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員工A:有道理,萬一本來就是老闆給的福利,我們一問,他反悔不給了咋辦?又或者,真是老闆忘了又發了一次,我們一問,老闆覺得這種事丟臉不好意思,也不好不是,好的,我決定了,就收著叭!

然後下面一水的贊同。

……

林清茶洗漱收拾了一番,喊上妮娜,又清清爽爽出了門。

在妮娜的推薦下,又嘗了一家餐廳的美食后,看了看今天展映的電影安排,又跑去看了一場電影,還碰見幾個昨天來看過她短片的電影人,他們看起來對她觀感還不錯的樣子,還一起聊了幾句。

對於她與戛納的緣分來說,這是一個不錯的發展。

看完電影離開,還有些時間,林清茶詢問了一下戛納品質比較好的葡萄酒去哪兒買之後,又跑去把送給金依的禮物買好,才回酒店。

回到酒店,網上購買後天回去的機票,不過最近的機票似乎有些緊俏,她買到的時間點並不是很好,到達時間是國內的凌晨一點,這個點也回不了學校,定個酒店住一晚?

林清茶將行程發給侯嘉石后,又跟金依說了一聲,至於藺時,總覺得以兩人現在的程度,就彙報行程也有點怪怪的吧,回去了再告訴他好了。

金依很快回了過來:「凌晨一點到,學校回不了,來我家住啊!後天周末,我可以回家,我爸媽又不在家嘿嘿~」

「哪我就去蹭住咯!」林清茶也不跟金依客氣了。

侯嘉石那邊接到消息,又嘖了一聲,把林清茶凌晨一點到的消息告訴了藺時。

「表現機會啊,小時。」

藺時看到侯嘉石發來的消息,又看了看林清茶的聊天界面,清茶並沒有給他發。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兩位不同風格的華國美人坐在一起安安靜靜的進食,在餐廳眾人眼裡是一副很養眼的畫面,雖然為了保持禮貌,大部分人都不會總盯著,但還是會引得不少人側目。

于靖放下餐具的時候,林清茶也剛好吃的差不多。

當林清茶放下餐具時,于靖也剛好細緻的擦完了自己的手和嘴,但她並沒有立刻離開,反倒是坐了一會兒,在林清茶也全都弄好之後,才悠悠起身。

兩個人一同走出餐廳,又一起走了一小段路,沒有任何言語,就只是專心走路的樣子。

直到兩人的路出現分岔,于靖才偏頭對林清茶道:「再見。」

林清茶露出笑容道:「再見。」

回到酒店,想到于靖,她暗暗感嘆了一句,縱使已經四十幾歲了,但依舊非常有魅力啊……

洗漱一番,突然一下閑了下來,林清茶還真有點不習慣,想了想,乾脆挑了一部于靖早期出演過的電影看。

這部電影的時長將近三個鐘頭,對於林清茶來說,剛好夠讓她度過這段清閑時光。

她靠在床邊,將電腦放在腿上,就這麼看著,今天讓她愈發有些想了解,年輕時的于靖究竟是如何的風華。

電影看到快三分之一的時候,于靖的角色才出來,她飾演的是一個【妓】女,但並非一個嬌弱只能靠賣笑為生的女人。

出場的第一面,她就敢為了拒絕被幾個男人圍著逼酒而從四米高的樓上一躍而下,被人接住后,還能回過頭對著樓上的男人大罵王八蛋。

一看便知是一個潑辣而勇敢的人。

可隨著劇情的遞進,林清茶一層層深入了解她飾演的這個角色,卻發現,潑辣與勇敢只是她性格中最外面的一層殼,這個女人就象一團最為熾熱的火焰,為了自己最為渴望的生活與愛情,她步步為營,潑辣與勇敢的外殼下,是縝密至極的心思與無比過人的膽魄。

可是,當林清茶從這個電影中看到她的內心的時候,也已經是她離開的時候了。

電影的她,不是個完人,她聰慧,機敏,勇敢,烈性,也善良寬容但她同時也有著陰暗面,她雖善良,卻不是菩薩心,她也小氣,也記仇,欺負過她的人,她也一定要對方吃吃苦頭。

這是一個非常完整的角色。

當片尾曲響起,林清茶心頭有些壓抑,這樣一個烈性的女子,最後的結局卻是絕望而悲壯的選擇自我毀滅。

她敢傾家蕩產為自己贖身,敢不管不顧沒有任何承諾的跟了一個自己認定的男人,敢身懷六甲在自己的男人被圍毆的時候上前對抗,敢在自己男人身陷險境的時候拖著剛流產的身子去為他周旋使手段,也敢面對無數人的詆毀,可最終,她所有的勇敢都在自己丈夫的詆毀與揭發中粉碎,他做的所有都是為了自己的丈夫,可她的丈夫卻為了活命,而出賣了她,到終了也沒有落得一個好。

