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這是一個奇怪的組合,相信無論放到誰的面前都會這樣說。當好、紗織、衆黃金哥哥們與安娜一行人一起踏入帕奇村的時候,我們可以想見着回頭率有多高。

首先一個在這裏幾乎人人都認識的僞正太大陰陽師一隻,以及人人都不認識的僞少女女神一隻,一羣號稱大地上最強戰士實則堪比頂級偶像的美男一羣,女王系蘿莉一隻,正牌蘿莉一隻,綿羊狀正太一隻,bt兩隻,還有……不明生物一隻……“喂!什麼叫不明生物!!!”真太大叫道。某鬼兩手一攤,望天道:“明明就是豆丁一隻而已~~!”

就這樣,當他們一踏入帕奇開始,憑着好的超高人氣,他們就這樣在回頭率99%剩下一個是瞎子的狀況下,聞名了整個帕奇。

紗織擡頭看着那個被稱作“偉大精神”的東西,她微微勾起嘴角,平淡的眼神中,但這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事實上紗織已經不記得自己到底有多久沒有再去看過這個由她和墨涅莫西娜在普羅米修斯的協助之下所創造的東西,一直以來它都是按照它自己的意志去行事一般,衆神一直默許着它的一切行動。

在紗織眼中,無論人類把它稱作什麼,事實上這個東西就如同一個筆記本似地,就如同她不明白人類爲什麼要爭奪這種東西……

實現願望嗎?可是即使是衆神想要實現自己的願望也得依靠自己努力……

紗織不明白,何時這個超級“筆記本”何時有了實現一切願望的能力……

“偉大精神”,這是這羣通靈者們對它的稱呼,因爲說簡單一點,它也只不過是一個超級龐大的靈體而已。是的,它是個靈體,因爲最初他們就是這樣設定的,所以在最初纔會選擇找來普羅米修斯幫忙,因爲他是靈魂的雅佩託斯之子。自從宙斯把對抗他的提坦神們全部鎖入了塔爾塔羅斯之後,普羅米修斯成爲了這個大地之上爲一個懂得如何製造靈魂的神。

但是,這些被創造的生命是沒有智慧的,普羅米修斯很清楚他們的靈魂之中缺少了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所以普羅米修斯第一時間想到了自己的好友——雅典娜。那是,還身爲雅典娜的她看見剛剛被創造出來的人類是喜歡的,所以她爲人類吹了一口氣,賦予了他們智慧,從此人類擁有了智慧……

“任何美好的事物和美妙的秩序都有終結的一天,因爲在他們身上也有早晨與黃昏。”

這話說的不錯,任何事物都有其終結的一天,普羅米修斯很清楚,人類終究會死的,正如他們的靈魂也終究會消散一樣。當一個靈魂經過無數次的輪迴轉世之後,他的靈魂終究會走到終結,正如同總會有新的誕生一樣,這就是自然的循環。

所以這個“偉大精神”誕生了。這個承載着這個世界所有記憶與智慧,能夠看見歷史與未來,靈魂的誕生地與終結之地。在衆神的祝福下,它誕生了……

而如今墨涅莫西娜已經很少出來走動,幾乎總是跟繆斯們在一起;而紗織最後一次見到普羅米修斯的時候,那時他正要前往塔爾塔羅斯,事實上至此之後,紗織再也沒有見過他;而如今的自己,正待在大地之上,與人類同在。

紗織知道,如果是墨涅莫西娜她一定又會笑自己在做無用功了,因爲人類終究是會滅亡的。是的,任何東西都有他終結的一天,這即使是人類也不例外,可是如果人類毀滅,那麼罪魁禍首一定還會是人類。這早就不是神話時代了,該決定人類命運的,早就不該是衆神了,而該是人類自己……

紗織靜靜的微笑着,看着這些從神話時代開始,就一直伴隨她走過來的人類……雖然人類有無數的缺點,可是她依舊喜歡人類,因爲這些少年們早就讓她看到了人類的美好。天下從來沒有什麼是完美的,正如這些人類,雖然帶着無數缺點但是卻依舊美好……

其實紗織很清楚,人類早已不再需要神明……

……

“紗織,剛剛我們看到的那是什麼啊?”米羅疑惑的撓撓頭,問道。

“那隻不過是偉大精神裏的一部分記憶而已。”好輕鬆地笑着道。

“我在問紗織,關你什麼事?”米羅沒好氣的道。

“而且,不想笑就不要笑,掛着一副現在這樣的假笑讓人看着不舒服。”卡妙也冷冷看了好一眼,這個僞少年臉上的笑容真是讓人覺得十分不舒服啊!

