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桀桀,果然是狂妄啊!不要以為自己是什麼中江市第一人,就了不起了,在我鬼龍婆的眼裡,你什麼都不是!」

鬼龍婆相當不爽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不錯,鬼龍婆大人乃是天榜第六十七名的超級強者,小子跪下臣服吧!只要你願意為們島國效力,鬼龍婆大人不但不會殺你,反而還會給你一個享受人間富貴的機會如何?」

站在鬼龍婆旁邊的一名忍者,盯著林逸冷冷的呵斥道。

雖然已經過去了很多年,可是島國的戰略方針還是沒有任何的變化,畢竟他們的人口比較少,想要拿下其他國家,便只能用本地人來管理本地人了。

而林逸,在中江市的威望,地位根本無人能及,所以,便成為了他們最好的招攬對象,甚至價值還在秦芸雨之上。

畢竟錢財對於島國來說,並不是很稀缺,當年的戰爭,他們撈到了太多的好處,而且事後,也沒有什麼人找他們清算,以至於島國算是比較富有的國度。

而林逸這樣的人才,卻不是金錢就能夠搞定的,如果可以他們自然想要招攬。

林逸一聽,頓時呵呵的冷笑了起來,抬頭看了一眼忍者之後才鄙夷的冷笑道:「你一個藏頭遮面的鼠輩,有什麼資格在本少面前說話?給我滾出去!」

重生之門:傲嬌帝后哪裏跑 林逸在說道「滾出去」三個字的時候,體內那無比渾厚的靈力驟然鼓動,宛如可怕的海浪一般,狠狠的朝著那名忍者沖了出去。

「噗嗤!」

一道血箭驟然噴出。

林逸的力量何等恐怖,便是一般的靈威之境強者,也無法抵抗,更不用說,這位忍者不過是區區大師之境了,當即就被恐怖的威壓轟的倒飛了出去,一直飛出一二十米遠,才跌落在了別墅的圍牆外面。

鬼龍婆一看,眼睛頓時微微一眯,閃過一道可怕的寒光,盯著林逸冷冷的笑道:「不錯,有些實力,難怪敢如此囂張,可如果你只有這麼一點實力的話,今天,怕是依舊要死在這裡啊!」

鬼龍婆說完,緩緩起身,朝著林逸走了過去,繼續獰笑道:「對了,你那小女朋友還不錯,我對她很有興趣,你說稍後我是直接殺了她,還是一點一點的折磨她到死呢?」

「哼!老東西,真是不知所謂!」林逸冷哼一聲,不等鬼龍婆出手,便身形一晃朝著鬼龍婆沖了出去,這一下速度快如離玄之箭。

敢打他林逸女人的注意,便已經註定,這鬼龍婆是個死人了。

「好快的速度!」

鬼龍婆一看,頓時眼皮猛的一跳,而後那乾癟宛如雞爪一般尖銳的手掌猛的朝著林逸拍了過去。

「給老子滾開!」

林逸咆哮,聲如驚雷,一拳轟出。

他的拳頭一出,整個客廳里驟然颳起了一陣狂風,就像是可怕的蛟龍從水中出來,興風作浪一般。

「不對,三井一夫消息有誤!」鬼龍婆那猙獰的面容上浮現了一抹驚恐之色。

三井一夫給他提供的消息顯示,林逸不過是區區宗師之境的強者,以她鬼龍婆的實力,自然無懼宗師之境的武者了。

至於殺死龍天行,在鬼龍婆看來,這也沒有什麼稀奇的地方,實力,境界可不代表就一定是最強的。

所以在來的時候,她根本就沒有把林逸放在眼裡,可現在,林逸卻用他可怕的實力證明了自己。

這一拳上爆發出來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一般宗師之境強者能夠爆發出來的,甚至,便是靈威之境的強者,也絕對無法爆出這麼恐怖的力量。

