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ps:明天繼續更新,請大家多多支持。謝謝!

鬱郁林中樹2005/11/30 很多女孩喜歡用香水,因爲她們想讓自己更引吸人一些,不過張若寒卻覺得其實女孩身上的處子幽香,纔是最讓男生着迷的香味。

他很慶幸,在他所喜愛的女孩裏並沒有喜歡用喜水的女孩,每個女孩都散發着屬於各種身體的清香,那是最自然的誘人體味。

惡少,我不嫁 …..

吹好頭髮的夜沫昕子,關上吹風機,站起身向牀邊走來。一陣更加濃郁的香氣,從她的身體上溢出,揮發在空氣裏,迷失在張若寒的心間。

張若寒實在無法控制自己想要注視那張秀麗容顏的*,轉過頭,熾熱地望着夜沫昕子秀美的麗蛋上不住飄起的幾朵紅雲。

原本就已俏臉燒得通紅的夜沫昕子,面對張若寒如此熾熱而直接的目光,更是心跳加速有如小鹿亂撞一般。但已經自己的心靈,完全系在張若寒身上的夜沫昕子,還是忍住了羞意,蹭下拖鞋,爬上牀,緊挨着那個讓她意亂情迷的身體,緩緩坐在牀上。

兩人肩膀靠在一起的剎那,均是一顫。張若寒的眼睛死死盯信夜沫昕子那張俏麗的面孔,全身充滿了躁熱,更有一股會讓他變得瘋狂的熱流從小腹的位置上涌起,讓他恨不得就此抱住誘人到極點的夜沫昕子,適應溫存一番。但是,因爲兩人之間除了一個親吻之外,沒有過其他任何的接觸,而且小云就在僅僅一門之隔的浴室裏,所以,張若寒就算很想把自己的*和愛意釋放在夜沫昕子身上,卻真不知道應該怎樣邁出第一步。捅破那層幾乎完全透明的薄紗。

……

夜沫昕子低着頭,無意識的把玩自己的手指,雖然她從來沒有過和男生共處一室的經驗。可這麼大的人了,關於男女之間的事情早就有所耳聞。更知曉的一清二楚,唯一沒有過的只是切身的真實經驗。

況且張若寒身邊每天都有豔麗的江娜陪伴,讓夜沫昕子非常肯定張若寒已和江娜發展到最親密無間的地步。因爾,夜沫昕子,真的好渴望張若寒能像對江娜那樣的對她

想愛她就去愛她,想擁有她的身體,便可張開溫曖安全的懷抱,抱住她。盡情的疼愛她。

……

看了一眼浴室的大門,夜沫昕子估計小云還要洗上個十分鐘左右,這是她徹底挑破和張若寒之間那層簿沙的最好機會,更是她在夢中幻想過無數遍的心動時刻,於是夜沫昕子,輕咬銀牙,強忍住心中的羞意,緩緩倒在張若寒懷裏,趴在張若寒的胸口,順式一翻身。整個人完全壓在張若寒的身上,媚眼如絲的看着張若寒充滿*的眼晴,輕啓朱脣道:

“若寒我愛你!”

夜沫昕子在用自己的行動訴張若寒。她和張若寒之間是最透明的,沒有一絲阻隔,她的心和人都是完全屬於張若寒的,更願意萬分欣喜的承受張若寒對她所做出的一切。

“波~”

張若寒腦海深處傳來一陣輕響,那層簿得不能再簿的輕紗,終於在夜沫昕子的大膽挑逗動下,被徹底的捅破。

他怔了怔,瞪着眼睛,要不是清楚的知道夜沫昕子除了自己外。沒把任何男生放在眼中,也許真的會誤以爲。眼前這迷死人不償命的絕世尤物是一個有過經驗的女人,而不是一個待君採摘的女孩子。

不過。此刻已是箭在弦上的緊張之刻,容不得張若寒去驚訝夜沫昕子與衆不同之處,他瘋狂的伸出雙臂,緊緊抱住夜沫昕子滾燙的身子,看着夜沫昕子嬌豔浴滴的俏臉,終於再也無法思考任何問題,只想將自己的愛戀和*,釋放在這深愛自己的女孩身上。

