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3、海日生殘夜, (天黑真是早??)??-_-!-_-!

4、??(濫砍濫伐真過分),淺草才能沒馬蹄。-_-!-_-!-_-!

5、夕陽西下, (斷腸人在天涯)

這個他知道付天憐總是在耳邊嘮叨

6、天上的明星現了,(地上的人們困了)-_-!

7、待到重陽日,(一起去爬山)-_-!

8、(無可奈何上學去 ),似曾相識燕歸來。-_-!-_-!

從教室出來,付天憐趕緊走過去,“你全答出來啦?”

韓旭不好意思的拍拍自己後腦袋,“老師開始很生氣,後來就笑了。”

“爲什麼?”崔雪一臉好奇。

“她說,如果不能講道理,懂得講笑話也不錯。”韓旭嘿嘿的笑“看來我的語文成績挺不錯的。”

刑博特推了推眼鏡,“你以後考不上高中怎麼辦?”

韓旭摸了摸脖子上那條文身,“考不上高中叫我爸爸買。”

放學的時候,柏華子要她練習防禦術,付天憐提起了條件,“現在沒人攻擊我,但我額頭上長了顆痘痘,你教我消痘術我覺得更實用些。”

柏華子從來沒聽過什麼消痘術,先放付天憐回去了,自己慢慢查書。相信小孩的鬼話的大人很單純。

付天憐晚上回家吃飯的時候還在提那條文身,希美麗給她夾菜,“你真的喜歡文身?”

“那是流氓才弄的。你看他那流氓相。”刑博特在啃排骨,嘎吱嘎吱響。

希美麗道,“不對哦,我的博士男友也有文身的,是XML,我名字的縮寫。”

付天憐一臉崇拜道,“哇,厲害厲害。要是有個男的這麼對我,我就感動死了。”

刑博特差點被排骨噎到。

希美麗繼續說道,“文身,是用針在人體全身或局部刺出自然物或幾何圖形,刺後有染色與不染色之分,一般用作圖騰標誌。文身,在我國古籍早有記載。如《禮記•王制》:“東方曰夷,被髮文身,有不火食者矣。而岳母刺字,至今還傳爲佳話。現在,我國一些少數民族還保留着文身的習俗。不能說文身就是流氓哦。”

付天憐道,“希美麗,你真是有學問。”

希美麗在心裏說,當然,當然,算你有眼光,但只是回答道,“論學問,我不算什麼出衆的。”

刑永憲打電話回來,付天憐接的,“啊,叔叔不回來睡了?嗯,我會乖乖寫作業的。”

博特吃完飯從抽屜裏拿了一小疊錢出去,付天憐道,“我也要出去玩。”

“這次,不想帶你。”

斯文的偶爾發酷的時候和酷的偶爾溫柔的時候是一樣的讓人產生一剎那的驚喜,所以很多人喜歡在**的時候說髒話,maybe讓人興奮的理由是一樣的。

那是一家著名的地下文身店,門口的音箱在放一首歌,大概地下歌手錄的,聲音嘶啞的飄蕩在街頭:

已經牙齒光光的老虎

守在糖果店的門前

喊叫着,我的糖果,我的糖果

竊笑的狐狸開着汽車駛入下一道盤山公路

它看見老虎的悲哀

在糖果店裏,以不同的速度生長着

或者老虎的憤怒 竊笑的狐狸開着汽車駛入

下一道盤山公路 它看見老虎的悲哀

在糖果店裏,以不同的速度生長着

或者老虎的憤怒 糖果店

空蕩蕩的糖果店 我的言詞像那隻沒牙的老虎一樣

已被遺忘。

重生之蛻變 。。。。。。。。。

刑博特有點猶豫,探了一下頭,裏面的燈光有點暗,幾個文身男人朝自己笑着,而捏在手裏的錢,已經溼漉漉了。

一枚糖果之妖折 (四十四)下集

甩水銀的護士小姐的眼睛失明,她在另一個病房,第九現場的記者、律師、傷者父母、好心羣衆,熱鬧非凡。

付天憐的病房是安靜的,刑永憲和希美麗來探望,交了住院費後又安慰了半天,放下一大堆吃的。院長自然是誠惶誠恐,好歹生病的也是市委祕書長的養女。但他隱瞞了事實,付天憐的血是零度,發熱的是另外的物體,是什麼,不得而知,在醫院,很多事情無法解釋,猝死或奇蹟的生還。

說出來,要失業。

“病情已經穩定,再觀察兩天就可以出院了。”

刑永憲摸摸付天憐的額頭,抱了抱她,“憐乖好好休息吧,我晚些再過來。胃口不好就叫護士熬粥給你吃。”