「難道他一直隱藏了自己的實力?」鬼龍婆在心中嘀咕道。

下一秒。

林逸那可怕的拳頭便跟根龍婆鋒利的爪子狠狠的打在了一起。

可怕的力量使得林逸的拳頭就像是鋼鐵一般,打的鬼龍婆整隻手都微微有些發麻,那猙獰的眸子里更是浮現了一抹凝重之色。

「哼!我還以為你有多大的本事敢來殺我,原來也不過如此,剛好我想提升一下自己在天榜上的名次,今天就先殺了你好了。」

林逸咧嘴獰笑,而後再度欺身而上,雙拳快如疾風閃電,打的空氣不斷發出炸響,就像是有一連串的鞭炮在爆炸一般。

鬼龍婆雖然實力不俗,可是在這種絕對強大的力量面前,依舊顯得很蒼白無力。

每一次的碰撞,都讓她的手臂麻上一分,再這樣下去,她死定了。

「蛇兒,出來吧!」

一聲怒吼,從鬼龍婆的口中傳出。

而後,整個房間內腥風大作,一顆猙獰的三角形蛇頭,竟然猛的鬼龍婆的腦後沖了出來,狠狠的朝著林逸咬了過去。

「我曹!這麼大的傢伙!」

林逸一看,也是面色驟然一變,而後拳頭猛的扭轉,狠狠的打在了蛇頭上。

「砰!」

一聲可怕的悶響,那可怕的音波,直接讓周圍的杯子都炸成了粉碎。

林逸的手腕也是微微一麻,不過鬼龍婆跟那巨蛇倒也好不到哪裡去,同樣肩膀微微一晃,瞬間跟林逸分開。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另外一名忍者直到此時才回過神兒,急忙擋在了鬼龍婆的面前。

「林逸,你的實力的確不錯,竟然能夠逼的我把底牌拿出來,你雖死猶榮了啊!」鬼龍婆盯著林逸冷冷的笑道,那得意洋洋的樣子,彷彿已經吃定了林逸一般。

這不禁讓林逸眉頭微微一皺,而後,拳頭上竟然傳來了一股淡淡的麻痹之感。

「不好,這蛇有毒!」

林逸面色微微一變,急忙低頭看了過去,只見他的拳頭竟然就像是被鍍了一層淡淡的銀粉一般,閃爍著怪異的光芒。

「哈哈,怎麼樣?我這蛇兒的毒素是不是很強呢?」鬼龍婆看著林逸那凝重的神情,不禁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

正如陳美君所說,任何一個天榜的上的強者都不能小覷。

這鬼龍婆更是在天榜排名第六十七名的強者,而且多年都不曾有過變更,已經足以說明了她的恐怖之處。

「很強大的毒素,如果是一般人,甚至是靈威之境的強者,此時怕是已經死了。」林逸微微點頭,眸光凝重的說道。

「哈哈,不錯……」鬼龍婆哈哈大笑,只是剛剛笑了幾聲,她的面色就驟然一變,靈威之境都必死無疑的劇毒,可現在竟然沒有讓林逸,這麼一個宗師之境的武者死去。

「你到底是什麼人?」鬼龍婆眸光凝重的盯著林逸問道,她之所以能夠一直霸佔天榜地六十七名,靠的便是她飼養的這一條毒蛇。

甚至,為了保持這條毒蛇的野性,兇殘,她幾乎每隔一段時間,都會讓毒蛇外出吃人。

再加上她用秘法,經常餵食毒蛇一些劇毒之物,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便是天威之境的強者,一旦被沾染上這毒蛇的毒素,都會有死亡的危險。

可林逸,現在似乎並沒有事兒。

事出反常必有妖。

鬼龍婆變得有些緊張了起來。

「呵呵,我是什麼人?這還用說嘛?當然是一個無比帥氣的人了啊!」林逸甩了甩手臂,那銀白色的毒素,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

如果不是擁有神府這等逆天的玩意兒,這一次他林逸還真就麻煩了,只可惜,這點毒素對於神府來說,簡直可以忽略不計,哪怕他的神府現在還很微弱,也不過數個呼吸的功夫,便把這能夠傷害到天威之境強者的毒素驅除了。

「哼!我就不信,你能夠擋住一次,還能夠擋住十次,今天,我鬼龍婆定然要殺了你!」鬼龍婆怒吼一聲,整個人便猛的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同時,纏繞在她身上的那猙獰毒蛇,腦袋也開始輕微的擺動,死死的盯著林逸,尋找合適出手的機會。