“我也愛你!” 穿成了團寵家的惡毒小可憐 張若寒迴應道

他一翻身,將夜沫昕子壓在身子底下,伸出左手,輕撫在夜沫昕子身體上最軟柔的地方,夜沫昕子的身子頓時一陣顫抖動,雖然這把雄雄的*之火是夜沫昕子先點燃的,但她還是在身體上的敏感之處和男生的第一次接觸的震憾之下,露出了只屬於女孩子的羞澀本能。

她的身體在張若寒的愛撫下巨烈的顫抖着,她的頭腦在張若寒濃郁的體味衝擊下開始心醉起來。

張若寒的懷抱好有力、好安全,簡直要把她整個人都融化了。

突然她的身上一輕,寬鬆的睡袍被張若寒給一把退去,緊接着一支寬厚的手掌,用力按在她挺拔傲人的地方,讓她在這最緊張的一刻,徹底迷失在對張若寒的愛中,無意識的緊緊摟住張若寒結實的腰部,直到急促喘息的櫻脣被張若寒溼曖的嘴巴封住爲止!

那一刻,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只知道自己的靈魂在痛與樂的邊緣忘情飄蕩着。

。。。。。。

小云沖掉身上的沐浴露,隨手關上噴頭,跨出浴池,站在鏡子前,準備用浴巾擦拭去身上的水珠。

今天晚上是小云盼了很久的一個夜晚,她又可以抱着她的若寒哥哥,舒舒服服的一覺睡到第二天早上。

冷情總裁的前妻 那種安全,無憂無考的感覺,着實讓小云深深地迷戀,讓小云清楚的知道,今生最大的願望,只是能陪在張若寒的身邊,和幾個姐姐一起守着他,渡過平平淡淡的一生。

……

撥了一下額前還有些溼淋的秀髮,小云穿上浴袍,舉步向浴室門口走去,一把拉開了房門,頓時滿臉通紅的立在浴室門口,既震驚又羨慕的看着壓在夜沫昕子身上的張若寒,以及緊緊抱住張若寒,甚至用雙腿夾住張若寒背部的夜沫昕子。

心神恍惚的瞬間,小云再次掃了一眼兩個糾纏在一起的*身體,向逃跑似的躲回浴室裏,輕輕關上門,無力的靠在門上,撫摸自己發燙的臉頰。腦海中一片空白。

五六分鐘過後,捎微緩過一點勁的小云,坐在浴缸的邊緣。愣愣地看着鏡子裏,連耳根都燒得通紅的自己。腦海中一遍混亂,很多以前沒有考慮到的世情,此刻都像一團亂麻般,飛進了小云的心裏。

真沒想到昕子姐姐竟會和若寒哥哥發展的這麼快,連這種羞人的事情都發生了。

照這樣看,江娜姐姐和若寒哥哥,也應該有過這樣的親密接觸,真讓自己好羨慕她們。

她們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爲什麼若寒哥哥挺多隻是親親自己的臉蛋。抱着自己睡覺,從來不像對她們那樣,和自己發生最親密的關係,佔有自己?

小云想了半天也想不清楚,不過她真的好希望,她的若寒哥哥能像對江娜以及夜沫昕子那樣對她!

有些失落地小云站起身,走到鏡子前,幽幽的望着鏡子裏的自己,覺得得自己的長相、身高和江娜、夜沫昕子比起來實在差很多,雖然她還是很相信張若寒喜歡她的。只不過她突然有點不卻定,張若寒對她的喜歡到底是那一種

難道真的只是哥哥對妹妹的喜歡嗎?

自己是很喜歡叫他若寒哥哥,可自己更希望他不要把自己當成妹妹那樣疼愛。而是把自己當成一個屬於她的戀人啊!

“若寒哥哥,你什麼時候才能懂小云的心呢?”小云對着鏡子裏的自己輕嘆道。

……..

