師之境,也許在飛雲道人,在海外仙島算不的什麼。

可是在這中江市,在整個華夏,那絕對都是十分了不起的存在了。

堪稱開宗立派的超級強者了。

童子見彭振武沒有開口,當即咧嘴繼續笑道:「你知道嗎?在我們海外仙島,你這樣的人只能淪為掃地的,老子劉銘真,馬上滾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林少是我的朋友,他人既然沒來,他的家就有我來看護!」彭振武神色平靜的說道,可眉宇間卻充斥著一股堅定。

林逸對他彭振武有恩,對他彭家更是有大恩。

他如何能看著這些人橫行霸道而不管呢?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劉銘真咧嘴一笑,隨後欺身而上,上來就是一記長拳,狠狠的朝著彭振武砸了過去,這一拳,勢大力沉,而且速度極快。

彭振武完全沒有想到,海外仙島的人竟然會對他發動偷襲,一時不察,只能雙臂交叉,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砰!」

一聲悶響。

就像是鐵鎚打在了沉悶的鐵桶上一樣。

恐怖的力量讓彭振武雙臂欲裂,整個人根本無法穩住自己的身形,雙腳擦著地面竟然直接往後滑行了三米多遠才穩住身形。

就這,一雙手臂也火辣辣的疼,彷彿隨時都要斷掉一般。

「好可怕!」

「不錯,僅僅只是一拳,竟然就把彭振武打的倒退了出去!」

「龍師之境果然恐怖啊!」

「可不是,宗師如龍,可是在真正的龍師之境強者,竟然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周圍眾人紛紛一臉驚訝的尖叫道。

不過跟周圍眾人的驚訝相比,劉銘真的眉頭卻緊緊的皺在了一起,面帶一絲不悅之色。

他可是龍師之境的超級強者,在他看來,他的一拳應該能輕易斷了彭振武的雙臂才對,可現在,彭振武雖然雙臂看起來十分難受,可是卻並沒有斷裂啊!

「劉銘真,你小子留什麼手啊?直接給我要了他的性命!」

另外一名童子,陳車華咧嘴,殘忍的獰笑道。

「呵呵,陳師兄,咱們畢竟是外來人,先禮後兵嘛!我給他一次機會,如果不還不知進退,那便只能要了他的狗命了!」

劉銘真咧嘴哈哈大笑道,他自然不可能告訴陳車華,自己依然儘力了。

「小子,你到底滾不滾?」劉銘真盯著彭振武,咬著槽牙,陰鷙的咆哮道。

「呵呵,我彭振武,這一輩子,之所以能夠在中江市立足,就憑藉一樣東西,知恩圖報,林少對我有恩,你們想要拆林府,只能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彭振武咧嘴哈哈大笑道。

劉銘真一聽,頓時瞳孔微微一縮,眼中閃過一絲瘋狂,嗜血之色,獰笑道:「好,既然你想死,那我成全你好了。」

「唰!」

劉銘真話音一落,整個人就像是鬼魅一般,飄然而上,直接朝著彭振武沖了過去。

同時,鐵拳再度朝著彭振武砸去,不過這次的速度似乎更加的恐怖,力量也更加的強悍了一分。

「吾命休矣啊!」

彭振武一看,心中長長嘆息了一聲,不過卻沒有絲毫的後悔之色,一咬槽牙,體內的靈氣瘋狂的催動,雙臂之上,竟然釋放出了一層淡淡的光膜,朝著劉銘真打了過去。

「嗯?仙術,你個廢物竟然會仙術?」

劉銘真一看到彭振武那釋放光芒的手臂,頓時神情一怔,愣住了,這可是對靈氣的一種比較高級的用法,借用靈氣來保護自己的雙臂。

「難怪我剛剛沒能夠斷掉你的雙臂,原來還會一點半吊子的仙術!」

劉銘真陰沉一笑,落下的拳頭驟然加速。

「砰!」

拳頭彷彿從天空上落下的一塊巨石,狠狠的砸在了彭振武的雙臂上。

雖然砸的彭振武整個人猛的往下一沉,不過卻依舊沒有打斷彭振武的手臂。

這不禁讓劉銘真越發的惱怒了,第一拳他可以說是自己不曾注意,可第二拳呢? 如果這次還搞不定彭振武的話,他有什麼顏面在海外仙島混?