於是好臉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了……

與人打口水仗,顯然這並不符合好的審美觀,不過真的打嗎?他突然想起,一次與紗織玩笑中曾經說到的話……顯然這羣年輕人都是她的人,如果自己真的動他們的話,暫且不提誰贏誰輸,他相信不論什麼結果,這個女人都是一定會拿那根黃金杖捅自己的。至於那根黃金杖的威力麼……顯然他是見識過了……

他很清楚,衝動不是自己的風格,首先他需要的是冷靜。當然火靈也需要,或者自己可以考慮暫時讓他充當一下水靈……火靈變水靈的具體過程,請參見好大人的五芒星,五行相生相剋理論

紗織微笑着,深深的掃了一眼自家的黃金哥哥們在看看好……好吧,誰能告訴她,爲毛自家美男們的態度這麼不好啊?某非這個好已經不得人心到這種程度了?顯然不是因爲這個原因,紗織很清楚,如果他們真的討厭好的話,那就不是這麼簡單的坐在一起吵吵鬧鬧就能解決的問題了。前兩天紗織還沒發現有這種狀況,顯然那一定就是在這兩天發生了什麼……

“你們所看到的東西應該每一個人都不一樣吧!”紗織沉澱了一會,看着眼前顯得偌大的“偉大精神”,道,“其實那隻不過是這個世界的一段記憶而已,因爲你們的靈魂在那一瞬間於他產生了共鳴,所以你們才能看到一些東西,畢竟那是記載了世界誕生至今的所有記憶與一切知識的東西,同時也是靈魂的誕生地,也是靈魂的最終歸宿。”

卡妙有些疑惑的看着紗織,問道:“靈魂的最終歸宿?”如果那是靈魂的歸宿,那麼冥府呢?他有些不解。

紗織笑了笑,道:“不一樣的。那是靈魂的誕生地,也是歸宿。當你一個靈魂不能再停留在世間,也無法在繼續轉世的時候,他們就會去到那裏。而冥府用通俗的語言形容的話,就像一箇中轉站,所有的靈魂將在那裏爲自己生前的業債付出代價,並轉世的一個通道而已。”

某女神說着,停頓了一下,顯然有些話她並沒有說出來,其實冥府從來都不是靈魂的誕生地,而創造靈魂其實原本就是神的工作,不過很顯然你不能指望一位不朽的神明會永遠在做着同樣一件事,即便那件事是他的責任,因爲神明也會厭倦的。顯然“偉大精神”這種東西就是她與墨涅莫西娜還有普羅米修斯三人的偷懶工具而已。

穆淺笑的臉上帶着溫和的表情,他帶着深意的眼神看着紗織,問道:“這麼說我們之前所看到的就是與我們自己靈魂有關的過去嗎?”

紗織看了他一眼,道:“說的沒錯~!不過我很好奇你們到底看到了什麼?”

阿魯迪巴最先撓撓頭,一臉爽快的大笑道:“哈哈~~!怎麼說呢?我看到了很多東西!一時也說不清啊!”

命定限量版壞首領 穆的笑容有些僵硬,他似乎有些尷尬的道:“我感覺自己像剛剛做了一場免費的環球之旅。”好吧,他不懂自己爲毛會看見這個?這難道又與前世有什麼關係麼?他只覺得眼前的景物在快速掠過,耳邊是呼呼地風聲,自己就彷彿是在飛奔一般。

艾歐里亞大大咧咧地笑道:“我看到的是森林,還有很多穿着古代盔甲手持長劍的戰士。”

面對紗織的好奇的目光,沙加的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閉着眼睛,似乎淡淡地道:“生老病死人生百態,那隻不過是另一個人的人生。”可是事實上沙加並沒有說出來,他清楚的知道那是誰的人生……沙加閉着眼睛,一臉的深意,讓人看不清楚。

