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123和止木他們幾個最厲害的大佬開始聯手將此地氣息封印住,省得魔氣和戾氣散發出去。

唐牧北此時還是手持玄機傘繼續使用熟練的拳法攻擊,只是傘上面凝聚了一層功德之力。

因爲有剋制邪魔的作用,所以他身邊很快就清出一片場地。

“這位牧店主果然很有底蘊,他的功德之力中還有聖光之力,簡直就是邪魔剋星。”出色的表現很快就引起止木大佬的注意。

123雖然手上忙着,卻也沒耽誤觀察,“果然,不知這位小友身上攜帶了多少種法寶,居然還有封印魔氣的功效。”

可不麼,沉睡中的貓娘現在可興奮了,發瘋一樣撕扯吸收唐牧北身邊濃郁的魔氣。

以至於,他身邊都隱隱形成一個小漩渦了。

如此一來,倒是不擔心戰鬥結束後的魔氣肆溢問題。

唐牧北雖然打得順手,但還是得小心留意。

畢竟自己的功德之力對厲鬼也起作用,他可做不到白駿馳那樣不傷隊友。

爲了避免誤殺醜先森的厲鬼,他只能挑着往戰況最激烈、厲鬼顧暇不及的位置鑽。

就這麼鑽着鑽着,唐牧北發現自己已經遠離隊友,進入了一個巨大坑洞中。

這裏的山石都散發出濃郁靈氣,讓人嗅之心曠神怡。

也不知道醜先森治下荒郊野嶺中的這個坑洞有什麼特殊之處。

越往下深入,唐牧北不由自主進入一片深達數十米的平坦坑底。

這個坑可夠大的,長度怎麼也有兩百米開外;寬約五十米左右。此地不見任何一隻厲鬼的蹤影,滿滿的到處都是魔界生物。

邪魔可能是長期處於污穢之地,所以長相從人類審美來看比異形還噁心,更多的除了污穢以外還長的特別抽象。

“我特喵是不是鑽進邪魔老窩裏了?”唐牧北看的頭皮發麻。

雖說自己全身籠罩着功德之力邪魔不敢上前,可看到如此大量的魔界生物源源不斷從地底鑽出來,還是挺瘮人的。

溯洄探頭看了一眼,眼前一亮,“雖說邪魔等級都不高,但量大呀!小朋友,我來祝你一臂之力,把此地邪魔氣息全都讓你的貓娘吸收了,它差不多也就可以出關了!”

“當真?那還煩請前輩相助!”唐牧北心情這個激動啊。

貓娘在心竅裏一直沒醒,自己在靈氣方面很欠缺!

它若是出關了,那將是自己一大底牌!

“小朋友,看我的神武大炮如何?”溯洄閃現在坑洞最靠邊位置,他身邊放着一隻超級威武的大炮。

“不愧神武之名。”唐牧北可不是拍馬屁,這大炮看起來真的帥呆酷斃了。

還沒見識到威力,就能感覺到炮身上的威壓。顯然,這特喵又是一件不下七品的武器。

“咳咳,這是借扶桑的。”溯洄覺察到一道不滿視線撇過來,乾咳兩聲解釋道:“我的兵器庫還沒從小黑屋弄出來。”

唐牧北摸了一把,感受到那股霸氣,在識海中問扶桑,“前輩,這大炮以前是用來攻城的吧?”

“當然不是,神武大炮專門用來打鬼的。”扶桑傲然道。

唐牧北:……

大炮打鬼?

神特喵的創意啊!

前輩,你們個頂個都老有才了,真的!

“那個……邪魔也照樣可以打。”扶桑乾笑兩聲回道。

溯洄臉上浮起一抹笑意,“小朋友,借你和功德之力一用。”

“沒問題!”唐牧北豈有不答應之理,反問道:“是要把功德之力用在炮彈上嗎?”

話音未落,他只覺得身體不由自己動了動。

低頭一看,唐牧北哇啦啦叫起來,“前輩不是說借我的功德之力嗎?幹嘛要把我塞進炮筒裏?會出人命的!快放我下來!”