“謝謝叔,你去忙吧,以後下雨我會記得帶雨傘的。我保證。”付天憐從窗外看見大門口徘徊的韓旭,風很大,他似乎在跺腳取暖。

李甘如最近要往上調動,所以許多的事情要幫忙打點。對於付天憐,刑永憲是喜歡的,只可惜謝雯終於還是不願意回到自己身邊。最近一次打電話也是一個多月前了,聲音永遠都是那樣冷漠,只是問問小孩最近的情況。

韓旭和刑博特看見刑永憲的車一開動,一個從前門,一個從後門同時衝進病房。他們彼此沒有遇見,所以百合先到,玫瑰就只能在門縫嘆息。

金色百合一束,散發着幽然香氣。 攻略小社會 看見付天憐蒼白的嘴脣,他的心完全變成無力的,坐在牀沿,握着她的手,“好些了沒?”

“謝謝你來探我,你的崔雪沒跟你在一起嗎?”付天憐似乎並不領情,對他做了個鬼臉。

韓旭不想回答,一口氣吻下去,他多少長了些鬍子,那些青色的胡茬刺激着付天憐的下巴,很癢也很舒服。病房的牆是死人的白,病房的牀是春天的味道,復甦。

開始只是牙齒,後來就是舌頭。

付天憐覺得精神好很多,被他抱着,他的眼睛總是那麼漂亮。

一會功夫,很多同學進來,刑博特卻拿着玫瑰在門口徘徊,孫小麗問道,“你怎麼不進去?”

“你喜歡玫瑰嗎?”

“喜歡。”孫小麗從來都是不喜歡任何花,她覺得鮮花衰敗枯萎的樣子很狼狽,她喜歡咖啡,咖啡是從頭到尾的苦。

“送給你。”刑博特把帶着露水的玫瑰往她手裏一塞,掉頭就走了,他們吻的很親密,然而讓人嫉妒,他們從來都不會考慮旁邊的人的感受。

孫小麗紅着臉在病房門口站了半天,直到崔雪過來拍她的肩膀,“啊,好漂亮的花。”

是的,很漂亮,香檳色的玫瑰,我喜歡他,是的,他終於知道的,她不知道這是別人不要的。

送玫瑰,表決心,遭挫敗,回家打飛機。

謝雯終日遊蕩,她開口,開不了口,死的時候水泥塊堵住了嘴,她照鏡子,鏡子裏的頭髮上也是水泥,全身都是灰白的潰爛。

以前很美麗,現在很淒厲,淒厲的魂魄,無人收留。

刑博特回來,自言自語全被謝雯聽見,聽見他最後的一句說的是媽媽你在哪裏,我好想你。

謝雯出去了,她怕看見他哭,她卻不能勸他不要哭。

付天憐是第一次在醫院過夜,最後走的是柏華子。

“我怎麼可能會發燒,我不是冷血動物嗎?眼淚都會冰凍在睫毛上,老師你給我解釋一下,我不明白。”付天憐因爲生病,眼睛顯得有點凹陷,這樣顯得鼻子有點高,嘴脣脫了皮,下意識拿牙齒去撕,就流血,血象冰水,鐵鏽的氣息。

“那是你的元神剛回體內,加上外界的溫度和雨水,雨水是自然之物,你回家大概洗熱水澡了我估計是這樣。那些水是人之物,元神在無時無刻不在吸取你四周的精華,它分辨不清楚,紊亂的時候帶些邪氣罷了,你只要在這三日之內別再淋雨,別過度悲傷,自然會好起來。”

“悲傷?”

“是,過度悲傷會刺激元神,它的怒會傷及周圍無辜的人,如果你不想這樣做的話最好保持平靜的心情。還有,別動不動就吃醋了。”柏華子拿一個蘋果給她吃,手伸出來,幻成利爪,三下兩下刨去了皮,放在她手裏。

付天憐嘎崩一咬,甜脆的汁液充滿口腔,柏華子真是個好老師,反正有他在什麼都不怕,任何事情都可以問他,考生物的時候還可以提前把卷子拿給自己看。這樣一來生物就是一百分,刑永憲答應如果付天憐有一門是一百分就可以帶他們出去旅遊。他不會介意叫上韓旭吧。

韓旭回家的時候也已經是將近晚上了,李嵐問他考試結果,他說了成績,屬於全班中等。李嵐道,“雖然你以後不會在這邊參加高考而是直接去國外讀書,但你也要好好的打基礎。”

破天荒的,韓旭沒有反駁也沒有隨便亂丟東西,還笑嘻嘻的說,“知道了老媽,我會好好讀書的。”

然後關門一個人在看小說了。

李嵐一邊準備晚餐,一邊對在客廳坐着研究股票走勢的韓相宇道,“你兒子戀愛了。”

“什麼?”韓相宇沒回過神來。

“我說,你兒子戀愛了。”李嵐大聲說,沒辦法,廚房和客廳離得遠,不大聲說話聽不見。

“你怎麼知道?”