只因為,她的一切,錯付良人。

林清茶合上電腦,此時夜已經很深了,她靠著床,想著那個角色卻是沒了睡意。

雖然角色的性格並不一定能與演員本身性格掛鉤,但林清茶卻覺得,能將這樣一個角色演至如此深刻的于靖,本身必有一部分與這個角色相像。

林清茶緩了良久,緩緩吐出一口氣,又把剛剛合上的電腦重新打開,給剛剛那部電影寫了一篇影評,當然,整篇的重點都被她主要放在了于靖飾演的角色上。

寫完她打開微博,又將這篇影評放了上去。

正常情況下,她發影評,活躍的粉絲不會太多的,只有一些會在下面討論,而且現在國內的時間,大部分人應該還在睡眠中,可今天她影評剛發上去,微博的點贊和評論瞬間蹭蹭的漲。

???什麼情況?

她稍微看了一下評論——

「什麼情況,立青姐姐關注了林清茶,然後林清茶又發了篇立青姐姐以前電影的影評?」

「立青姐姐一個都不怎麼關心微博的人為什麼會突然關注林清茶?」

「哦豁,難不成立青姐姐也要出演林清茶的電影?」

「不可能吧,林清茶現在主角人選不是全都公布了,立青姐姐還能去給她的電影演配角不成?」

「我也覺得不可能。」

「話說,立青姐姐不是這次戛納的評委嗎?然後林清茶又在參加戛納……」

「難道是立青姐姐很欣賞林清茶,所以關注了她,還是說,這次導演雙周,林清茶有可能獲獎?」

重生八零:醫世學霸女神 「之前不是很多大V都說過了,這次林清茶几乎沒有獲獎的希望嗎?」

「之前是之前,現在是現在,有立青姐姐欣賞和沒有立青姐姐欣賞能一樣嗎?」

……

所以,于靖關注了她???

林清茶連照出於靖的微博,看了一下她的關注,總共也才那麼四十幾個,最新的一個,正是自己。

她驚了一下,連忙回關。

別說網友們疑惑于靖為何關注她了,她自己也很疑惑。

縱使下午吃了個飯,聊了幾句,但看不出於靖對自己有什麼特別之處。

正因為這樣,林清茶並沒有在微博上作出任何錶示,正常是怎樣還是怎樣。

于靖那樣的人,大概不會喜歡被蹭熱度或者被拿來做文章。

林清茶還特意給侯嘉石留了條言,讓他一定不要讓人用這事兒來給電影做宣傳。

想了想,她又將疑惑給藺時發了過去,過了一會兒,她才躺下,在各種思緒中緩緩進入夢鄉。

……

又是一天戛納的清晨,頒獎就在明天,所以今天,林清茶依舊是清閑的一天。

坐在床上滿足的發了一段長長的呆,然後不急不緩的漱口,洗臉,出門吃早餐,享受一天美好的開始。

昨天發給藺時的疑惑,藺時也回了過來,他跟于靖沒有太多接觸,但也聽說過一些,他說于靖做事一向隨心,讓她不用深究于靖關注她的原因,就保持正常就好,這件事,不管怎樣,也是件好事。

藺時的想法與她本身想法倒是一樣。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縱然這事兒在網上引發了眾多討論,畢竟于靖在影壇的地位在那兒,不過林清茶和于靖兩邊除了互關以及林清茶的那一篇影評后,再沒任何舉動,風平浪靜。