“你沒聽清楚,我是說借‘你和功德之力’一用。”溯洄壞笑着重點強調了一下“和”,然後右手食指噌地一下升起一團火焰,這就準備點火發炮了,“記得儘量展開你的功德翅膀,跨度越長越好!”

話畢,不待唐牧北掙扎,他已經點燃了火線。

“你說過不再坑我的,快放我下來,我ri……啊啊啊~”唐牧北一句話都沒說完,帶着拉長到有些走音的大喊聲開始“展翅高飛”。

功德翅膀並無實體,自然不會帶着唐牧北飛起來。

他只是被神武大炮打出來以後,藉助着向前的推動力擦着地面“飛”了出去。

“emmm……第一次沒經驗,不過效果還行。”溯洄手搭涼棚,眯眼看着已經用大翅膀削死坑洞裏一半邪魔的唐牧北,一頭扎進對面坑壁上。

如此大的動靜自然瞞不住坑洞上奮戰的衆人。

因爲沒有他如此磅礴的功德之力,即便是123這樣的大佬都有些吃力。

畢竟等級上的差異雖然讓他們不至於陷入危險,但魔氣的侵蝕能力不容小覷。

稍不注意,就算大佬都有可能被魔氣侵入體內。

就連他們的武器都要不停地換,每砍夠一定量的邪魔,若不趕緊滋潤保養,兵器都有可能會被魔化。

所以對付邪魔,向來都是讓修士們感到頭疼的事情。

現在社會的節奏又這麼快,很少有人能靜下心來專修功德之力。況且普通人的功德之力只是對邪魔稍有剋制能力,除非修煉聖光之術再積攢功德。

這兩個條件都很難,以至於止木他們面對如此龐大的邪魔數量都打的十分艱難。

而偏在此時,唐牧北弄出這麼大的動靜,怎麼可能不成爲焦點? “大……大炮打邪魔?”衆人都微微一怔,唯獨醜先森眼前一亮,“牧店主難道是我輩中人?”

溯洄自然是隱匿了身形的,所以即便是在123眼中,也只看到牧店主“大義滅自己”,用一發大炮把自己放飛出去了。

還別說,效果很不錯。

爭先恐後從坑底往上爬去增援的邪魔瞬間就消失了一半。

“我可沒坑你啊,這是在幫你!自己看,效果是不是比你一個一個捶強多了?”溯洄把灰頭土臉的唐牧北從坑壁上拔下來。

虧得他有雙重保護,所以即便把坑壁砸了個大洞,唐牧北也沒受傷。

反倒是坑壁上到處都是裂紋。

“你這樣很容易失去我的,你會沒朋友的。”唐牧北略微整理儀表,“不帶你這樣坑人的啊,我要翻臉了!”

看他很認真的表情,溯洄小心翼翼問道:“真翻臉?”

“真翻臉!”唐牧北絲毫沒猶豫。

“既然你想翻臉不是人……那就再來一次吧!”溯洄臉上露出壞笑,直接又把唐牧北給塞進去了,“展翅高飛吧,小朋友!”

尼.瑪!

日鬼哩!功德翅膀不能飛啊喂……艹!

“我ri您咧……啊啊啊~”儘管這次又飛了,但唐牧北已經有經驗了。

反正開炮沒有回頭的理,那就儘量展開翅膀殺吧!

“不錯不錯,效果槓槓的!這具神武大炮果然非同凡響。”溯洄拍拍發燙的炮筒,顯得非常滿意。

兩隻大翅膀伸展開像收割機一般,坑洞裏的邪魔被這麼一來一回斬殺掉九成。剩餘的都嚇傻了,許多掉頭又往回跑,原本被大量邪魔掩蓋住的裂縫,便出現在衆人眼前。

“好了,我幫你掃滅最大威脅了,剩下的自己看着辦吧,收炮回家!”溯洄一拍神武大炮,消失不見了。

而此場景在衆人眼中,卻是唐牧北出盡了風頭。

“前輩們,那道裂縫通向的是魔界!”醜先森指着露出來的巨大裂縫解釋道:“我這裏本來是一片靈石礦,開採了兩年都沒出問題。

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一開炮居然炸開一道裂縫。

那邊也不知道是什麼地方,沒多久就開始往外涌出許多四五品階的邪魔!

