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只是他還來不及開口,林逸卻已經走到了天諭書院的大門口。

「前來報名的?」

一名老者盯著林逸無悲無喜,神色平靜的問道。

「嗯!」

林逸輕輕點頭。

「去那邊測試里的天資,只有上五品的人才有資格進入天諭書院。」

老者指著遠處一件十分奇怪的法寶淡淡的說道,那法寶的材質看起來,頗有幾分像是石頭一樣的材質,整體是一個圓形的,有點農村用的磨盤的感覺,上面還刻畫著很多奇怪的符文,如果是扔在農村的話,恐怕會以為這就是一個壓麥子的磨盤。

黑袍男子,見林逸竟然直接走到了測試資質的地方去,倒是不敢在放肆了,在天諭書院能夠得到的資源很多,可是要承受的規矩也同樣很多,便是他這位天諭書院的老生也不敢在別人測試資質的時候放肆。

「瑪德,境界不高,這脾氣倒是不小,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幾品資質。」

朱長安眼睛一翻,一臉鄙夷的嘲諷道。

「哼!就他這樣的人,我看頂多也就是下五品的資質罷了!」

朱一凡也是一臉不爽的嘲諷道。

話落。

「咔擦!」

一道脆響驟然響起,只見林逸腳下的石板竟然炸出了一道道的裂縫。

「我曹!這是怎麼回事兒?」

林逸驚呆了,這東西看著質量挺好的啊!怎麼就這麼容易就炸了呢?

圍觀的眾人也全部傻眼了,這一塊兒測試資質的法器放在這裡可是足足有幾百年了,還從來沒有出過任何問題呢,可現在倒好,竟然直接裂開了。

掌管資質測試的長老一看,也傻眼了,平時他在這裡,可是悠閑得很啊!幾乎沒有任何的事情,每天就是打坐修行,拿著不菲的修行資源,可現在倒好,他吃飯的傢伙竟然炸了。

當即,這名長老便宛如鬼魅一般,帶起一陣十分微弱的清風瞬間出現在了林逸的面前。

「好恐怖的實力!」

林逸已感受到對方爆發出來的實力,整個人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凝重之色,在動用身法的時候,幾乎都會帶起狂風,特別是修為低下的人,他們在身法上的感悟並不高深,所以長長會如疾風一般從大地上肆虐而過。

雖然看起來威勢驚人,似乎非常的恐怖,可是對於自身靈氣的消耗卻嚴重到了極點,可衝過來的這位長老卻不然了,他在動用身法的時候,帶起的風聲幾乎察覺不到。 這才是真正的高手,對於自身的靈氣掌控已經達到了一個爐火純青的地步,沒有絲毫的浪費,在打鬥之中,也能夠讓自己的靈氣爆發出最恐怖的攻擊,可以說在同級別的強者中,很少有人的戰鬥力可以超過他。

「讓開!」

這名長老面色陰沉的說道。

林逸訕訕一笑,倒是沒有在廢話了,這會兒,這長老恐怕就是爆竹了,那絕對是一點就炸的主兒,他可不想自找不痛快。

見林逸退下,那名長老急忙低頭開始查看起來,結果一翻檢查之後,竟然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

「奇怪了,幾百年都不曾壞,怎麼今天就壞了呢?」

長老嘀咕了一句,隨後手臂一揮,地上的殘片直接進入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中,又從儲物戒指中重新拿出了一個新的出來,這東西在煉製初期就曾經考慮過會損壞的問題,所以煉製的有多的,誰曾想,前來天諭書院的人,竟然都如此愛惜,能夠使用幾百年已經算是不錯了。

「那個你過來,重新站在上面!」

那名長老指著不遠處的林逸,淡淡的說道。

邪王嗜寵:帝女有毒 「是!」

林逸淡淡一笑,便再度走上前開始測試自己的資質了。

所有人也都同時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著林逸。

「咔咔!」

兩聲脆響,用來測試資質的石頭上竟然又炸開了兩道裂縫。

「什麼?這,怎麼會這樣的?」

在場眾人全部都傻眼了,這東西幾百年都不曾壞一個,可林逸一出現竟然就壞了兩個?要說是質量問題,恐怕打死他們也不會有人相信啊!