“你看他那張臉,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有了女朋友似的,少男懷春的表情。”李嵐切着菜,今天難得兩個男人都在家,叫保姆出去跟她的男友逛一天,好好來個家庭日。

“有女朋友了好啊。”韓相宇突然笑了一聲,不用做DNA測試,這就是我親生兒子。韓旭其實挺喜歡看小說,所以他的作文寫的很好。

吃飯的時候,李嵐象徵性的暗示了下,“讀書期間,學習爲重,讀大學再談戀愛不遲吧。”

“如果你們在春天的時候發現有一棵櫻桃樹已經接了許多櫻桃,但是還沒有到秋天,你會把這棵樹劈了嗎?”韓旭狼吞虎嚥,今天的菜還真不錯,看來老媽也不是一無所是。

“你這小子,頂嘴工夫厲害。”韓相宇也並沒有責怪他的意思。

韓旭還想說,我親嘴工夫更厲害呢,想了想,別說了,免得追問,只是道,“你們別管我那麼多行不行,我都答應你們每門考試都及格,你還要我怎樣,嫌我學習不好你們去找別人當你們的兒子吧。 嫡女為凰 我們班上成績最好的刑博特最適合你們了,又乖又不愛頂嘴。”

“我知道那孩子,的確是品學兼優,從不打架。”李嵐跟韓相宇道,“而且家庭條件也不錯,不象旭旭這傢伙,從小到大光打架讓我們賠的錢都夠造一所希望小學了。”

韓相宇道,“是不是那個刑祕書長的兒子?”

“是的,他父親經常上電視,你又不是沒看見。聽說離婚了,老婆去了國外,收養了這麼個孤兒,不知道是做給媒體看還是希望以後有女兒孝敬他……”

韓旭暈了下,“你們好八卦,我吃完了,我出去有事,別跟着啊,否則我跟你們急。”

他能去哪,無非去醫院。

一枚糖果之妖折提供 (三十三)下半部分

付天憐扭動反抗。

卻還是被抓住了,好吧,也不那麼痛,只是有點觸電的感覺―――想到是自己喜歡的人的手指,睜開眼看見他平時冷漠卻獨對自己溫柔的眼睛,睫毛象蒙了一層霧氣的朦朧,他此時一定覺得我是天使。

而他有的只是手感,那一握,你便成了我的,早早的戀,早早的屬於我。

“愛你。”韓旭停止擁吻,只是抱着她,在她耳邊很輕聲很輕聲的說。

“多久呢?”

“一萬年。”

笑的時候,是快樂的相信這個世界上是有幸福存在,如果眼淚掉下來,那你吻我的眼睛。

夜風吹撫,秋月高掛,沒有下雨,芭蕉安靜的舒展,高山榕樹枝搖曳,也許這是個自私的世界,可愛的人兒就這樣透支着放縱。然而只能到此而已了,天色太晚,夜長夢多,我們還小,還在發育,爸爸媽媽,等我回家。

送到家門口的,付天憐擡頭看了他一眼,韓旭的臉突然紅了,大概爲了剛纔的衝動行爲,掉頭趕緊跑了,一邊跑一邊不好意思笑。

他比我還緊張?付天憐進了家門。向門口保安做了個鬼臉,開心的時候,以爲別人也開心。

一看客廳的鐘,吐吐舌頭,十一點。開燈,刑永憲的房間門是敞開的,沒有回。希美麗也不在家,最近美國商人KEN過來搞那些工廠,要求非常嚴格,經常是要徹夜陪着查那些數據,還有省裏的領導,本地的企業,希美麗既要當翻譯又要當公關,家裏這邊自然顧不上了。

還好有錢,刑永憲的抽屜裏放着錢,吃什麼都可以叫外送,或者自己拿錢去外面吃。

刑博特大概睡了,房門關着,這幾天他似乎怪怪的,不大搭理自己,臉色看起來也不好。

咕嚕一聲,肚子叫,付天憐走進廚房,開燈,把希美麗平時穿的圍裙圍在身上,打開冰箱,牛奶麪包可樂告罄,酸奶水果啤酒俱全,裸面、河粉、通心粉三四捆、蔥是綠蒜是白姜是黃,一個雞蛋一個坑,西芹和提子做伴,還有那冷凍的豬肉,硬邦邦。