我當時正要去跟大家集合,靈石礦上突然就出了這麼一檔子事兒。現在也不知道最初有多少隻邪魔逃出靈石礦山,潛伏到人間界了。”

他此時已經散去了外面那層淡黃色光繭,露出了本來面目。

唐牧北一臉懵逼,想不明白爲什麼要把網名叫成“醜先森”,他明明很帥啊。

修行者靈氣滋潤體內無垢,自然個個皮膚白皙體型勻稱,就算不是特別帥也自然帶了幾分利落精神,顏值普遍比普通人高上一截。

然而醜先森卻是劍眉星目在人羣裏極其顯眼,自身還帶着種脫然氣質,看過去只覺得他像是一塊完美無瑕的白玉般淨透。

可惜他這個氣運實在是……

“喲喲,這娃兒果然有勇氣,居然選擇了這麼奇葩的修煉功法誒!”溯洄在識海里向外偷窺;

扶桑也嘆了口氣,“牧小朋友氣運古怪是天生的,他這絕對是自己找的。”

“不過只是暫時的問題,只要他能修煉到八品以上,那可不得了了。”溯洄看了他一眼,“小朋友打完這波邪魔回去就沒什麼要緊事了,你用不用抓緊時間閉個小關?”

“他什麼時候出發去找你妹?”扶桑反問道。

對方翻了個白眼,“找你妹!”

“呵呵……我壓根就沒有妹妹,不用找也找不到。”扶桑攤手笑道:“最好是讓他參加完店主年會再去,往那地方一走不定要多長時間呢。”

溯洄想了想回道:“也行,先讓他去見識見識年會。否則猛地到了那種地方,再給嚇着。”

“還有,別忘了給這個地兒留個座標!”扶桑指了指通向魔界的裂縫,“那麼多四五品邪魔聚集的地方,說不定是魔礦脈絡。”

“還用你說?我用大炮發射小朋友的時候,就標註過座標了。可惜你現在狀態不行,不然咱倆現在就能進去怒刷一波。”溯洄咂咂嘴,看着123準備動手封印裂縫略微有幾分失望。

商量完畢,他倆各回各家。

外面也已經開始收尾工作,鑑於唐牧北吸收魔氣速度很快又不擔心魔氣入侵,所以幾乎所有的工作都由他完成。

醜先森則配合他,把自己負責輸出的厲鬼們全部遣散。

若是不然,唐牧北的功德翅膀可能會誤殺。

忙活了半個多小時,123他們幾個聯手暫時將裂縫封印起來。

但畢竟不是專業人士,他們得回陰界總部報告,然後派人再來重新加固。

否則一旦對方有魔尊以上的邪魔聯合出手,還是有可能撕裂開兩界之間裂縫的。

“實在感謝各位前來相助,倉促之際也沒什麼了準備的,改天我一定登門拜謝!”醜先森掃了一眼,裂縫封印住了;邪魔殺光了;魔氣被牧店主的符寶全部吸收;就連死掉厲鬼的戾氣都被他打包帶走了。

這波操作特別給力,沒留下任何後顧之憂。

123一想他這可憐氣運,還謝啥?

有那閒錢不如多入手點改變氣運的法器靠譜哩。

所以他大手一揮,“別客氣了,我們都是舉手之勞。今天晚上最大的功臣是牧店主,我們分戰利品的時候多給他一些,就頂了你的謝禮了。

事不宜遲,我得趕緊回陰界彙報情況。

人魔兩界突然出現裂縫,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得趕緊讓陰界總部知道纔好。”

唐牧北看着靈氣濃郁的礦脈,心裏早就羨慕飛了。

再說醜先森氣運不好,人家治下還有靈石礦呢,光靠着挖礦都不愁錢花。

自己呢?