朱一凡一看,也是一臉的震驚,不過這濃濃的震驚馬上就化成了激動,嘲諷,現在只要不是傻子,恐怕都能夠看的出來,這測試石的炸裂應該是跟林逸有關係了,當即上前一步,指著林逸凶神惡煞的怒吼道:「臭小子,你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故意損壞這測試石,你可知罪?」

黑袍學長見狀,嘴角也抑制不住的上揚,浮現了一抹殘忍不屑的嘲諷,冷冰冰的盯著林逸說道:「你該死,測試石乃是我天諭書院的寶貝,幾百年都不曾出現過問題,可你倒好,竟然敢接連損壞兩個,難道想要跟我們天諭書院開戰不成?」

聽著兩人的呵斥跟質問。

那名負責檢測資質的長老面色也瞬間陰沉了下去,目光不善的鎖定了林逸。

「不是,這位長老,狗咆哮兩聲,你該不會就當真了吧?是你讓我站在這測試石上的,而且我可是一點多餘的動作沒做啊!」

林逸一聽,朱一凡竟然要栽贓嫁禍他不禁有些尷尬了,急忙解釋道,好歹這次天原勝也救了他的一命,總不能一來就要跟長老動手吧!

「什麼?狗?這小子竟然敢罵天諭書院的學生是狗?」

圍觀的遊客跟學生一聽,一個個頓時瞪大了眼睛,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小子,你說誰是狗呢?」

朱一凡眼睛一瞪,上前一步咬著槽牙,無比猙獰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你別比比了,這裡不能打架,等會兒到了能打架的地方,老子弄死你!」

林逸同樣目光不善的呵斥道,那口吻,彷彿斬了這朱一凡,對他來說只不過是舉手之勞的小事兒一般。

「呵呵,好,你若是資質夠好,能夠進入天諭書院,我會給你動手的機會的。」

黑袍學長,盯著林逸怒極而笑,冷冰冰的說道。

可負責測試資質的長老卻眉頭緊皺陷入了沉思之中,他苦修百年,實力滔天,對於靈氣的運用更是達到了登峰造極的高度,這測試石畢竟是一件珍貴的法器,一般人想要破壞也沒有那個能力,而且他就站在林逸的旁邊,可以很清楚的肯定,林逸根本就沒有動用靈力。

「難道這些東西存在的時間太久了,以至於變得無比脆弱起來?」

長老皺著眉頭,忍不住小聲嘀咕道。

隨後,抬頭目光凝重的看向了林逸,收起地上的殘片,再度扔出了一枚測試石,有些不爽的說道:「你慢慢的走上去。」

「是!」

林逸淡淡一笑,而後,就像是南方人踩在冰面上一般,無比小心的走了上去,每一步落下,那謹慎的樣子,彷彿都怕踩死螞蟻一般。

可當他的雙腳都落在測試石上的時候,咔咔,兩道讓人亡魂俱冒的咔擦聲再度響起。

「瑪德,這是怎麼回事兒?」

長老一把抓住了林逸的手腕,瞪大了眼睛宛如怒目金剛一般咆哮了起來。

「我也不知道啊!」

林逸一臉的茫然,這事兒他還真是不清楚啊!

一旁的楚紅,此時卻眉頭微微一皺,盯著那名一臉憤怒的長老,沉聲說道:「這東西一般能夠測試幾品的資質?」

「呵呵,一到十品皆可以測試,你該不會想說他的資質超越一品了吧?「

朱一凡聞言,率先開口,盯著楚紅冷冷的嘲諷道。

「不錯,他的資質若是超過一品,根本不可能在這個年紀還不過是區區天命之境,我大哥的年紀根他差不多,可都已經是天龍之境後期了。」

朱長安聞言,也忍不住冷冷的嘲諷了起來。

「超越一品的存在?」

測試資質的長老一聽,頓時神情一怔,扭頭神情複雜的看向了林逸,測試石的質量他可以保證,林逸也不曾動用過絲毫的靈氣。

「難道他真的是超越一品的存在?」

這個想法頓時讓測試長老的心臟都瘋狂的抽搐了起來,平時如朱一凡這樣三品之境的都已經算的上是天才了,至於一二品,一百年也誕生不了幾個啊!超越一品的存在,那就更加逆天了,在整個崑崙虛的歷史記載上,也不過才出現過那麼一個而已,不過的確有超越一品的記載,那正是皇級資質,堪稱是所有資質中最恐怖的存在,有如凡間的帝王一般,貴不可言。

「來人,去把水晶測試石拿過來!」

測試長老深吸了一口氣,神色無比凝重的說道。

「什麼?難道這小子真的有可能是超越一品的存在?」

有人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 其他人一聽,一個個也是眼睛猛的一瞪,臉上同樣充滿了震驚跟激動,超越一品的存在,那可是傳說中的資質啊!