“噹噹~~~~~`”

一陣敲門聲鑽進小云的耳朵,把望着鏡子裏的自己,暗自出神的小云喚醒過來。

甩了甩有點思緒混亂的頭腦,小云走到門邊,拉了浴室門。

門外,臉上停留着激情過後那種滿足紅暈的夜沫昕子,一進門,就向小云關心道:“小云。你沒什麼事吧,怎麼半天都不出來?”

小云強提笑容。笑着說,:“沒什麼事。其實我早就洗好了,只是一開門,便開看你們在~~~~~~~“”雖然小云說話的時候,向來想到什麼便說什麼,可她畢竟只是一個青澀的女孩子,讓她直言那種男女間的羞人事情,她還是說不出口的。

夜沫昕子的臉刷得一下紅透了,乾咳一聲,用以掩飾自己看尷尬,然後推着小云走進浴室,順手關上浴室門,向小云道歉道:

“不好意思啊小云,我實在太想念若寒了,一時沒有控制住自己,所以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把你諒在了浴室裏,都是我的錯,對不起!”

小云看了看滿臉歉意的夜沫昕子,伸出手,撫摸着夜沫昕子的臉龐,對於這個和她親同手足的姐姐,她真的沒有責怪的意思,她只是羨慕夜沫昕子,同時感嘆自己爲什麼得不到和夜沫昕子、江娜同等的待遇,她向夜沫昕子實話實話道:

“昕子姐姐,我明白你對若寒哥哥的心意,怎會生你的氣呢。我只是好羨慕你和你江娜姐姐,你們都成爲了若寒哥哥的女人,只有我還是他的妹妹!可我已經十九歲了,不是小女孩,我不想他只把我當成一個妹妹,我好希望他像對你們那樣對我!”

夜沫昕子聽完小云的心裏話後,凝望着眼前這名看上去,仍嬌小的像是高中生一樣的清秀女孩,這才發現自己一直太在意小云的外表了,而沒有注意到當年的小妹妹,已經長大成人,再也不是那個只有十六七歲的小女孩,同樣需要和張若寒的男女之愛,更渴望着成爲張若寒的女人。

“呵,傻丫頭,原來是這樣!你怎麼不早說!”

夜沫昕子非常憐惜的將小云摟在懷裏,在小云耳邊輕聲低語道,她把自己對張若寒的主動之舉,說給了小云聽,同時告訴小云,只要小云把心裏話全部告訴張若寒,張若寒一定會讓小云知道,他到底有多麼疼愛小云!

“真的嗎,昕子姐姐?”小云水汪汪的眼晴中閃過一道亮光,向夜沫昕子詢問道。

“當然!”

夜沫昕子點點頭,非常清楚小云在張若寒心中的份量,堅信張若寒對小云的疼愛,絕不在自己和林思語之下。

“好了。快去和他說吧。”夜沫昕子推着小云向浴室外走去。

小云點點頭,有些緊張的向外面走去,突然聽到夜沫昕子一聲痛苦的呻吟。便回過頭,只見柳眉緊皺在一起的夜沫昕子。正面露痛苦的脫着浴袍,於是不解的問:“昕子姐姐,你怎了,看上去很痛的樣子,還有,你不是洗過澡了嗎?幹嗎又要洗?”

夜沫昕子怔了怔,又羞愧又無奈的望着小云,實在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好。心下更對小云是否真的長大成人這個問題,產生了些許的懷疑。

她剛剛脫浴袍時,無意間觸及到下身新開的痛處,於是脫口痛呼一聲,誰知卻引起了小云的疑問。

“沒什麼了,你這個小丫頭啊,明明還沒長大,就想着大人的事情,快出去吧,去陪你的若寒哥哥!”夜沫昕子滿臉無奈的向小云擺擺手。示意小云快點出去,她總不能和小云細說她身上痛處的原因,和爲什麼還要洗澡的理由吧。

“哦!”

小云應了一聲。走出浴室,隨手帶上浴室門。

剛剛走出浴室,小云一眼便嶷見到張若寒正懶洋洋地靠在枕頭上,看着電視裏的新聞。

空氣中瀰漫着一股小云說不出的氣味,吸一口後,會讓小云覺得心跳動沒由來的一陣加速。

這是什麼味道?