「天帝拳,第一式……」

林逸獰笑,身上的氣勢,在一瞬間也驟然改變。

之前他雖然表現的很妖孽,可畢竟還是一個凡人。

可現在,在鬼龍婆的眼中,林逸的身形好像無限拔高,在瞬間就化成了一尊高達百丈的巨人一般,那種可怕的氣息,讓她為之心驚膽顫,甚至有種想要頂禮膜拜的感覺。

「怎麼可能,這,這到底是什麼拳法,竟然如此可怕,光憑藉氣息,便能夠輾壓我?」鬼龍婆第一次生出了一種絕望之感。

實在是林逸的氣息太過恐怖了,那似乎根本就不是她能夠承受的,纏繞在她身上的那條毒蛇,此時那兇殘,冷漠不帶絲毫感情的眸子里也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驚恐之色。

蛇有靈性。

這幾乎是眾所周知的。

雖然它現在還沒有誕生靈智,可是本能的還是能夠感受到恐懼。

「蛇兒,跟他拼了!」

鬼龍婆看著氣息越來越強悍的林逸,那怨毒的眸子里閃過一絲瘋狂之色。

多年的作戰經驗,讓她非常清楚,一旦等林逸蓄勢完畢之後,怕是會更加的可怕。

現在,才是他活下去的唯一機會。

毒蛇聽到鬼龍婆的命令,那冷漠的眸子里閃過一絲遲疑之色,不過下一秒,還是硬著頭皮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腥風撲面。

舌頭竟然有西瓜大小,可是他的軀體卻僅僅只有手臂粗細,給人一種非常怪異的感覺。

便是強悍如林逸,看上一眼,也有種頭皮發麻的可怕感覺。

大唐第一神探 「滾開!奇形怪狀的東西!」

林逸怒吼一聲,一拳落在了那帶有劇毒的蛇頭上。

「砰!」

一聲悶響,整個客廳都彷彿猛的一顫一般。

而後那怪異醜陋的毒蛇便直接倒飛了出去。

天帝拳,乃是無上神通,雖然現在林逸僅僅只是能夠臨摹其形,可那恐怖的力量依舊不是毒蛇能夠承受的。

「啪嘰!」

怪異,醜陋,讓人頭皮麻煩的毒蛇直接落在地上,發出了一聲刺耳的聲音。

鬼龍婆那鋒利的爪子此時也帶著一股可怕的腥風,到了林逸的面前,狠狠的朝著林逸的咽喉抓了過去。

「小畜生,你殺我蛇兒,我要你全家陪葬!」鬼龍婆盯著林逸,憤怒的咆哮道。

「呵呵,就憑你?再修行十年也不夠!」林逸傲然一笑,打出的拳頭,就像是蜿蜒扭曲的巨龍,驟然回防。

鬼龍婆看著林逸的行為,心裡充滿了得意之色,她常年跟毒蛇生活在一起,身上的劇毒,絕對不會比毒蛇弱,可現在林逸竟然敢用自己的手臂來擋她。

邪帝寵之驚世凰妃 這在鬼龍婆看來林逸是死定了,她的手爪有多麼鋒利,她實在太清楚了,一旦抓破林逸的手臂,就算是林逸身上有古怪也死定了。

「刺啦!」

衣衫撕裂的聲音驟然響起。

鬼龍婆那猙獰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笑意。

「老妖婆,現在都這麼高興,是不是早了一點呢?」 仙尊的奶爸人生 林逸咧嘴笑了起來,而後,拳頭驟然一變,化成了鐵爪,竟然一把抓住了鬼龍婆那枯瘦如柴,沒有一點皮肉的手臂。

「你,你的胳膊!」鬼龍婆神色大變,只見林逸的胳膊,在她鋒利的爪子之下,竟然毫髮無傷。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鬼龍婆喃喃自語道。 便是最上等的鋼鐵,在她的爪子之下,也會輕易被撕裂,可林逸的手臂,竟然連一點傷痕都沒有。

這豈不是在說,林逸單憑軀體的防禦能力,已經超越了鋼鐵?