特喵的景瑤城除了有個麻煩一大堆、曾經跟奈河捆綁在一起的花川河以外,就啥也沒有了。

果然,自己還不如人家醜先森哩。

“各位前輩、店主好!”塵埃落定以後,一列巡遊鬼差姍姍來遲,“我們察覺到此地有邪魔作祟,以最快速度趕過來。承蒙各位出手相助,纔沒有造成更大損失啊。”

鬼差們打着哈哈說場面話。

白駿馳冷哼一聲,“果然同樣的世界,同樣的鬼差。個頂個聰明着呢,都等着打完了纔過來……”

“就是!”流蘇撇撇小嘴也很不滿意。

要不是牧店主這個除魔利器在,雙方不定打成什麼樣呢,等着巡遊鬼差?

醜先森估計得涼了!

“牧店主,上次一別好久不見啊!”隊伍裏突然有個鬼差衝唐牧北打招呼。

他回頭一看,“薊官?確實好久不見,挺忙的?”

“別提了,分別以後我就被抓壯丁去了,剛回來。”薊官悄聲道:“得空跟你細說,我先辦公了哈。” 巡遊鬼差接手以後,衆人便互道告辭。

凌雲劍上掛着開啓導航的手機,根據提示慢慢往俱樂部飛;唐牧北正好抓緊時間打坐養神。

從晚上十一點出發,滅龍虎宗又緊接着大戰邪魔,趕完場子天都快亮了。

“雖然累了點,但今天晚上收穫不小嘛!”唐牧北美滋滋看着心竅中沉睡的貓娘。

它周身再次纏繞了濃郁的黑色魔氣;其中還夾雜着一縷實質般的紅色,那是“自創棍法”帶來的好處。

除魔人修煉的功法能產生出血紅色的氣息,以此硃砂紅爲墨,可以勾畫練功陣法,使修煉事半功倍;自然也可以用來降魔除魔。

當然,除此以外更多的還有分紅以及除魔獎勵。

唐牧北差不多都猜到了,此次幫助醜先森斬殺邪魔這事兒上報給陰界總部,他們萬年不變的獎勵就是店主積分。

不過,其他店主其實就是靠剷除邪魔或者協助鬼差等途徑獲得大量積分的。以後唐牧北自然也不例外,即便治下沒有邪魔,也得四處找去。

否則只靠着淨化厲鬼,不定得攢到什麼時候才能開啓四層樓哩。

“終於到家啦!”唐牧北伸了個懶腰,想趁着天還沒亮透再睡個回籠覺,因此一推俱樂部大門朗聲道:“今天誰也不許吵我,我牧店主要睡到天荒地……”

話沒說完,他已經呆在原地。

俱樂部靜悄悄的,看不到一隻厲鬼;就連平時五穀打雷般的呼嚕聲都消失不見。

屋裏沒亮燈,窗外昏暗光線照進來顯得愈發靜謐。

情況不對勁!

唐牧北瞬間就用店主特權在俱樂部裏掃了一圈,陣靈小白薇也沒了聲息!

而自己全力掃描下,卻沒發現任何狀況。

艹!

跟着大部隊去滅龍虎宗老巢,誰特喵把我俱樂部給端了?

能同時制服桃娘、祁天佑、陣靈的人,還沒有造成任何打鬥跡象……難道是五品以上的高手?

關鍵是,我這段時間有樹立什麼敵人嗎?

唐牧北瞬間懵逼。

“麻.蛋!我什麼都感覺不到,甚至連對手的氣息都感知不出來,咱們好像遇到大麻煩了!”

凌雲劍話音剛落寒光一閃,突然感覺到一股沖天殺氣衝自己過來,它臨危不懼劍身猛地衝向唐牧北的身體,隨即消失不見。

唐牧北自然也在同一時刻感受到了這股威壓。

凌雲劍都感知不到的存在,妥妥的八品!

他立馬明白是誰了。

果然,屋裏燈光一亮,白鬚白髮面色陰鷙身材高大的老頭兒端坐在沙發上。

“呵呵……牧店主當真好福氣。小小三品之資居然有七品飛劍爲本命武器。”老頭兒一開口,聲音敲難聽,像是多年未曾開口一般嘶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