帶着心中的疑惑,小云向躺在牀上的張若寒走去。

張若寒聽到腳步聲,擡頭看去,見到披散着頭髮的小云。像個童話裏的公主般緩緩向自己走來,不禁面露微笑的張開雙臂。望着小云:“呵,我的小寶貝終於洗好澡了。過來吧,讓我抱抱。”

聽見張若寒親密的稱呼,小云的心情算是完全平復下來,同樣給了張若寒一個甜甜的微笑後,加快腳步,一個飛撲,撲到張若寒的身上,緊緊抱着張若寒,貪婪的嗅着張若寒身體上讓她迷戀的氣息。

“呵,我的小寶貝身上真香啊,讓我親一下!”張若寒眼中射出憐愛的目光,湊過頭,在小云的額上親了一下。

小云閉着眼睛,享受着張若寒的親吻,她突然聞到一股剛剛走進臥室時聞道的那種很怪的氣味,不禁擡起頭,向散發出氣味的地方看去,只見牀單的右側,染着一處宛如朵朵小紅花的血跡。

看到那殷紅的血跡,小云方纔醒悟到夜沫昕子的痛處從何而來,爲什麼還要再洗一遍澡,以及那種讓她疑惑的氣味,到底是從哪散發出來的!

想通這一切的小云,將頭深埋在張若寒的胸口上,不管張若寒怎麼呼喚,也不好意思擡起頭,只是舉着小手,指着那染有血跡的地方。

張若寒順着小云的小手望去,差點沒羞愧的滾下牀去,連忙坐起身,抱起小云,把緊閉雙眼的小云放在沙發上。然後走回牀邊,一把扯去牀單,整整齊齊的疊好,放在牀頭櫃裏。

已經有了江娜的張若寒,很清楚那張染有血跡的牀單對於每個女孩的意義,所以他沒有隨處亂扔,而是疊好後暫時收了起來,留待夜沫昕子自己處理。

“小云,已經好了,可以過來了!”張若寒坐在裸露的牀上,向小云輕聲喊道。

小云直到此時方纔睜開眼睛,回到牀上,還是沒有看張若寒,不定的目光四下掃視着。

張若寒乾咳一聲,然後自嘲地笑了笑,挪到小云身前,拉過小云,把小云緊緊地抱在懷裏,嘴湊到小云耳邊,說:“你都知道了!”

“恩!”小云點點頭。

“咳~”張若賽再次乾咳一聲,心中的尷尬溢於言表,可眼前的女孩是他最親的人,沒有什麼不能說的,所以他深吸一口氣後,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一些,低語道:“不好意思啊小寶貝,讓你看到這些不適合你的東西了,我下次會注意的!”

原本只是羞澀難當的小云,突然扯脫了張若寒的懷抱,眼神幽怨的望着張若寒,一副很傷心失望的模樣。

??

張若寒望着小云幽怨的眼神,心中一片迷惘,實在不明白這是爲什麼?不過小云眼中那種不應該出現在她身的上幽怨眼神,真的很讓張若寒心痛。

張若寒猛然伸出雙手,再次抱住小云,向小云詢問道;“小寶貝,怎麼了?爲什麼要這樣看我?不要這樣好嗎?你這樣會讓我心疼的!”

小云看了看張若寒滿臉心痛的樣子,知道他真的很在意自己,於是伸出雙手,回抱住張若寒,向張若寒委屈的哽咽道:

“若寒哥哥,那些東西怎麼不適合小云了?那是很自然舉動,沒有什麼不好的,更沒有什麼不適合小云的。小云已經長大了,不是未成年的小女孩,小云也非常渴望你能像對昕子姐姐那樣對小云!”

張若寒心頭一震,擡起頭,望着流着委屈眼淚的小云,突然意識到自己對小云所做的一切,確實已不能滿足小云日浙成熟的心靈,不禁緊緊樓住小云,憐惜的親吻一番小云的臉蛋,在小云耳邊柔聲道:“對不起小云,是若寒哥哥的錯,若寒哥哥沒有注意到,我們家小云不是小女孩,是大女孩了。你放心吧,我們以前不是說好的嗎?我會永遠的守護你,疼惜你,只要你願意,我誰時都能滿足你的願望,讓你成爲我的女人!”