反正林清茶不看消息就當作什麼也沒有發生,想起自己答應的給侯嘉石帶酒,就想著,順便給李東和劉州也各帶一瓶好了,自己也有些時候沒有去過劉州那兒看看了。

想到這兒,林清茶就又想起,林百折的忌日也到了,她現在好歹佔了林百折女兒這個身份,雖然被坑的挺慘吧,但也該去看看了。

林清茶喊上妮娜,又去了上次去的酒庄,挑了三瓶紅酒。

兩瓶回去送人,一瓶自個兒喝。

不是都說了要她放鬆嘛,那她就好好放鬆放鬆好了,她拉著妮娜又一起去了海邊,看著海,喝著酒,再來點海鮮,聽著海邊抱著吉他的男孩兒對女孩兒唱著情歌,美哉。

不過林清茶心裡還是有數的,雖然喝酒,但也是按著自己酒量來的,絕不多喝。

大概是來這個世界久了,接觸酒的時間比曾經的林清茶多了許多,這具身體的酒量比她剛來不久的時候,好了一些。

時間越接近晚上,海邊愈發熱鬧,林清茶和妮娜兩人進了一家餐廳,餐廳中央有一個小舞台,放著一架鋼琴,有人在上面彈唱著。

大概是被氣氛所感染,再加上喝了點酒,妮娜想起自己即將要到來的婚禮,以及新生活,感到有些興奮,她忽然離開座位跑到那個小舞台上,問自己能不能點一首歌唱。

舞台上正在彈唱的男士欣然同意。

妮娜唱了一首輕快的法語歌《Madouce》,意思是,我的小甜甜,咳。

林清茶雖然不太懂法語,但她聽過這首歌,也知道這首歌歌詞的意思。

在我的魔術師禮貌里

藏有萬靈藥的粉末

還有幾顆棉花糖,兩三隻兔子

有了這些我心裡踏實自在

我在你手心的紋路里讀出

我們將分擔彼此的憂愁

分享調皮的笑容

……

這是一首非常甜蜜的歌曲,歌詞表面意思是講一個滑稽戲演員對自己心愛的女孩兒示愛。

縱然妮娜的歌唱水平很一般,但她懷著甜蜜欣喜的心情一句句唱出來,在場所有聽到的人也忍不住露出笑容。

林清茶托著腮感受著周圍歡快的氣氛,也覺得,真好。

最後兩人一同回到酒店,妮娜雖然沒有完全醉倒,但是讓她一個人這樣回去也不太放心,後來還是喊來了她的未婚夫威爾來接她。

一看到威爾,妮娜就忍不住笑了起來,起身快步走了過去。

威爾拉住妮娜的手,向林清茶道了個謝,帶著妮娜離去。

林清茶洗了個澡出來,心情也自在許多,想起妮娜唱的那首歌,林清茶笑了笑,打開微信,也給藺時哼唱了一段。

哈,明天早上他聽到的時候,會是怎樣的心情呢?