而米羅的表情顯然並沒有比沙加好多少,他糾結般一臉深意地道:“我該說我看到了動物百科圖鑑嗎?可是裏面似乎也有不屬於動物的生物啊!”於是米羅繼續糾結中……

“我看到了古代的戰場,雙亡列陣而對,兩名大將正在決戰,一個躲過長矛的攻擊,另一個卻不幸被長矛擊穿了盾直插在腿上,頓時鮮血直流……”修羅沉默了一會,不等紗織發問,他便主動問道。

而阿布羅狄抿了抿嘴,低着頭,似乎毫不在意的道:“我只是看到了一個開滿各式各樣的花,如夢幻般的花圃,還有花圃中的一個吹着金色長笛的少女。”阿布羅狄很清楚,自己似乎知道那個少女的身份,可是……他沉默了一會,看着看着紗織,最終又低下頭去……

當紗織的目光落在一陣沉默的撒加身上,撒加又是一陣沉默,他深深地看着紗織,最終嘆了一口氣,道:“我看到了茫茫的海,還有一艘巨大而華麗的大船,在船的桅杆上還有這一塊會占卜的木板,而在船的最前端還有着女神的雕像。”撒加說着,停頓了一會,似猶豫一般看了一眼加隆,又繼續道,“在甲板上,有一對雙生子,而我通過他們的眼睛看到了一個站在他們身邊的高大強壯的俊朗男子,還有獨自坐在船頭看着日出的女神大人……”

“我?”紗織似乎有些驚訝。

“是的,雖然是紫色的長髮,但我相信那確實是您。”撒加似回憶一般,帶着如旭日一般溫暖的笑容,道。撒加半垂着眼眸,回憶着剛纔看到的一幕,那是那麼的真實……坐在船頭的女神沐浴在陽光下,出神的望着遠方。一個與似乎與女神熟識的強大男子,而他們似乎只能不知所措的在一旁看着……

紗織看了一眼撒加,又看着加隆問道:“加隆,你也一樣嗎?”

加隆撇過臉去,默默地點點頭。那一幕讓加隆感到不爽,爲什麼他會覺得自己像那雙生子中的一個,而那一刻他卻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這一幕,看着那個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女神。可是他卻很清楚,其實女神早就坐在那裏,可是那個男人卻能看見她,自己的兄弟能看見一個模糊的身影,而自己卻不能……

紗織陷入了一陣怪異的沉默,她複雜的看着撒加與加隆,金色的眼中是一片深意。她似乎再次看見了,看見了曾經站在自己面前的一對雙生子,其中一個是於自己有着一半的血緣關係,而他們的初次相識正是在那艘船上。雖然那艘船在後來也曾爲了聖戰而使用過,但那時聖戰還並沒有開始……因爲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當宙斯要把這一對兄弟的形象放在天空之上的時候,那時紗織還記得,是自己親手把他們放在了天空……

當在自己爲與奧林帕斯的神殿之中,兄弟中那個於自己有着一半血緣關係的哥哥親口告訴自己,他決定於自己的弟弟永遠在一起的時候,她什麼都沒說,只是祝他幸福,因爲他們是自己的朋友。正如她知道,自己的朋友無論什麼身份終歸都會離去,而最終又只會剩下她獨自一個人……

她沉默了半天,帶着一臉深意,最終走到撒加與加隆的面前,她深深地看着他們,伸手撫摸了一下撒加與加隆的臉龐,有些出神一般不知在想些什麼。半晌才緩緩道:“竟然會是你們……波呂丟刻斯和卡斯托耳……”

波呂丟刻斯和卡斯托耳啊,沒想到真的會再次遇上你們……即便當年你想我許諾你們一定會回到我身邊時,我也不曾相信我們真的會再次相遇……

此刻的紗織是百感交集的,她突然回想起終葵月在另一個世界所看到的哪一部書中的記載,如果她們沒有來到這個世界,沒有進入城戶紗織的體內,那麼這一對兄弟所再次將面對的一切……

一切其實冥冥之中早已註定,其實命運就是十字路口,面對早已註定的不同未來,你所需要做出的只是抉擇而已……

……

“那麼,卡妙!你又看見了什麼?”紗織問道。

卡妙看着紗織默默的垂下眼眸,最終什麼也沒說。紗織看了他一眼,也同樣什麼也沒問……

她不知道卡妙到底看到了什麼,到底什麼讓卡妙甚至不願提及,不願讓人知道?