“真的嗎?”小云眨着泛起淚光的眼睛,向張若寒詢問道。

“當然了!”

張若寒用力的點點頭,似乎爲了確定給小云看看似的,伸手向小云胸前摸去,一把握住小云從來沒人人握過的禁地。

小云身體猛然一僵,向受了極大驚嚇似的,差點從牀上蹦起來。然後滿臉緋紅地舉起粉拳,一邊喊着向替天行道,懲罰大色狼,一邊“狠狠地”給了張若寒幾下,直到張若寒舉手投降爲止,方纔心滿意足的抱着張若寒,有些緊張但更加向住的憧影着以後自己和張若寒將會發生的一切。

…..

情網 夜漸漸深了,身邊的兩個女孩已經帶着幸福的笑容步入夢鄉。張若寒一個人睜着眼睛,出神地望着窗外星光躍動的夜空,突然覺得此時的自己是如此寧靜和幸福。

人生中有很多夢想要去實現,也有很歡樂要去經歷,更有很多磨難要去挑戰。眼下,又多了一個女孩的命運,被徹底系死在張若寒的身上,他也就多了一份未知的挑戰。

雖然他不知道未來會有那些磨難和挑戰在等着自己,但他卻堅信,有了幾名女孩在背後無限支持的他,必定會實現自己的夢想,讓所有愛自己、自己愛的人們不再流淚;讓所有爲自己自豪的人們更加的自豪!

昕子在十九號就要過二十一歲的生日,而那天也是他張若寒第一次向全世界的球迷們展示中國後衛球員風彩的日子。

因此,不論怎樣,他也一定要在十九號那天的晚上,讓全世界的球迷記住他,同時還要爲昕子送上一件最有價值的禮物。

是什麼樣的禮物呢?

張若寒的嘴角邊,露出一個笑容,那是一件會讓所有炙手可熱的球星們,心動不以的東西!

…….

ps:有人說小鬱也比賽像長了魔,太多了,所以寫些生活和男女之情,緩情一下大家的神經,請大家多多支持小鬱,多給小鬱建議,謝謝!

鬱郁林中樹2005/12/1 美國東部時間二月十九號的休斯頓市,成爲了令全世界球迷矚目的焦點,因爲當晚的八點整,二零零六nba全明星週末的最後一項大餐即將隆重面世。

…..

時值下午四點半鐘,一輪不甘寂莫的斜陽狁自在空苦苦掙扎,拼命散出最後一點熱量,而此刻的豐田中心門口,已經聚集了來自於全世界各地的近十萬球迷。

雖然其中的大多數人都無法進入現場看球,只能在親眼目睹過心目中的偶象後,跑到某間球迷酒吧裏通過電視機看比賽的直播,但從此刻聚集在豐田中心門口的每一張不分國籍、不分人種的笑臉上,都能看得出在此時他們心中,只要能夠親眼目睹偶象們一眼,就算不需此行了,如能僥倖獲得一個偶象的簽名或者留影,更會讓他們興奮到整夜無法入睡。

…..

本屆的全明星週末是休斯頓歷史上的第二次承辦。

爲期整整一週的全明星慶典活動,據不完全統計全世界共有近八十萬的鐵桿籃球迷,在這一星期的時間裏陸續來到了休斯頓。

經過十七號晚上的新秀挑戰賽,本屆的全明星週末贏來了第一個小*,此後在經過十八號的扣籃大賽、三分球大賽等各種娛樂性結目,此次的全明星週末漸漸上演到最精彩的一幕,所有全明星活動裏的重頭戲

東、西部全明星對抗賽,

簡稱全明星比賽!

…….