便是林逸自己都愣住了,盯著楚紅,咧嘴壞笑道:「難道我不但顏值逆天,這修行的資質也當真如此恐怖?」

楚紅看著林逸那壞壞的樣子,嘴角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笑容,抿嘴嬌笑道:「主人您的戰鬥力,曠古爍今,超越一品在我看來倒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哈哈,狂妄,無知,縱觀天諭書院自從誕生之初到現在,也不過第一任院長才是超越一品的皇級,就憑他區區一個天命之境的小子也敢妄言自己是皇級?」

朱一凡眼睛一翻,不屑的冷哼了起來。

「不錯,你若是真的是皇級資質,怎麼可能一把年紀了,還不過是區區天命之境呢?」

朱長安也忍不住冷冷的嘲諷了起來。

眾人一聽,紛紛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一個人的資質好壞,最直白的檢測方法就是看他的修為境界,而林逸,不管是修為還是境界,在真正強者的眼裡,都不值得一提,如何可能是超越一品的存在呢。

便是真正一品級別的資質,在林逸這種年紀,也可以輕輕鬆鬆的進入化神期啊!

「是與不是,等會兒水晶測試石拿來不就知曉了?」

楚紅眼睛一翻,一臉挑釁的盯著朱一凡冷哼道,林逸的戰鬥力,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越級而戰,那根本就是像是過家家一樣簡單,雖然他現在還不過是天命之境的修為,可便是對上姜冰天這樣地仙之境的可怕存在,都有一戰之力,這樣的境界能夠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實力,說是皇級資質,倒也不算為過。

「清風長老,水晶測試石來了。」

兩名年輕人從天諭書院內走了出來,雙手抬著一塊兒巨大透明的水晶測試石走了上來,恭敬的說道。

「好,放下,我倒要看看他的境界是不是真的那麼厲害。」

清風淡淡的說道。

「是!」

兩名學生急忙恭敬的把測試水晶放在了地上。

「你上去!」

清風看著林逸皺著眉頭說道。

「好!」

林逸淡淡一笑,便走了上去,對於自己的資質跟血脈,他的心裡也充滿了好奇,兩世為人,林逸不是小白,自然十分清楚自己的血脈之力是何等的恐怖可怕,越三個大境界而戰,光憑藉這一點,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可偏偏他卻一直無法顯聖,這個原因在上一世的時候他曾經也仔細的想過這個問題,最終的猜測便是他的血脈恐怕強悍到了一個離譜的地步,使得他根本無法輕易調動祖先之力來幫助自己戰鬥。

這次測試資質,倒是可以讓他看看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資質了。

「嗡!」

林逸雙腳剛一落在水晶測試石上,頓時就炸出了一片無比刺目的金光,宛如一枚小太陽跌落在眾人的面前一般可怕刺目。

「什麼?這,這竟然真的是皇級資質?」

周圍眾人全部都是眼睛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如此刺目的金光,除了傳說中的皇級資質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爆發的出來啊!

清風一看也是驚呆了,皇級資質,那可是數萬年都見得能夠誕生一個的恐怖存在啊!林逸的價值簡直尊貴的無法言喻啊!

「我的天啊!這怎麼可能?他,他竟然真的是皇級資質?」

朱一凡驚呆了,他的三品資質已經足以讓他成為整個家族的驕傲了,可現在林逸倒好,竟然直接來了一個皇級資質,他跟林逸之間的差距簡直大的無法言喻。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他,他一個天命之境的小子,怎麼可能是皇級資質呢?這檢測資質的水晶石有問題!」

朱長安也如遭雷擊,面色蒼白一片,搖頭,不敢置信的嘀咕道。

皇級資質啊!

那幾乎跟真正的仙人一樣,都是屬於傳說中的東西,根本無人見到過。

可現在,這傳說中的資質竟然就這麼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他如何能不驚悚呢?