紗織不知道,如果你不願意說,那麼久不說吧!她從不勉強任何人……

……

作者有話要說:這一章其實是昨天就該發的,可是瓦拖到了今天……瓦有罪啊……

好吧,昨天下午發的章節,結果今天一看,到現在目錄裏仍然沒有,於是點一下修改章節,它就出來了……jj這抽的還真是……

雖然晚了幾天,但是還是祝大家聖誕快樂撒~~~~

卡妙與米羅~~~!

有愛的雙子兄弟~~

羊羊穆~~~~真是毛絨絨圓球球啊~~~~~

木要霸王撒~~~!

5555555~~~!被霸王鳥……蕭索啊……淒涼啊~~~~!

於是……

猜會怎樣對待霸王?

嘿嘿嘿嘿嘿嘿~~~~~~~~~!!奸笑……

堅決抵制霸王~~~~吼吼吼吼吼~~~~~ 卡妙看着紗織摸摸的垂下眼眸,最終什麼也沒說。紗織看了他一眼,也同樣什麼也沒問……

她不知道卡妙到底看到了什麼,到底什麼讓卡妙甚至不願提及,不願讓人知道?

紗織不知道,如果你不願意說,那麼久不說吧!她從不勉強任何人……

……

打量着眼前的帕奇選手村,事實上紗織實在是不知道改成他們爲帕奇選手村還是帕奇商業一條街的好。狹窄的街道上到處都遍佈了小商品店、快餐店、酒館之類的東西。

紗織瞥了一眼好,問道:“好,帕奇真的有窮成這樣嗎?”

好聳聳肩,一臉無辜地道:“要知道,主辦一項大型賽事是需要花錢的!”事實上他必須的承認,五百年前這些東西還是很好賣的,可是他們竟然能把同樣的東西就這樣一直買了五百年。這還真是……好的腦袋上不由滑下了一派黑線……

“說的也是。”紗織贊同的點點頭,顯然對此紗織也深有體會,不論是組織一場大型賽事或者是戰鬥,都是一樣的耗費資金啊~!果然浪費資源是可恥的麼?她想着,不由扭頭仔細的環視着自己身邊的衆黃金哥哥們,依舊無比閃亮的美男們環繞着她,事實上紗織很清楚,自神話時代開始就有多少女神曾經嫉妒過自己……誰叫她的黃金聖鬥士中專出美男呢?好吧,其實她也不明白爲什麼會是這樣。不過放着資源不利用應該就屬於浪費吧……紗織這樣想着……

忽然她抿着嘴,美麗的臉龐上勾出一個怪異卻誘惑的笑容,紗織別有深意地笑着看着黃金哥哥們,道,“或者咱們也可以試一試?”

衆黃金哥哥們的臉上不意外的掛滿了疑惑,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不太明白女神大人到底想做什麼?

紗織掃了一臉疑惑的他們一眼,笑眯眯的從一旁的喀裏姆的攤位上拎起一個帕奇十二祭司人偶,道:“其實我也沒打算做什麼,只不過是利用資源而已~!”

“利用資源?”迪斯挑了挑眉,似乎不太明白他們聖域有什麼資源可以利用,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他們聖域可一直都是自給自足的。

紗織抿着嘴,眼中是掩飾不住的笑意,道:“你們不就是我們聖域最好的資源嗎?最初我們就可以從手辦開始,可以根據材質不同、大小不同,推出各種系列的聖鬥士模型。”

(-_-|||)撒加一頭黑線的看着紗織,嘴角不由抽了抽,道:“紗織,我們聖域很富有,那都是從神話時代積累到現在的財寶。”

紗織毫不在意地道:“這不一樣,我這叫做合理利用資源~~!滿足廣大聖鬥士fans的需求~!”