賽前,據nba官方統計數字表明,本屆的nba全明星比賽將在全世界二百六十三個國家和地區進行現場直播,直接收看比賽的人數將達到三十九億之多。這個數字相對於二零零二的韓日世界盃總決賽觀看人數來說足足多了近十億,再一次向全世界的人們證明了籃球的魅力有多麼巨大,它是當之無愧的全球性運動。

屆時。在這個明星璀璨的天字第一號大舞臺上,二十四名全世界最頂尖的籃球天才們將在三十九億觀衆眼前。展現他們的籃球天賦,進行火花四射激情碰撞,讓所有人在速度與飛翔的激情中,拜到在耀眼的桔黃色精靈之下。

對於廣大的中國球迷來說,此次的全明星比賽又多了一個可以令所有中國人自豪的亮點。

大家想象一下,當兩名黑頭髮、黑眼晴、黃皮膚的中國球員,在籃球世界最高的聖殿nba,一年只有一次的最盛大舞臺全明星比賽中互相角逐時。會是何等的激動人心,何等的讓十三億中華兒女感到自豪。

那一刻,將是雙星閃耀世界,金龍暢遊九宵的心動時刻!

……

蕭名從出租車裏鑽了出來,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舒舒服服的伸了一個大懶腰。

連續幾天的高強度工作量,着實讓這位剛剛畢業的年輕記者累壞了。

蕭名今年二十七歲,是中國體育報的一名外派記者,此次外裏萬里迢迢來到休斯頓,便是爲了全程報道本屆的nba全明星週末活動。

驚訝的看了一眼圍在豐田中心外邊的衆多球迷們,蕭名本能的舉起掛在脖子上的單反數據照像機就是一陣狂拍。使得身邊此次和蕭名一同來到斯頓的中國體育報資深外派記者劉中強,不禁抿嘴輕笑起來。

“小蕭啊,怎麼還不長記性。又亂拍起來,這樣下去估計等不到比賽開始,你的幾張sd卡就要裝滿了!”劉中強走到蕭名的身邊,向蕭名提醒道。

蕭名臉上一紅,連忙放下相機,撓頭解釋道:“不好意思啊老張,謝謝你的提醒,我也知道不能亂拍,只不過我第一次看到如此寵大的球迷人羣。 長嫂 所以一時激動,本能的就舉起了相機。”

“呵。沒什麼的,年輕人都這樣。多注意一點便行了。”劉中強拍拍蕭名的肩膀,示意沒什麼,然後擡頭向人山海的球迷望去,暗自在心中咋舌。劉中強已經不是第一次負責報道全明星比賽,不過像這麼龐大的球迷人羣,他也是第一次見到。

從他們所在的位置望去,好幾百米開外的地方纔是豐田中心籃球館的大門口,但他們卻必需在這個地方下車,因爲眼前的幾百米距離內,熙熙攘攘站立的全是來自於世界各地的籃球迷們。

“老張,好多國旗啊。”

身高一米八八的蕭名,人高馬大,一眼便看到在人山人海的球迷人羣裏,有數百面鮮紅的五星國旗,正隨着堅在其下方的一支支黃色手臂,在瑟瑟的晚風裏飄揚。

劉中強擡眼望去,果然見到數百面五星五旗,夾雜在人山人海的縫隙中,足見此次的全明星比賽有多麼受廣大中國球迷的關注。

“小蕭啊,休斯頓市的唐人街,是在亞洲以外的最大華人居集區,所以此次的全明星比賽,至少引吸了當地十幾萬華人球迷的觀注,且加上國內的特地飛到休斯頓參加全明星活動的中國球迷,據我估計,此刻的豐田中心附近,最少也有幾萬華人球迷,想親眼目睹一下華人巨星姚銘的風彩,足見姚銘的人氣有多麼巨大。不愧是華人裏的第一球星。”劉中強一邊向前豐田中心走去,一邊非常讚歎的說道。

蕭名跟在劉中強身後,仔細的聽着劉中強的讚歎,突然覺得劉中強的讚歎並不完全正確,於是出口反駁道:“老張,這麼多的華人球迷不光是來看姚銘的吧?依我看,至少有一半的華人球迷是來看貓王張若寒的,怎麼說姚銘也打了三屆全明星比賽,n場國家隊比賽,已爲所有中國球迷熟識,反爾沒有剛剛出道的貓王張若寒,對於某些不太瞭解他的華人球迷來說。吸引力要更大一些。而且他是後衛,咱中國球員裏缺得就是後衛!”