啊,不過也有可能,他沒有聽過這首歌。

但那也沒關係啦,這麼輕快的調子,他早晨起來聽到,應該也會開心的吧~

帶著愉悅的心情,林清茶上床之後很快進入睡眠,並且做了一個很美的夢。

第二天,林清茶帶著飽滿的精神去參加戛納頒獎典禮,雖然這次這個典禮跟她沒什麼太大關係,但她應該去。

妮娜也跟著進入了會場,但她不能在觀眾席就坐,只能自己找個地方待著,但她並不在意這些,她只想看威爾能否拿到他夢寐以求的獎項。

林清茶這次一個人坐在觀眾席,坐在附近的有幾位華國電影人,雖然並不熟,但還是相互打了招呼。

這次的她比上次坐在京都大學生電影界頒獎現場還要輕鬆,因為沒有壓力,她至少稍稍保持自己不要露出什麼醜態就好。

聽著戛納的各獎項的獲獎結果一個個公布,林清茶之前做過的猜測,有些對了,有些沒對,比如導演雙周單元的藝術電影大獎,最終花落傑頓·瓊斯家,這個林清茶猜對了。

但這些獎項中,都還沒有聽到威爾的名字。

林清茶這個位置是可以看到威爾的,他坐在林清茶的斜側方不遠。

她能夠看出,威爾現在的表情緊張到有些綳的不自然。

林清茶看了幾眼就收回目光,還有最後幾個獎項,林清茶淡淡看向台上頒獎的主持人和影星,又一個獎項結果被公布,依舊沒有威爾的作品。

最後還剩幾個最為重磅的大獎,現在威爾只剩兩種可能,要麼獲得那幾個最為重磅的大獎中的至少其中一個,直上雲端,要麼,顆粒無收,落得陪跑下場。

雖然林清茶自己也是陪跑,但至少她早已知道這個結果,沒有任何期待,相反,威爾對此次拿獎抱的期待極高,更何況還有妮娜在現場看著,若是陪跑……

又是幾個大獎宣布,只剩最終大獎了,到現在為止,依舊沒有威爾的名字出現。

林清茶又看了威爾一眼,他看起來依舊沒有放棄希望,反倒是愈加期待與緊張了。

「此次獲得金棕櫚大獎的是……」

有令所有人焦急的幾秒停頓,頒獎人看了在場眾人的表情一眼,最終笑著說出了影片的名字。

然而,依舊不是威爾的電影。

威爾一下子像泄了氣一樣坐在原地,直到頒獎典禮結束,他看起來精神也不太好的樣子。

結束后,妮娜找到了威爾,直接抱住了他,什麼也沒說。

林清茶在不遠處看著他倆相擁,良久,兩個人才分開,威爾也什麼都不想說的樣子,直接往會場外走,妮娜快走了幾步,追上了他,緊緊牽住威爾的手,就像昨天威爾帶妮娜回家的時候,第一時間牽住她的手一般。

林清茶不知道他們之間還會發生什麼,但希望這次陪跑不會為他們馬上到來的婚禮蒙上一層陰影。

戛納結束的第二天下午,林清茶就要離開,中午的時候傑頓·瓊斯請林清茶吃了一頓飯,在場還有其他幾位戛納知名的電影人。

雖說是為了慶賀傑頓·瓊斯拿了導演雙周的大獎,但也將林清茶稍稍帶入了屬於戛納電影節的這個圈子。 還好這些人大多還是說英語的,聊的也基本都是電影以及電影圈的事兒,知道的林清茶就接接茬,不知道的就安安靜靜聽著,跟眾人聊的倒也還不錯。

因為下午的飛機,林清茶跟他們一起吃完飯,聊了這一會兒,便看著時間告辭離開。

離開前,傑頓·瓊斯紳士的與林清茶輕輕擁抱了一下,道:「聽說你的新電影正在籌備,期待明年的戛納還能再看到你。」

林清茶微笑道:「謝謝,我也這樣期待著。」

直到離開,妮娜也只是發了一條一路順風的信息,再沒任何消息,也沒有出現。

林清茶也沒有多作打擾。

坐上飛機,返回國內。

因為到達的時間與藺時排練的時間相撞,而現在又是演出前最緊張的排練時間,所以他跟林清茶說了一聲,並未來接,不過讓尤俞來接了。

坐上尤俞的車,林清茶笑道:「麻煩你了。」

「麻煩倒不麻煩,反正我最近也清閑,來接你也安了藺時那傢伙的心。」尤俞開著車有些弔兒郎當的笑著。

單這麼看,還真看不出他那金牌經紀人的風采。

尤俞把林清茶送回了學校,然後離開。

林清茶已經跟金依聯繫過了,這幾天她依舊不在學校,而是正進行著進組前的魔鬼訓練,苦不堪言。

她一想起金依對她的哭訴,雖然她應該同情的,但還是忍不住想笑……

「嚶嚶嚶,你說我做個演技派容易嗎我,被我家老頭請的老師各種折磨,他們還說我文化底蘊不夠,讓我多看看書,還要檢查!感覺回到了高中……」

「然後練形體的老師還讓我學跳舞,拉韌帶也好痛哇,哇的一聲哭出來!」

「而且我跟我家老頭哭訴,他不心疼我,還笑,說是我自己想要做演技派的,多受點折磨應該的!」

「我懷疑的其實不是我家老頭親生的,是撿的!」

……

總之,在她這次進組之前,林清茶和金依可能都沒什麼機會見面了。

不過,金依還是給林清茶送來一個好消息,之前說了要給她找的搖滾樂手已經找到了,聯繫了幾個都有這意向,留了聯繫方式。

跟金依聯繫的時候還在戛納,林清茶當即就把聯繫方式發給了侯嘉石,這會兒也不知道聯繫上沒。

話說,明明她們現在還在大三,正常學生這個時候還在準備期末考試,舍友們都還聚在一起,每天見面,但她宿舍這幾隻,包括她,比正常學生都要先走了一步,已經跨出校園了。

走到宿舍樓,提著箱子爬樓,走到宿舍門口,林清茶沒想到的是,宿舍這次竟然有人,還是倆。

「難得啊,我還以為只有我一個人在~」林清茶推著箱子進門,淡淡笑著道了句。

肖思卉坐在自己位置上也聳了聳肩:「確實難得,最近稍微清閑一點,回來把該補的課補上,免得明年沒法兒正常畢業臉都要丟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