“需求?難道那種東西也會有人要嗎?”加隆不削的瞅了一眼紗織手中的東西,道。事實上這種東西送他,他都不要。

“親愛的,我想你們實在太小看自己的魅力了~!”紗織看着他們,神祕一笑。

“咳咳~~!紗織,我支持你!如果出版記得給我一套!”安娜拍拍紗織的肩膀道,於是第一個贊成者出現。

“我也要~!”玉緒瞅了一眼黃金哥哥們,低着通紅的臉蛋,小聲道。

於是衆黃金哥哥們集體嘴角抽了抽,好吧!原來還真的有人要……

“紗織,您真的確定嗎?”衆人黑線狀問道。

“那當然~!現在這個社會,商業化是趨勢~~!”紗織點點頭,一副你在說廢話的模樣。

“好吧……這到底是誰教您的?”

“城戶光政。”

好吧,該死的城戶光政,下次不要讓他們遇見你!!

……

【以下是抽風小廣告時間:

從現在開始,我們古拉杜財團將與希臘聖域聯手推出全系列聖域周邊產品,其中產品包括:聖域全景模型,十二宮全景模型,全套88星座聖鬥士系列,白銀聖鬥士系列,黃金聖鬥士系列。以及限量版的黃金聖衣系列、黃道十二宮系列、黃金聖鬥士真人同比例系列,全套還同時推出88星座聖鬥士寫真集。如購買限量版還同時可以獲得相應星座聖鬥士簽名照一張,如一次性購買全系列還將獲得特別大禮——聖域一日遊的機會。

機會難得,不可錯過,請大家抓緊時間,欲購從速。

聯繫電話:1234-10001000?? 郵購網址:.xxxxxx.

聯繫人:城戶紗織

(話還沒說完,突然不知何處來的一個“銀河爆裂拳”,結果所有周邊、手辦全部化爲粉末,十二個面色發黑的身影站在紗織身後,於是咱們的女神紗織童鞋華麗麗的被人拖走……)

至此,廣告時間終了……】

……

“啊!那個不錯啊~!”安娜突然一眼瞥見一旁攤位上的某個東西道。

紗織好奇的湊了過去,問道:“什麼東西呀,安娜?”

“這個骸骨鑰匙扣……眼球是我曾經提及的東西啊!我很喜歡啊!”安娜道。

紗織從安娜的手中接過鑰匙扣,仔細的瞧了一眼,道:“還不錯,挺閃亮的,是銀質的吧!既然喜歡那麼久買吧!”紗織說着就把骸骨鑰匙扣扔在了喀裏姆的面前。

安娜點點頭,其實她也是這麼想的。於是安娜問道:“這個多少錢?”

喀裏姆合着兩隻手,笑眯眯地道:“客人,您真有眼光,這是銀帕奇人,是三百八十元。”

傲嬌狂妃馭夫記 “很貴呢!”安娜面無表情地感嘆一聲。

“因爲那是純銀製的。”喀裏姆解釋道。

“我用三百八十日元,買下它了。”安娜說着,便隨手丟在喀裏姆面前一把硬幣,一陣風吹過,顯得安娜更加一派女王氣勢。

“安娜!那樣太便宜啦!”就在這時一個少年的聲音插了進來。

於是紗織與安娜一回頭,只見那果然是一個與好有着非常相似的面容的少年,卻比好顯得更加真實青澀。四周忽然陷入一片安靜,一堆莫名其妙而來的花瓣漫天飛過,四目相對的兩個少年少女似乎陷入了一個古怪的二人世界,一時之間似乎連旁人都消失不見……

紗織微微一笑,她並沒有錯過安娜眼中的那一絲驚喜,可是卻很快被安娜藏得無影無蹤,她依舊是那個女王一樣的少女。默默地看着葉,這個懼怕再次孤獨的少女,只有她自己清楚,她是有多麼想再見到眼前這個悠閒自在的少年。思念是無可替代的,安娜知道,即使她不說,這個少年也是明白的,因爲他是那樣的溫柔。而這就是他們相處的模式……

這是隻見安娜打量着葉,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道:“葉,你在說什麼?鑰匙扣值三百八十元是很平常的事。”

“嗚奧奧~~!那樣拼命製造的帕奇人也太可憐了啦!”葉不滿地叫道。

“不是這麼一回事吧!”霍洛霍洛與木之刀龍見狀絕倒,他們大叫道,“老闆娘!你爲何會在這裏!”