女人不喜歡做飯沒關係,但最好會煮麪,這樣夜半餓了不用求人――樓下的外賣永遠沒有自己動手的手工面美味。

點藍色火苗,水燒開,河粉是半透明的柔韌,在水中浮沉,如腰肢柔軟舞女。雞蛋和肉迫不及待碗中交融,慢慢的煮,是,有足夠的熱情,成熟。

付天憐小的時候經常看付成羣做飯,做那些簡單而美味的東西,好吃的,就是在最需要的時候能吃到的。

鮮肉的紅已變成熟肉的淺灰,雞蛋依舊是嫩,蔥一撒,宛如湖面零碎的荷葉,紅的辣椒圈是花,揭開蓋,整個廚房香透。

他吃到我做的面會不會高興?每次都是他幫我買早餐,付天憐費勁的把鍋子裏的面分成兩碗,一邊又想起韓旭剛纔那番舉動,心煩意亂,幾滴湯濺出來,燙到手指,卻感覺不到痛。

“起來吃麪啦。”付天憐把面端到飯桌,很完美的夜晚一定要完美的消夜才稱之爲完美。

刑博特的房間沒有反應。

付天憐先吃了一口,燙得咧嘴,真是太好吃了,那傢伙不吃太可惜。

敲門,沒聲音。

推門,吱呀一聲,門開了。

開燈,刑博特趴着睡了,迷彩小褲褲裹着小屁屁(斯文的外表內心狂野)。

付天憐的目光往上移,他的背,即使留着血痂,抹着消炎藥,仍然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文身圖案。

是她的照片,頭髮蓬鬆卻微笑的樣子,在動物園時拍的。

在被人連拍兩掌後,刑博特只有去文身店求助,脫下校服裏的T恤時,血凝固黏着衣服,脫衣跟剝皮一般劇痛。

“不要洗澡,不要抓癢,不要被人拍。”卿格拿藥棉沾了蒸餾水擦圖案附近的血跡,“那女孩搞定了嗎?”

刑博特嘆了口氣,“她不喜歡我。”

燈光刺眼,刑博特從睡夢中醒來,付天憐的眼睛紅得象兔子站在牀邊。

“啊。”刑博特趕緊抓着毯子蓋着自己的屁股,“我…..我不是故意的,我那個文身,沒關係,過兩天就好了,你不要告訴爸爸。”

付天憐說不出話來,只是點頭。

“你回來了,吃飯沒有?要不我去廚房煮點東西來吃?”刑博特擦擦眼睛,小時候付天憐這個時候來他房間,就是央求他陪她一起吃東西。

飯桌上,兩碗麪吃的精光,就和平時沒什麼兩樣,刑博特安心的拍拍肚皮睡覺,不再嘆氣。付天憐說,並沒有和韓旭戀愛,只是好朋友而已。

凌晨一點,萬籟俱寂,別有心事別失眠,失眠的時候聽到陌生的腳步聲不要問你是誰。 (四十五)中

付天憐推了推韓旭,“你還是回去吧,我怕刑叔叔早晨會過來看我。掌酷小說網提供”

韓旭翻了翻身,疲憊過後睡一覺真的很舒服。

付天憐突然有種強烈的犯罪感,小小年紀就學大人做壞事,不是好孩子,越來越緊張,偷偷唸了癒合術咒語,漸漸的,那層粉色的薄膜伸展,癒合,完美如初。這樣的本領,可以開一家處女膜修復中心,三分鐘一個,人賤人愛。

不知道柏華子知道了會怎樣,他應該不會知道吧。

凌晨一點,醫院裏陰森森,不知道哪裏傳來即將去世人留戀的歌聲,淒涼的響在冬天的夜空,他不回去去哪裏?

韓旭終於還是掙扎着爬起來,百分之七十的男人在做完愛以後第一件事就是回家。

和付天憐對視着,互相笑了,嘴脣碰嘴脣,韓旭道:“你是我的。”

付天憐點點頭。

韓旭抱着她不大成熟的身體,“我將來是要娶你做老婆的,所以你要乖。”

“那你也要乖。”

我們都會乖。

凌晨兩點,城市上空閃過一道白光。

凌晨三點,救護車烏拉烏拉響個不停。

凌晨四點,急診室裏的醫生一籌莫展,病人家屬哭天嗆地。

凌晨五點,天空魚肚白,沒有太陽,啓明星似乎要下班,天氣乾乾的冷,沒有下雨,卻有眼淚,那人搶救無效死亡。

是個老人,嘴巴張成一個黑洞,嘴脣裂開舌頭無力的癱在嘴角,耳朵流出的血已經乾枯成黑色,似乎是心悸而死,背後有抓痕,皮肉分開均勻,象一塊犁好的田,清晰見白色脊椎骨,似野獸所爲。 網游之最強鬼劍 那些血,染遍全身衣物,包括內褲和襪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