已鑽進人羣裏的劉中強,突然停住腳步。轉過身,目光凌厲的瞪着蕭名。大聲指責道

“蕭名,你怎麼能這樣說?那張若寒算什麼?怎能和姚銘相提並論?姚銘的貢獻有多大,你知道嗎?我可以準確的告訴你,很多人都是爲了他纔在近幾年去關注nba的,如果沒有他,中央電視臺絕不會像現在這樣播放這麼多nba比賽。雖然火箭隊在本賽季初,獲得了七連敗的成績,但因此就對姚銘的實力和影響力產生質疑。是絕對錯誤的偏見行爲,要知道,一支nba裏的球隊,不可能在只靠一名球星的情況下去贏得比賽,小麥的缺席必然會嬴影到姚銘的發揮,而且現本賽季的火箭隊是剛剛組成的球隊,有很多地方需要去磨合,所以火箭隊本賽季剛開始的七連敗,並不能說明姚銘哪方面不好。還有些人說姚明是被捧出來的,簡直是謬論。他纔不是被捧出來的!他是依靠個人努力以及先天后天等等因素,才造就瞭如此的nba第一個亞洲狀元,要不然在姚之前進入nba的那名球員早就成爲了中國第一球員!

我不否認。張若寒是中國球員裏第二個在nba站穩腳尖的,但以他那種桀驁不訓的叛逆性格,是絕不可能成爲像姚銘那樣幫助球隊贏取榮譽的球員,而且從機遇和實力上來說,我敢斷言中國球員裏不會再有人超越姚銘,即使是張若寒他也不行,遠遠的不夠資格!你自己又不是沒看到,好好的一場新秀挑戰賽,被張若寒弄成什麼樣了?不讓他上場時。他偏偏要上場去作秀,去搗亂。讓他上場時他反而找藉口拒絕上場。甚至提前退場?從他的身上那裏能夠看到一絲中國人傳統儒雅、謙虛氣質?簡直就是一個無組織,無記律。自由散漫到極點的壞小子!”

蕭名怔怔地望着一臉義憤填膺的劉中強,目瞪口呆的說不出話,沒想到自己的幾句無心之言,卻引起了劉中強如此龐大的一番大論,真是有夠讓他頭痛的。不過他已無暇過問四周不斷向二人射來的看熱鬧目光,他可以同意劉中強對姚銘的讚譽,卻無法苟同劉中強對張若寒的極端偏見!

在親身經厲新秀挑戰賽以前,蕭名就對張若寒頗感興趣,怎麼說這也是第一個在nba裏站位腳跟的中國後衛,是一件多麼令人興奮的事情啊,然後當他親眼目睹張若寒在球場上的自信,以及張若寒身上那股令他心顫的叛逆和不屈精神後,更當場爲張若寒所欽服,深深喜歡上了這名有個性,更有實力的中國小將。

此刻,劉中強竟然如此偏激的抹殺張若寒的榮耀,詆譭張若寒對於中國球迷的意議,實爲蕭名所不能接受的事情,就像劉中強無法接受某些姚黑對於姚銘的褻瀆那樣,他毫不退縮的迎上劉中強凌厲的目光,最大聲的反擊道:

“作爲一名生長在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土地上的中國人,我身體裏流着最熾熱的中華民族的鮮血,所以我看到了姚銘的偉大之處,也能感受到姚銘對於整個中國籃球的意義,但是,還是因爲作爲一名中國人,我的血管裏流淌着最熾熱的華夏民底血液,讓我我更加清楚的感受到張若寒對於中國籃球的重要性,他是一名非常有可能替十三億華夏兒女圓夢的中國後衛!他有個性,才代表着他有自信,更代表他有實力,而他的叛逆更可以讓人知道,他是一個敢愛敢恨,最有血性的中國球員!

放眼全中國,有幾人能夠連續名中多個遠投之後,然後像是展翅飛翔一般,轟進了震驚全世界的扣籃?

沒有!

一個都沒有!

他是獨一無二的,因此,我堅信他會幫助中國籃球,獲得夢寐以求的榮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