“因爲她是爲了讓葉變的更強大而出現的。”好微笑着走了過來,道。

“好!!”少年們驚訝地道。

“好久不見啊,葉!”好微笑着向葉打招呼道。

葉一愣,複雜的看着好,他並沒有忘記,就在不久之前,這個男人還派了自己的手下想要解決了自己的同伴們……可是很顯然,鑽牛角尖着並不是葉的風格。 黑道豪門:冷少,放過我 所以最終葉還是輕鬆地笑着,也對好揮了揮手,道:“嘿嘿,好久不見啊,好。”

“喂!這不是打招呼的時候吧!”霍洛霍洛與木之刀龍再次大叫道,“好,你這傢伙怎麼會在這裏?”

“我爲什麼不該在這裏?要知道可是我送安娜他們進來的哦!”好微笑着道。

於是葉撓了撓頭,道:“誒——?是嗎?那麼謝謝你了!”

好微笑着,毫不在意地道:“你不用謝我,我只是希望你能夠變的更強而已,雖然這一段時間,你確實有些進展,不過還是太弱了呀!”

“所以你就派人來攻擊我們嗎?”道蓮冷冷的看着好,目光似刺刀一般。

好勾着嘴角,臉上掛着悠閒的表情,他看了似乎有些憤怒的道蓮一眼,道:“如果你們連他們都勝不了,那麼還有什麼存在的價值?弱者是沒必要存在的。”

“你錯了,任何生命都是有其存在的價值的!”就在葉剛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這是艾歐里亞突然跳出來道。

紗織無奈地看了艾歐里亞一眼,好吧!人家在進行有愛兄弟教育,你跑去插個什麼勁?沒看出來嗎?人家那是故意這麼說的!紗織長嘆一聲,無奈地看着艾歐里亞,再看了一眼其他人,顯然其他人似乎都看出來了一些東西,就這個典型的單純、熱血、衝動的黃金獅子沒發覺……

紗織有些無語,她在懷疑,你們難道跟他才認識一兩天麼?

好看着艾歐里亞,眼中沒有半點意外的意思,他毫不在意地笑道:“看,你這就是典型的人類思維。其實這個世界最初的法則就只是弱肉強食而已啊!這一點,你們的紗織不是最清楚嗎?”好說着掃了一眼一臉平靜的紗織,對於希臘神話有些瞭解的好清楚的知道,從亙古開始,神族就在一代一代的交替,如果她不夠強大,那麼被淘汰的就會是她。

“可是……”艾歐里亞似乎還想要說些什麼。

可是就在這時,紗織瞥了一眼穆,遞給他一個眼神,穆立刻心領神會。一把攔下了艾歐里亞,道:“艾歐里亞,他說的不錯,弱肉強食這確實是自然定律,不信你可以去問卡妙。可是……”

穆說着看了一眼紗織,紗織微笑着,向前走了一步,繼續道:“可是我們是不同的,人類正因爲之所以會變得強大,不僅僅是因爲他們足夠智慧的頭腦,還因爲他們有想要守護的東西。人啊!正因爲有想要守護的東西,所以纔會不斷鞭策着自己,使自己變得更強大。只有擁有了強大的力量,我們才能更好的去守護我們重要的東西。”

紗織身邊的黃金哥哥們微笑着看着紗織。是的,聖鬥士永遠是爲了守護人類、守護理想、守護正義還有守護女神大人而存在,這就是他們存在的理由……

於是紗織的話一出,就立刻得到了那邊少年們的一片贊同之聲。好無奈地瞥了紗織一眼,好吧!你這女人又在拆他的臺。

紗織無奈聳聳肩,她可不是故意的,這是無奈啊~!

那你就不能管好你家的人麼?好挑挑眉。

可是他們就是這樣纔可愛啊~~!紗織笑眯眯地。

可愛?好一頭黑線……

紗織瞥了他一眼,微微勾起嘴角。怎麼?難道我說錯了嗎? 萬古神話 好啊!你最初又是爲了什麼纔會想要變的更強呢?

就在紗織與好默默交流的時候,紗織並沒有注意到,安娜別有深意的看她的目光,帶着一絲欣賞……

安娜靜靜地看着葉,這個看上去似乎沒啥幹勁的少年。她低着頭,似乎想起了什麼……

葉,還記得最初那時你跟她說的話嗎?

葉,你變強的目的是什麼?她確實已經收到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