這個想法讓鬼龍婆整個人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可下一秒,一股恐怖的力量卻驟然從她的手臂上傳來,那力量強悍到她根本都沒有辦法反抗,整條手臂就直接斷成了無數碎片。

「啊!!!」

凄厲的慘叫驟然從鬼龍婆的口中傳出。

手臂盡斷,那種痛苦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在這一刻,鬼龍婆只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五馬分屍了一般痛苦。

「我佛慈悲,讓我結束你的痛苦吧!」林逸咧嘴獰笑,一條鞭腿驟然抽出,pia!虛空炸響。

而後。

鬼龍婆整個人就像是被汽車撞飛出去的稻草人一般,無力的朝著大廳里的牆壁上撞了過去。

「砰!轟隆隆!」

客廳的牆壁直接被鬼龍婆撞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磚頭,水泥塊跌落一地。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剩下的那名忍者,此時才回過神兒。

只是,回過神的他卻像是被人施展了定身術一般,根本無法動彈。

哪怕心中已經萬分恐懼,想要逃走,可雙腿卻如同灌了鉛一樣沉重。

「是三經集團的人?」林逸走上前,白凈的大手,輕輕的拍了拍忍者的臉頰,淡淡的笑道。

「是,是,是三井一夫大人,親自,親自下達的命令,要你死的!」忍者哆嗦道,他已經完全被林逸的恐怖嚇破了膽子,根本都不需要林逸動用酷刑審問,便如竹筒倒豆子一般,老實的把一切都交代了出來。

「三井一夫?呵呵,看來我這次去找海魂花,還需要順帶去拜訪一下這個三經集團的大佬了啊!」林逸咧嘴,玩味的獰笑道。

竟然敢找人來收拾他,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你自殺吧!」林逸咧嘴宛如惡魔一般,盯著忍者獰笑道。

「是!」

忍者沒有絲毫遲疑,就像屬下在服從上司的命令一般,直接咬碎了隱藏在槽牙裡面的毒囊,而後眼睛一瞪,直挺挺的倒地身亡。

看著一片狼藉的房間,林逸不禁有些不爽的撇了撇嘴,自從拿到這別墅之後,他可還從來沒有好好的住過幾天呢,沒想到這尼瑪竟然就要重新裝修了。

給陳天行發了一條簡訊之後,林逸便開始檢查鬼龍婆身上的遺物,結果還真讓他發現了不少的好東西,特別是一枚花旗銀行的鑰匙,更是引起了林逸的注意。

到了鬼龍婆這種實力,一般世俗界的東西怕是已經很難引起她的注意了,更不用說還要把這東西藏在花旗銀行的保險柜里了。

「看來這次說不定要小發一筆啊!」林逸咧嘴一笑,大手一抖,收起鑰匙就回到了東海酒店。

這一次尋找海魂花,他也必須要做一些萬全的準備。

光是這一個鬼龍婆便已經讓他長了一個教訓,戰鬥力,他肯定是在鬼龍婆之上,可如果不是身懷神府這等逆天的寶物,說不定他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了。

所以,對於這次尋找海魂花他林逸也不敢大意,必須要做一翻準備了。

酒店內,在收到林逸簡訊之後,陳天行便開始安排十三太保前去處理別墅內的事情。

雖然他們只是十三個孩子,可是個個天資聰穎,再加上他們從小修行林逸最可怕的仙法,根本不能把他們當做正常的孩子看待。

現在,每一個人的戰鬥力都十分的恐怖,用來處理一些小事情倒是挺合適的。

「主人!」

見林逸走進來,陳天行急忙迎了上去笑道。

「嗯,這個花旗銀行的鑰匙需要去哪裡打開?」

林逸把鑰匙丟給了陳天行隨口問道。

「花旗銀行的鑰匙?」陳天行一看,頓時眼睛一亮,這把鑰匙那可就代表著一座寶庫啊!

作為曾經在京城混跡過他,實在太清楚這鑰匙的珍貴之處了。

「主人,咱們這裡沒有,不過我有特殊渠道,三天就可以把東西取回來,您看?」陳天行伸著腦袋,激動的盯著林逸笑道。

雖然他是林逸的奴才,可是林逸卻從來沒有架子,甚至在金錢方面,也從來不干預他。

所以,久而久之的,陳天行幾乎已經把林逸當成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現在林逸得到這麼一把鑰匙,簡直跟他自己得到一樣開心。

「哈哈,好,儘快弄回來,我稍後要去一趟島國!」林逸說完,給陳美君發了一條簡訊,討好了一翻之後,才告訴對方三天之後出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