「唰!」

一條鞭腿,宛如隱藏在暗中的毒蛇,驟然朝著彭振武的小腹上踹了過去。

這一腳,又急又狠。

彭振武為了擋住對方的雙臂,已經拼盡全力,而且劉銘真又是偷襲,現在如今哪裡還有機會防守呢?

「砰!」

一聲悶響。

彭振武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頭狂暴的犀牛狠狠的撞了一下,整個人直接無力的倒飛了出去,同時,體內氣血翻滾,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去,而後重重的摔在了五六米開外的地方。

「家主!」

彭家子弟,紛紛上前,焦急的把彭振武從地上攙扶起來。

「沒事兒,你們退下!」

彭振武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跡,一臉畏懼的鎖定了劉銘。

如果不是他修行了林逸交給他的仙法,他怕是早就死在劉銘真手裡了,他彭家子弟的實力也不俗,只是跟這樣恐怖的強者拚命,簡直就是以卵擊石,找死。

「家主!」

有幾名鐵血漢子,盯著劉銘真怒吼道,顯然想要幫彭振武報仇。

「退下!」

彭振武低頭怒吼,隨後雙臂一震,一股排山倒海一般可怕的力量驟然從他的雙臂上爆發而出。

雖然對戰劉銘真沒有什麼用處,不過用來對付他這些弟子,倒是輕而易舉。

「咯噔噔!」

一名名弟子,紛紛後退了七八步,才勉強穩住自己的身形。

「彭振武,你還要擋我嗎?」

劉銘真,咧嘴殘忍猙獰的笑問道。

「呵呵,我若是不死,今天,無人能夠進林府!」彭振武咬著槽牙沉聲說道。

劉銘真一聽,頓時眸光一瞪,咬著槽牙吼道:「既然如此,那你給我去死吧!」

拳出如龍。

龍師之境強者可怕的實力,在這一刻毫無保留朝著彭振武打了過去。

那可怕的氣勢,就像是一股無形的風暴,束縛著彭振武,讓他整個人舉步維艱,有種深陷泥潭沼澤一般的痛苦。

「砰!」

一聲可怕的悶響。

彭振武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就再度倒飛了出去,血箭噴洒在半空中。

「家主!」

彭家子弟眼眶泛紅,悲呼道。

可是卻無人敢上前。

這是對彭振武的尊敬。

這也是對於武者的一種尊敬。

周圍,不少中江市的強者,在這一刻,都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氣氛一時間到底有些低落了。

彭振武畢竟是中江市少有的強者。

可現在,竟然宛如死狗一般被人隨意欺負。

「呵呵,你的命還挺硬啊!」劉銘真咬著槽牙,面容扭曲的怒吼道。

他可是海外仙島飛雲道人的弟子。

可現在。

當著師父的面兒。

當著中江市這麼多強者的面兒。

他一連出三招,竟然都沒能夠殺了一個宗師之境的彭振武。

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滄浪!」

長劍出竅,殺機凜然,宛如閃電劃過虛空,讓人心神一顫。

眾人的視線中,只感覺光芒一閃,便有一道凌厲的殺機朝著彭振武而去。

這一劍,是必死一劍。

不要說彭振武本就已經受傷,就算是他完好無損,怕也擋不住這恐怖的一劍。

一劍出。

空氣中的溫度驟降。

每個人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躺在地上的彭振武看著那宛如毒蛇一般犀利,很辣的長劍,臉上浮現了一抹慘淡的笑容,林少,我彭振武儘力了啊!

「唰!」

在間不容髮之際。

一道幻影驟然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中。

所有人眼睛一瞪,紛紛一臉緊張的看了過去。

一隻大手一把抓住了劉銘真的長劍,隨後用力往前一拉。

殺機凜然的劉銘真,只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無力的小孩,不由自主的朝著前方踉蹌沖了過去,一張無比陰鷙,猙獰的面孔出現在了劉銘真的視線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