「你在懷疑我的水晶石?」

清風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陰鬱之色,盯著朱長安質問道了起來。

一聲質問,落在朱長安的眼裡,卻不亞於是一道晴天霹靂,直接把朱長安整個人嚇的一抖,當場就跪在了地上。

「清風長老,長安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只是這一切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朱一凡一見清風似乎對自己的弟弟不是很滿意,頓時面色一變,急忙上前焦急的解釋道。

清風見是一名三品學生的弟弟,臉上的陰鬱之色倒是減少了一些,冷哼一聲之後,便扭頭看向了林逸,那蒼老的臉上也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盯著林逸笑道:「沒想到你竟然是皇級資質,這堪稱是萬古無一的存在,你稍等片刻,我現在去找院長,看看怎麼培養你。」

林逸微微點頭一笑,沒有說話,清風見狀急忙朝著天諭書院內部衝去,而此時,在那刺目的金光之中卻有一縷紫色宛如蟒蛇一般閃爍著,只不過此時眾人都被林逸的資質所驚呆了,倒是沒有人注意這幾那事兒。

可林逸跟楚紅卻同時見到了,金光代表的是皇級資質,那紫氣呢?

「師兄,這小子現在是皇級資質,以後定然會成為天諭書院的風雲人物,我們怎麼辦呢?」

朱一凡湊近黑袍學長旁邊,一臉凝重的小聲問道,林逸的資質實在太過逆天他根本就沒有想到。

「哼哼,天才?每年進入天諭書院的天才多了去了,可又有幾個能夠成長起來呢?」

黑袍男子話落,便轉身朝著書院內部走去,雖然他說的很輕鬆,可心裡對於林逸的存在也同樣不敢大意啊!一名皇級資質的天才,稍不留神那崛起了啊!到時候他在林逸的面前怕是只是一隻不入流的螻蟻而已。

朱一凡一看,黑袍學長都走了,急忙看著朱長安說道:「你馬上下山,那小子不能以常理看待!」 「哦,好的。」

朱一凡一聽,也是一臉慌張,他之所以敢開口阻攔林逸,正是因為林逸的修為比較低,可現在,林逸這個在他眼裡明明就是調絲一樣的傢伙卻突然變成了天上的神龍,便是他的哥哥朱長安也只能仰慕的存在,如何能夠不害怕呢?

「這就要走了?」

林逸嘴角一咧,上前一步,擋住了黑袍男子的去路,冷冰冰的質問道,他的聽力何等的驚人,這黑袍男子顯然還是沒有放過他的意思,既然如此,他林逸自然也不會放任對方離開。

「你想要怎麼樣?」

黑袍男子看著擋住自己去路的林逸,眉頭緊皺,面色陰沉的質問道。

「呵呵,跪下,道歉,可以離開,否則,廢了你。」

農門俏廚娘 林逸冷冰冰的說道,聲音不大,可是卻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口吻,彷彿,他林逸想要廢掉黑袍男子僅僅只是一句話的事兒一般。

「呵呵,皇級資質的確當世無雙,可一個還沒有成長起來的皇級資質,我黑風還沒有放在眼裡,你最好也不要給自己找不痛快。」

話落,黑風眼睛猛的一瞪可怕的殺機,恐怖的境界,有如颶風一般瞬間就在他的周圍肆虐,身上的黑袍嘩嘩作響,一頭黑色的長發更是隨風飛舞,宛如從地獄中走出來的魔神一般,桀驁不馴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呵呵,找不痛快?那貌似是你們吧!如果你實在不想跪下也行,接我一拳,我可以放你離開!」

林逸淡淡的嘲諷道。

黑風一聽,那叫一個憤怒啊!雖然他也是三品資質,可他進入天諭書院已經有些年頭了,他的修為可是化神期,他的名氣在天諭書院內同樣如日中天,可現在,竟然被一名天命之境的小子給威脅了,這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如同地上的螻蟻,對天上的巨龍說,我要弄死你一樣。

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現在,偏偏這一切就發生在他的眼前。

黑風的雙手握成拳頭,發出一陣陣嘎吱嘎吱的聲音,如果不是顧忌學院的規矩,此時怕是早就已經按耐不住心中的殺機,直接對林逸出手了。

「小子,你是在找死知道嗎?」

黑風咬著槽牙,神情無比猙獰的怒吼道。

「呵呵,你大可以出手!」

林逸一臉玩味的嘲諷道。

「瑪德,殺戮台你可敢去?」

黑風再也無法忍耐心中的憤怒,盯著林逸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